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20日星期五

胡少江:新闻检查官和习近平(附1、中国进一步收紧对新闻媒体的控制 2、中国一手打“老虎”一手搞“两禁”)

压制言论自由的网络漫画
前天, 中国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通报了自三月份以来发起的专项治理新闻敲诈和假新闻活动的情况。借此机会,这个中国最高的新闻检查机构提出了进一步箝制新闻的一系列新规定。在众多的严格管制新闻报道的要求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一条是:"禁止记者站跨行业、跨领域采访报道,禁止新闻记者和记者站未经本单位同意私自开展批评报道。"

此通报一经公布,中外舆论哗然。虽然谁都知道中国没有新闻自由,但是如此赤裸裸地限制记者采访权力,甚至明目张胆地发明一个所谓"私自开展批评报道"的新概念,这的确愚蠢得令人始料不及,真可谓开创了现代新闻管制的又一个"新纪元"。如果说,中国的新闻官过去对舆论的控制一直还只是在幕后进行,现在,他们连最后一块遮羞布也要迫不及待地扯去了。

谈到对待批评的态度,不禁想起习近平上台后不久的一个讲话。去年二月,习近平曾经对各民主党派、全国工商联的领导人和无党派人士,发表过一个欢迎批评的讲话。习近平说,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他还鼓励批评者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显然,习近平去年的那个讲话和他治下的广电总局前天发出的通告是互相矛盾的。习近平要求批评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要求被批评者"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而在他的新闻检察官哪里,"知无不言"则极有可能被归于"私自批评"一类;批评者只能在"被批准的前提下"进行"内容被批准的批评"。这样做不仅侵犯了批评者的政治权利,甚至也违反他们自己制定的宪法。

一个是中国执政党的最高领导人,一个是中国管理新闻出版的最高行政机构,中国的媒体人究竟应该听谁的呢?中国有句老话:"县官不如现管"。我看一定是新闻检查官的规定更有效力。因为如果违反了它的规定,新闻从业人员将会遭受吊销从业执照的惩罚,失去饭碗,而新闻单位则有可能因此而关门。至于习近平所谓欢迎批评的讲话,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很难当真。

我真的不希望冤枉习近平,希望他是一个说真话、并且说话算数的政治家。但是习近平只有一个机会才能证明他讲的是真心话、是算数的话,那就是,他必须出面纠正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昨天发出的通告,要求这个臭名昭著的新闻管制机构收回关于不准"私自批评报道"的成命,允许人们公开地批评各级官员,真正做到知无不言。

如果习近平愿意这样做的话,应该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大家认为习近平是邓小平去世以后实际权力最集中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似乎也不掩饰他对权力的爱好。以诺大的权力,纠正新闻检察官的一个不得人心的规定,应该不难。假如习近平不这样做,那只能说明他的欢迎批评是假,管制舆论是真。不仅如此,也说明他只不过是中国现代政坛上的又一个出尔反尔、心口不一的政客而已。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附录】

中国进一步收紧对新闻媒体的控制

香港——中国对“批评性”新闻报道实施了新的限制,禁止中国记者进行跨行业、跨领域的报道,进一步制约了这个媒体控制最严格的环境中的记者。
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周三在新规定中宣布,中国记者目前在进行“批评性报道”之前,必须首先征求所在单位同意,而且不能设立自己的网站。
广电总局在其官网上发声明表示,之所以制定这些规则,是因为此前记者的一系列违规行为,其中包括敲诈。但是记者和维权人士称,这些规定可能会对中国的报道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根据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组织发布的媒体自由指数,中国在179个国家中已经排在了第173位。
但是,虽然记者受到了种种限制,《南方周末》和《财新》等报纸和杂志还是会定期发布犀利的揭露社会问题和腐败现象的调查性报道。例如,《财新》从去年年末开始,发表了一系列揭露原安全事务最高领导人周永康的家族商业利益的文章
目前常驻香港的中国记者纪硕鸣说,这些新规定可能会使此类报道变得更加困难。他还说,积极的调查性记者会发现,如果不冒险进行跨行业、跨领域的工作,写文章将会很困难。他说,如果他们的工作惹怒了官员,就会陷入危险的处境。
“现在他们有了规定,如果他们不喜欢你写的东西,就可以说你违规,”纪硕鸣说。他今年写了一篇讲述李小琳商业利益的文章。李小琳是中国前总理李鹏的女儿。
2012年11月,习近平登上中国最高领导人之位后,中国对言论自由的限制也变得更加严格,这些新规定就是其中的部分内容。去年,在有关部门制定了一些关于散布“谣言”的限制后,几位著名博客作者遭到逮捕。呼吁官员公布财产的活动人士也锒铛入狱。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在中国,空气、土壤和水的污染情况十分严重,食品安全问题频出,官员腐败无处不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高质量的新闻报道。
“什么样的公共健康威胁、环境灾难或有毒产品不会得到报道?”理查森说。“什么样的腐败案、社会动荡或检控案件不会为人所知?独立的批判性新闻工作的空间原本就比较狭窄,进一步缩小它是个巨大的错误。”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

——纽约时报,网友推荐



中国一手打“老虎”一手搞“两禁”
 法广/作者 艾米




中国最近几天发生的两件事引发舆论哗然,一是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二是中共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媒体18号发出的的所谓“两禁”通告。这两件事一方面反映出中国政府打击腐败的力度,而另一方面也让人困惑为何要对媒体本来就不多的自由加大限制的力度。
据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今天根据中纪委公告发表的一周人事汇显示,从6月14日以来,有多位中共高级官员落马,其中包括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杜善学,山 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均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此报道总结说,十八大以来,共计有30只“老虎”被打掉。
在这篇报道中,也有两个令人关注的焦点,首先就是此次被打的大老虎几乎全部在山西省,另外就是名单上出现的令政策。有评论指出,加上今年初受查的山西省委前副书记金道铭及出身山西的科协前党组书记申维辰,今年以来,山西一省已有4名省部级官员倒台。而令政策的名字引人关注的原因除了他本人的职位以外,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共统战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令计划的哥哥,而令计划也被称为是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大管家”。由于令政策本人特殊的家庭背景,事件已引起内地舆论乃至官方媒体的广泛关注。
据南华早报以及其他不少中文媒体报道,在令政策接受调查消息出来后,内地官方通讯社新华社通过其在新浪微博上的一个官方账号“新华社中国网事”发布简评,指令政策被调查一事显示出高官的“家族贪腐”会令其走向身败名裂。这篇是基于贪腐、私利,则当事人终将“走到身败名裂的境地”。文章指出山西、四川、江西官员的接连落马,显示“大树底下好乘凉的道理行不通,拔出萝卜带出泥已成常态”等等 ......
但这篇帖子在发出大约一小时后,在“新华社中国网事”发布的内容中,就已经找不到了。
除了打击大老虎以外,中国政府也在努力加大对国有大企业中贪腐现象的审查力度,中国官方网站新华网今天也在头条发布了审计署对11户国有大型企业2012年度财务收支审计结果公告。公告显示中石油违规招标涉260亿,华润电力违规招标涉117亿,新华网消息称,190名责任人受到严肃处理,但没有公布这些人的详细资料。
据内地官方媒体统计,中共十八大以来在反腐风暴中落马的处级以上官员达435人,其中省部级或以上官员达28人。但在打击腐败的同时,如何杜绝腐败产生的根源?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呢?仅仅靠习近平的“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十二字方针能做到吗?
一般认为,自由媒体是监督政权的有力工具,但6月18日,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出通告:禁止记者站跨行业、跨领域采访报道,禁止新闻记者和记者站未经本单位同意私自开展批评报道。
这一被称为两禁的新规一出就引发舆论哗然。 知名作家李承鹏在微博上评论道:禁止记者私自开展批评 报道。这是一个病句。批评就是批评,如果批评都需要领导恩准,那就不叫批评,叫撒娇。也有中国网民说,中共肆意干涉新闻规矩,只能证明中共做恶太多,做贼心虚。中共对社会口舌之词都紧张到如此程度,可见其确实有罪在身,做贼心虚。天涯杂谈上有帖子说这是记者的世界末日。
而鉴于“两禁”出台后在海内外引发的舆论狂潮,广电总局党委书记昨天出面,对“两禁“进行危机公关处理,并紧急灭火,称此规定“被误读”。事实上广电总局也积极支持新闻媒体开展舆论监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