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24日星期二

张楚勇:一国两制面临考验

香港城市大学公共行政学系高级讲师 张楚勇
更新时间 2014年6月23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0:20
活动发起人戴耀廷与知名民主人士陈方安生和李柱铭
由香港民主派发动的"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的民间公投,首4天已有70多万人投了票。
香港的一国两制,目前正受到严峻的考验。这考验就是:一国会否与两制决裂?
由香港民主派发动的"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的民间公投,首4天已有70多万人投了票。
占中运动的出现,是民主派担心北京不会让香港实现真正的民主政制,他们计划一旦北京坚持要操控香港未来的行政长官选举,将不惜在香港金融中心区发起大规模的公民抗命运动对抗。
6月20日起举行的全港民间公投,正是占中运动争取香港民众支持的重要一着,让市民投票表明,应否不接纳不符合国际标准的普选安排,以及支持通过公民提名的方式产生未来的特首候选人,然后一人一票选出特首。
今次民间的网上和票站公投,到6月29日才结束。开始时占中的投票网站受到黑客大规模的攻击,但在国际服务提供商的技术支持下,网上投票大致畅顺。
照目前情况估计,公投结束时可能会有近百万人投票,这在香港是史无前例的。比起2003年时50万香港人示威,反对被认为是威胁公民自由的国家安全立法的人数要多得多,预示着如果北京在香港普选问题上一意孤行的话,将会遇到香港民间的强大抵抗。
北京在公投开始首天,措辞强硬的声明占中公投是非法无效的。早些时国务院发表了《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突显北京依法对香港享有全面的管治权,强调香港的高度自治并不存在剩余权力,港人治港下包括行政、立法、司法人员在内的治港者主体,必须是爱国者。
换言之,公投前北京提醒香港人,一国是两制的前提,中央拥有最后的话事权,香港的普选安排要确保中央认为不爱国的人士不能当选成为治港者,因此不能以公民提名方式产生特首候选人。
民主派批评白皮书破坏一国两制,因为白皮书并非法律文件,却有凌驾保障香港高度自治的基本法之嫌。他们指出,按基本法规定,除国防外交外,香港享有包括普通法体系下的司法独立和行政、立法的高度自治权,这也是香港1997年前接受主权回归的两制基础。
现在北京把维护法律的司法人员与行政官员混为一谈,是毋视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独立。此外,把空泛的爱国标准加诸未来的治港者之上,意味着在未来的普选安排中,北京将设法把她不接受的人士摒之门外,实行有操控的选举。

"占中"发起人希望市民参与"七一"游行。
前途未卜
如果香港民主派和北京当权者继续以不相让不互信的方式争持下去,不但香港在2017年普选特首无望,一旦爆发占领中环的公民抗命运动,抗争行动有机会演变成流血事件,严重影响香港的稳定。
经常担心外国势力通过香港颠覆中国的北京,因此行使它所宣称的全面管治权直接管治香港,使两制名存实亡,变成是并非不能想象的事。
若然真的这样,前领导人邓小平在1980年代设计出来的一国两制和平统一中国的政策便宣告破产。香港现在对北京的不信任,已使尚未统一的台湾不接受一国两制的构思。如果一国两制在香港失败告终,也就是北京和平统一中国的政策破产,这不单意味着台湾只会越走越远,使一国两制破产的北京领导人也将成为前总理朱镕基所说的民族罪人,让中国统一遥遥无期,英国人做到的,中国人却做不到,毁了香港,如何说服世人中国的崛起真的有利于世界?
当然,一国两制如果失败,最直接受影响的是香港;香港原有的自由、开放、法治、人权、繁荣等核心价值和成就将大受冲击。所以,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北京和香港都不要各走极端。
从以往的选举和民调结果看,香港市民普遍都是务实的。如果未来的普选安排能让不同政治光谱的人获得提名的话,市民是不会支持激进的抗争和反北京的候选人的。只要北京不采取强硬立场,愿意与香港政坛内的温和派寻求多数务实港人接受的普选方案,今次的对立危机还是有办法避免的。占中运动的发起人戴耀廷不是曾说过,运动的最终目的并非占中,而是要和北京就没有不合理限制的普选安排进行谈判吗?
——BBC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