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22日星期日

蓝无忧:項莊舞劍的反恐戰爭

图:昆明警方出动千人24小时持枪武装巡逻"反恐维稳"



中共打出"反恐"大旗,順勢空前擴張警察權,最大壓縮公民權,實現"維穩"換代升級,試圖通過"使民戰慄"樹立新型政權"合法性"。如此大陣仗動用安保力量非爲"反恐",主要是害怕人民"重返天安門",根本則要把"社會"用暴力監管起來。



3月1日昆明火車站砍殺慘案以來,中共定性的暴恐事件時有發生。其中4月30日烏魯木齊火車南站爆炸,正值習近平在烏考察,尤具挑釁示威色彩。當局一改以往的低調處理,大張旗鼓宣傳,意在造成全民支持鐵血反恐的輿論氛圍。公安部開展為期一年的全國嚴打暴恐活動專項行動。中共打出"反恐"大旗,順勢空前擴張警察權,最大壓縮公民權,實現"維穩"換代升級,試圖通過"使民戰慄"樹立新型政權"合法性"。

屯兵街頭,項莊舞劍

各地紛紛召開反恐維穩會議,舉行反恐演習,警察荷槍實彈街頭巡邏成為常態。例如5月12日,北京啟動專職化武裝巡邏,150輛首都巡警武裝巡邏車"屯兵街頭"。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宣佈"將反恐納入首都維穩工作體系,要把情報工作作為核心能力來抓",十萬人收集涉恐涉暴信息,八十多萬志願者上街巡邏。又如號稱河南武警尖刀的"雄獅突擊隊"日前在鄭州市區武裝巡邏,任務包括"處理暴恐事件、打架鬥毆以及尋釁滋事等"。衆所周知,所謂尋釁滋事和其他類似擾亂秩序罪名,近年已成為打壓民主行動者的"神器"。

在中共宣傳話語中,"反恐維穩"是連在一起的。反恐屬於維穩,而維穩則包裝成反恐。國安委領導反恐,具體工作由政法委負責。政法委主導"維穩"早已名譽掃地,而將"維穩"升華為"反恐"這個具有普世正義性的概念,似乎拿得出手。如此大陣仗動用安保力量只爲"反恐"?當然不是。直接是害怕人民"重返天安門",根本則要把"社會"用暴力監管起來。專制者哪怕武裝到牙齒,監聽到每個角落,仍時刻怕得要死。

無來由針對平民的殺戮令人恐懼,中國的確存在一定程度的恐怖主義風險。但這些危險從根本上說與中共失政密不可分。為政者將國家帶入危險境地,應該深切反思民族矛盾根源,尊重民族宗教信仰和文化習俗,而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更不能寄希望於用暴力鎮壓暴力,用暴力恐嚇人民。暴風驟雨式的運動反恐,不但不能化解既有的矛盾,反而不斷增加新的問題,何況其真實目的並不在於反恐。

警權肆虐,使民戰慄

六四前夕,當局瘋狂抓捕異議人士。5月3日在北京的一場室內"六四研討會",五人遭刑拘。5月26日、27日,河南鄭州9名參與年初"六四民間公祭"的人士遭刑拘。6月4日凌晨,一位微博用戶因發佈諷刺性圖片遭刑拘……今年因政治原因遭刑拘者遠超往年。當局肆無忌憚抓捕,就跟殺紅了眼的凶徒一般,殺戒一開,少一個多一個都是殺。觀察者指出中共維穩已經由以往的"應急穩控"變為一網打盡的"掃蕩"。所謂反恐維穩,在打壓公民運動上發揮的作用遠大於消除暴恐因素。

警察權肆虐。以反恐名義,警察開槍規定大大放寬,近期頻繁發生射殺平民事件。夫妻倆吵架,丈夫犯渾拿刀追砍,固然可恨,且有危害性,然而已被朋友攔下,警察卻入室開槍擊斃。上訪者遭擊斃,尋常街頭口角的醉漢被擊斃……政府要麼用"走火"作解釋,要麼強調死者本身招禍。這些事件具有偶然性,但警察"敢於開槍"得到了明確鼓勵與授權。警方在沒有制衡情況下最長可以"合法"羈押公民三十七天,期間缺少法律救濟,不存在媒體監督,家人律師會見遭受百般阻撓甚至禁止。中共對刀把子的要求是敢抓人、敢開槍,必要時敢殺人。這是反恐還是製造恐怖?

習近平未從"六四"悲劇中吸取教訓,思考如何促進朝野和解,如何彌合歷史傷口,而是更加迷信用暴力解決問題。政法委因政治鬥爭而降格,"刀把子"垂頭喪氣一段時間,但只是暫時的。老闆由"周元根"換成了"習大大",這位皮笑肉不笑的法學博士比那個一臉陰沉的"維穩沙皇"更為心狠手辣。

玩火必自焚,黔驢終技窮

中共三十多年來將"經濟發展"大言不慚作為成績。然而經濟成果並未澤被大多數人,越來越多人處於被剝奪狀態,經濟增長放緩時更為明顯,這種"發展合法性"早已黯然失色,難以為繼。中共試圖將"反恐"或者國家安全,作為政權另一支柱甚至主要支柱。"反恐"有別於服務於經濟的"維穩",直接訴諸人的怕死怕亂心態。中共認為對暴恐的恐懼,可使人們或心甘情願或被迫無奈接受警權擴張的現實,視它為"社會"保衛者。而那些不相信它的人,中共則以嚴刑峻法讓其噤聲謹行。

有人說戰爭是專制者轉移社會矛盾的捷徑,戰爭時國家可以限縮公民權利行使,加強集權。中共歷史上有過例證,比如對越戰爭樹立了鄧小平實權地位。當今社會矛盾讓中共焦頭爛額,權威喪盡,有人推測或許會對外開戰。然而儘管憤青和所謂鷹派將領學者整天叫囂"不惜一戰",中共清楚對外開戰的後果無法控制。那麼開展對內的"反恐戰爭"就成了如意算盤,用"反恐"名義實現對社會的全面暴力控制。理想狀態是"國家安全"和"經濟發展"兩輪支撐中共穩定前行,現實期待則是經濟不崩盤,而百姓生活在戰慄恐怖中,只能服從。

說起來,"反恐"是第二次給中共帶來機會了。"九一一"後,美國需要中國支持全球反恐,緩解了中共面臨的巨大攻勢。而今被指控為"東突"策劃實施的恐怖襲擊,又成為"警察治國、刑拘天下"的藉口。然而"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掛羊頭賣狗肉的反恐戰爭,雖能在一時製造出恐怖氣氛下的"穩定",但成本越來越高,邊際效益越來越低。暴力能震懾怕死和怕被抓的,卻嚇不住不怕死和不怕被抓的。人們熟悉《黔之驢》的故事,驢子踢一腳,老虎也扛不住,但驢子被看破手腳,其下場何止"可悲"二字。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6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