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12日星期四

晴朗:没有异议人士的国家是什么国家

赵华旭 :她犯了六四罪(巴丢草)


中国外交部6月3日的例行记者会,当发言人洪磊被问及律师浦志强、记者高瑜等多人被捕一事,他回答:"中国只有违法者,没有所谓的异议人士。"关于六四,他又说:"有关上世纪80年代的政治风波,中国政府早有结论。" 这种党式话语是从中共自认的"老祖宗"苏联那里来的。又从北京政府指天发誓说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中国"有新闻自由"、中国"没有审查制度"、中国"没有政治犯,只有罪犯"这一套说词里,可以总结出一条规律,凡是天朝说"没有"的,就一定有,凡是天朝说"有"的,就一定没有。


说到六四"结论",那个"早有"的结论是什么? 是"反革命暴乱"。然而,中共自己也觉得这个造句很成问题,然而集全党智慧,也构思不出合适字眼。后来,还是党外人士费孝通在一次发言中用了"北京风波"一词,中共这才如获至宝,于是拾人牙慧,所谓"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从此成为官方的对外用语。

然而,六四始终是当局挥不去、卸不下的历史包袱。前英国首相戴卓尔夫人的回忆录写道:她在一九九一年九月访华,在中南海会见李鹏时,曾要求和曾签署中英联合声明的赵紫阳见面,被李鹏拒绝。戴卓尔夫人进而质问:"中国政府怎能用军队对付自己的人民?"李鹏面色青紫,竟语无伦次地谴责近代以来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侵略。戴卓尔夫人提醒他:"实际上中共杀害的中国人比外国人所杀害的要多,这是事实,只有想一想文革就知道了。"李鹏的争辩是:只有共产党才能发现和纠正文革的错误。一通舌战之后,李鹏却又恳请戴卓尔夫人对媒体说中英双方会谈"气氛友善",却被戴卓尔夫人拒绝。

李鹏是和六四镇压捆绑在一起的标志式人物,他的说词当然是坚持"屠杀有理"。而到了江泽民这一朝,六四镇压却成了"正确"而"不光荣"的一宗"政治风波"了。既然是正确的,中共对六四的定性当然绝不松口;只是不那么光荣,也不愿别人提起。江泽民在美国接受"六十分钟时事访谈",当主持人切入六四话题,江的随员在抢答说:"你问这个问题不公平,这不是发生在江主席任内的事情。"以中共官场规矩,下属这样抢答是杀头的大罪。显然是江泽民早知绕不开六四而事先设计出来的,他有意把自己和这一历史血案之间划出一个"模糊地带"。

又到了胡温时代,中共对六四的终极立场不变,但"反革命暴乱"的造句早就隐形了,换成"稳定"造句。温家宝在回答《华盛顿邮报》的六四提问时,沉默八秒钟,以暧昧的方式表明自己与前任略微不同的姿态,然后绕一个大圈子强调:中国需要稳定,如果中国再多五十年的稳定,就会如何如何。而官方更正式的六四说词是"中国政府早有明确结论"。到了习近平这一朝,按外交部发言人洪磊的造句,连"明确"两个字都删除了,剩下的是"有关上世纪80年代的政治风波,中国政府早有结论" 。

虽然当局对六四包袱感到很不自在,在说词上小心翼翼,步步为营,但对于民众的六四情结却是进攻态势,无论在忌日之前抓人还是忌日之后放人,传递出来的信息毫不含糊,就是不许谈论、不许纪念,更不许翻案,更动用公共权力去清洗人民的集体记忆。

极权机器对人民灵与肉的全面奴役,必然的步骤首先是清洗记忆。如同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专制城堡里最繁忙的,就是那个高墙背后昼夜灯火通明的"真理部",它开足马力在流水线上生产"真理",改写历史,以及清除政治不正确的集体记忆,以谎言取代真实,用权力强暴历史,这是所有专制主义殊途同归的基点。它动用国家机器彻底垄断话语和历史解释权。就如同《一九八四》这部书所写:"谁控制了过去,就控制了现在;谁控制了现在,就控制了过去。"

八九风波就是一场大规模的人民抗议运动,当时北京百万人民上街,他们都是异议人士。至今坚守六四集体记忆的人,他们也都是异议人士。当局宣称"中国只有违法者,没有所谓的异议人士"。一个没有异议的国家是什么国家?那就是鲁迅所说的"无声的中国",就是《一九八四》所写的那个恐怖的专制城堡。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