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24日星期二

梁京:两地政治文化对抗的逻辑

网络图片:香港公投与中港关系
"香港公投"的结果超出所有人预料,很明显,中共对港人的威吓适得其反,产生了对自己不利的后果。对很多人来说,虽然无法预料会有如此多港人参加公投,但中共方面的言行必招反弹是事先就看得到的。由此提出的问题是,中共方面难道真不知道自己的言行很愚蠢吗?

反过来说,中共方面,乃至大陆的不少民众觉得港人很愚蠢。在他们看来,香港"牛逼"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给你们面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看将来怎么收拾你们吧。

这两个平行的逻辑告诉我们,香港危机的背后,不仅是利益、权力和价值之争,还有深层的政治文化之争。理解这个政治文化对抗的逻辑,对我们理解香港和中国的未来非常重要。

对香港来说,当年定义的"一国两制"今天已没太大意义,因为今天的大陆也是资本主义,而不是社会主义。但大陆的资本主义确实和香港的资本主义不一样,是党天下的资本主义,是人治的资本主义,而那些与中共抗争的港人,希望守住的是英国人留下的法治资本主义。过去的法治资本主义靠英国人来保护,现在只有靠真的民主自治来保护。由此,产生了与中共的根本性冲突。

在中共看来,既然都是资本主义,香港就没必要另搞一套了,否则对大陆有颠覆性。但很多天真的港人无法理解这背后的逻辑。在他们看来,我们只不过想继续已经习惯的法治下的生活,怎么谈得上颠覆呢?在这个问题上,中共方面认为香港的法治资本主义,对大陆的资本主义有颠覆性,其实是有道理的。

法治的基础是信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尽管在司法实践中必然有种种出入,但只要多数人对法治的信仰还在,法治就能维系。这正是小小的英伦三岛一度能支撑起一个日不落帝国的真正原因,而很多中国人却不愿承认这一点,总是强调人家船坚炮利。

对法治的信仰和不信仰,导致两种完全不同的政治文化。这正是香港人和许多大陆人格格不入的一个重要原因。信仰法治,就要承认每个人的政治人格平等。殖民时代,英国人与当地人的一个根本性矛盾就在于,他们的信仰和他们的殖民者特权产生了无法调和的冲突。他们把人格平等的信仰传给了当地人,决定了殖民者自己终将离去的命运。但是,这种获得了人格平等信仰的香港人,在很多大陆人的眼里,就成为"洋奴",因为他们不懂中国人的"规矩"。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产党人反而与信仰人格平等的"洋奴"可以沟通,因为毕竟共产主义本身是平等价值的衍生物。反而是"洋奴"与现在的"党奴"之间,完全没有理性沟通的可能,因为"洋奴"对个人尊严的理解,和"党奴"对个人尊严的理解是无法调和的。现在主导中国大陆政治生活的"党奴"文化,本质上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毫无关系,而是中国皇权文化的一个现代变种,是中共本身政治退化的产物。

那么,"洋奴"政治文化与"党奴"政治文化对抗,对两地关系和中国的未来意味著什么呢?我的看法是,两地政治文化的对抗,大大减少了理性妥协的机会,因此,两边非理性的主张将很可能推动一个难以刹车的恶性循环。不仅香港人要为此付代价,大陆也要为此付代价。虽然是一个双输的格局,但深刻的文化差异导致双方都认为别无选择。

决定事态发展的主导方面当然是中共,因此,很多人会认为,如今中共实力如此强大,为什么不能放香港一马呢?有这种想法的人不能理解,坚持"党奴"文化是目前中共当局的核心利益所在,今天中共的江山,完全靠这种政治文化来支撑。因此,中共可以向香港让利,但绝不能向"洋奴"文化让步。因为那样做,意味著选择自杀。

中共的麻烦在于,"党奴"文化真正是一种落后的政治文化。若奴才文化当年能应对西方文明的挑战,中国就不会有革命发生了。共产党若靠奴才文化打江山,也是绝不会成功的。现在的问题是,在现代技术支持下,奴才文化能不能理性化,能不能坚持下去?

这其实是今天很多人的"中国梦",正因为做这个梦的中国人很多,所以港人的民主自治梦很难在近期实现。我非常理解和同情港人的遭遇,但更担心的是中国人对奴才梦的执迷不悟。因为历史告诉我们,奴才梦是一定会破灭的,而无论于己于国,这都是一个极其可怕的灾难过程。中国人之所以历经苦难依然执迷不误,是因为学会政治上平等待人,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