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22日星期日

李江琳:从藏人自焚到维人暴袭(附:新疆喀什公安局发生爆袭 警方当场击毙13人)

图:军警乘坐装甲车与军车在乌鲁木齐街头巡逻


靠镇压是走不出这个麻烦的。新疆暴力袭击事件还会发生, 新疆的局面比藏区的紧张形势难办得多,不仅是维稳费用还将上升,全国上下都还要为此付出代价。大概只有等到付不起这个代价的时候,这个傲慢的政府才会低头承认。

藏人自焚非暴力的原因……
从2009年开始,藏人接连发生自焚抗议事件,至今已经达到一百三十多起。中国政府对频繁发生藏人自焚事件的反应,不是面对藏区现实检讨政策,而是反咬一口,诬陷海外流亡藏人组织策划了藏人的自焚,甚至诬陷海外藏人佛教高僧鼓动藏人自焚。这种做法不仅无耻,而且冷血。同时,涉藏和维稳部门在西藏自治区和周边四省藏区强化监控和镇压。
事实上,藏人的自焚抗议全部是分散的个人行为。中国政府在诬陷海外流亡藏人团体和佛教高僧的时候,並未拿出確鑿证据来证明这些自焚是有组织发生的。自焚是牺牲自己而不伤害他人的做法,世界上没有哪个暴力组织会采用纯粹牺牲自己、消耗自己有生力量的策略来打击对方。那么,为什么有那么多分散的互不相识的藏人,采用如此惨烈的做法?为什么这些决意赴死的男女僧俗,不采用拼命的做法,"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呢?
藏人采用自焚的抗议方式说明,第一,藏人的现实处境有太深的难以忍受的冤屈和痛苦,这种持久的痛苦甚至超过了烈焰焚烧皮肉的惨痛,这种痛苦达到了生不如死的程度;第二,藏人在个人与民族深陷痛苦的处境中,精神上仍然秉持佛教的原则,仍然听从达赖喇嘛的教诲和要求,不能伤害他人,必须采取非暴力的诉求方式。藏人不是一个文弱懦弱的民族,远的有吐蕃帝国的武威,近的有四水六岗衛教軍的游击。在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时候,愤怒和仇恨是人的自然反应,反抗和打击对方是这种自然反应的常见行为,藏人却采用了不常见的牺牲自己的抗议方式。只有藏民族会这样做,因为他们有达赖喇嘛,达赖喇嘛要求他们非暴力,达赖喇嘛始终把通过对话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大门开着。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达赖喇嘛,藏人的抗议方式肯定就不会如此被动和单一了。

没有信任就没有民族间的和谐

可惜,中国政府的维稳和治藏官员不愿意看到这一点。民族关系的紧张是他们存在的意义,是他们耀武扬威地滥用权力与物力的理由。藏人的自焚抗议没有打动这些人的良知,他们从一开始的紧张,渐渐地变得无所谓了。他们一边监控镇压、封锁信息,一边唱着关于和谐和梦想的自我赞美曲。
达赖喇嘛在很多次公开演讲时对中国政府喊话。他告诫中国领导人,没有信任就没有和谐。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和谐,要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
藏人用赴死自焚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诉求,就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让中国政府倾听他们的声音,中国政府却不愿意听。
维人的暴恐事件接连发生了。中国政府对这一系列事件的反应和对待藏人自焚是一样的,强烈镇压加上严密监控,一边封锁信息,一边指控海外势力发动和组织了这些暴力袭击。
这些袭击事件的特点是,毫无预兆地突然发生,事后立即"破案",严厉镇压却没有丝毫细节透露,更没有公开司法程序和被告的辩护细节。中国政府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这些暴力袭击是互相关连的,是有组织策划运作的,是受境外政治团体领导或支援的。
事实上,这些暴力袭击事件和藏人的自焚抗议一样,是分散在社会底层的非汉民族民众个人的行为。他们使用的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工具材料,刀子是新疆非汉民族的个人日常用品,汽油等也是生产生活的常用品。公安之所以能迅速"破案",那是因为这些人根本就是以必死的决心来做这些事,根本就不想隐蔽下去和你展开长期斗争。分析这些事件的共同特点,不难得出新疆暴力袭击事件的本土化和非组织化特点。
积累怨恨,镇压会适得其反
中国政府中不学无术的治疆官员的反应是把这一系列事件指向新疆维人的民族宗教,有意无意地挑起汉人对伊斯兰宗教的偏见,这是非常危险的。事实上,中共治疆半个世纪打压宗教是事实,但是这一系列暴力袭击的动力不是伊斯兰的宗教诉求。这些事件并没有打出"Jihad"(圣战)的旗号。如果这一系列暴力袭击是由诸如基地组织之类的境外势力策划组织,其方式、时间、规模、互相关连和后续进展就不会如此简单了。
底层民众分散的这种个人行为,无论是藏人的自焚还是维人的暴力袭击,都是比较容易镇压下去的。但是,在维稳部门用尽一切方式监控的情况下,现在维人暴力袭击事件无预警无预防的情况说明,虽然采取这种激进的自杀式攻击的人是分散的无组织的少数人,他们却是得到周围民众广泛同情的。这说明,新疆非汉民族民众对现行民族政策的不满、冤屈和渴望改变,是普遍的。如今的维稳官员,脑子里只有镇压,他们指望的是,藏人中决意自焚抗议的人总有耗尽的一天,维人中决意自杀式暴力袭击的人总有抓光关尽杀绝的一天。他们不愿面对另一个可能性:镇压会积累怨恨,怨恨会越积越深,深入全民族人心,到了一定的程度,时机和条件变了,反抗的方式也会变。当中国内部和汉人自己的矛盾也一起爆发的时候,麻烦就真正来到了。
靠镇压是走不出这个麻烦的。新疆暴力袭击事件还会发生, 新疆的局面比藏区的紧张形势难办得多,不仅是维稳费用还将上升,全国上下都还要为此付出代价。大概只有等到付不起这个代价的时候,这个傲慢的政府才会低头承认。其实,早就有一条更好的路可走,那就是达赖喇嘛倡导的中间道路。不过,走中间道路的时机却不是永远都有的,我们谁也不敢保证,当那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中国人走上这条道路的时机是不是已经消失。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6月号

【附录】

新疆喀什叶城县发生爆炸袭击 警方当场击毙13人


yf
图片: 新疆叶城县位置图(网络图片)
Photo: RFA
新疆喀什叶城县公安局周六遭到袭击,官方称暴徒驾驶车辆冲撞办公大楼并引爆爆炸装置,警方开枪击毙13名暴徒,3民警受轻伤。有当地居民告诉本台,爆炸发生在上午7点左右,事发后附近的道路被封锁,禁止通行。世维会发言人则指,事发后当局已逮捕了20多名维吾尔人,又对官方的说法提出质疑。

新疆喀什地区周六发生爆炸袭击事件。天山网当天上午10点17分发布题为《叶城县处置一起袭击公安机关暴恐案件》的新闻称:6月21日晨,一伙暴徒驾驶车辆冲撞喀什地区叶城县公安局办公大楼,并引爆爆炸装置。民警果断处置,击毙13名暴徒,3名民警受轻伤,无群众伤亡。目前,案件正在抓紧侦办,当地社会秩序正常。

而关于事发时间、制造爆炸袭击的人员背景、受伤民警的情况等信息上述新闻均没有披露。截至当天傍晚,官方也没有发布更多相关信息。

本台记者周六致电叶城县公安局,但电话无人接听。记者转而致电叶城县政府,工作人员拒绝回应有关的提问,称“没有发生什么事”,并径自挂断电话。

“我们这没有啥事,都好着呢。”

记者:“爆炸袭击的这个事情……”

对方:“没有没有,我们不知道。”

记者:“现在县内的情况怎么样?”

对方:“没事啊,都好着呢,你听大喇叭响着呢,我们这没事。”

虽然政府人员拒绝透露相关情况,但一名在叶城县公安局附近工作的职员周六下午告诉本台,爆炸发生在上午7点左右。目前公安局外的道路已被封锁,禁止通行,街上则有大量警察在巡逻。

“炸弹炸了,公安局被炸了。早上的时候,不到7点钟,‘嘣’地声音好大。我在房子里面睡觉(被惊醒)。”

记者:“就睡觉的时候突然有一声很大的爆炸声是吗?”

对方:“对对对,爆炸声。”

记者:“当时有没有火光冲天的场景?”

对方:“反正是冒烟,车子都炸掉。”

记者:“有三个警察受伤了是吗?”

对方:“对,三个警察受伤了,说是打死了13个暴徒。”

记者:“现在你们附近怎么样?有没有(戒严)?”

对方:“不让过。就是公安局那条路。”

记者:“有没有好多警察在街上巡逻?”

对方:“有,好多警察在那里。”

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周六接受本台采访时则表示,根据当地反馈的消息,是先有的枪声后有的爆炸声,而事发后,已有至少20多名维吾尔人遭到逮捕。

“从间接获得的消息当中,可以确定在事发之后,至少有20多人遭到叶城县国保大队的逮捕。但是据当地反馈的信息,有更多的维吾尔人在事件后遭到强制的扣押。目前还有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从当地反馈的信息当中非常明确就是并非是中国政府对外宣称的引爆爆炸装置。中国是用了冲锋枪镇压了试图闯入公安抗争的维吾尔人,先开枪之后导致的爆炸。而且公安门前本身就有车辆,所以说我现在无法确定中国政府所指控的一伙人开着车试图闯入公安(是否属实),缺乏透明。”

今年以来,新疆阿克苏、喀什、乌鲁木齐等地发生多起暴力袭击事件。本周一,新疆乌鲁木齐中级法院对去年10月发生在天安门广场金水桥的恐怖袭击案做出一审判决,三名被告被判处死刑。

而就在叶城县发生爆炸袭击的前一天,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刚刚召开了专项行动会议,认为网上暴恐影音成为近期暴恐案件多发的重要诱因,决定铲除网络暴力恐怖活动影音讯息,稳固网络防线,维护新疆社会稳定。

(RFA 特约记者:扬帆 / 责编:马平)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