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25日星期三

许行:中国还有二十年黑暗?

習近平當權後對社會上異議份子的打壓,比胡錦濤時期更嚴緊。胡錦濤被余杰稱為「河蟹大帝」,是取其和諧政策的諧音,習近平被余杰稱為「中國教父」,是借用馬龍·白蘭度主演的美國電影《教父》作為隱喻,也就是指其為黑幫頭子。黑幫頭子行事超越法律,無法無天,血腥仇殺,比河蟹(和諧)更可怖。

敢言的資深記者高瑜被捕了

自從許志永、丁家喜、趙常青等「新公民運動」領頭人相繼被捕判刑之後 ,四月二十四日,敢言的高瑜被捕了。
八九民運時,高瑜任北京《經濟學周報》副總編輯,支持民運,兩度被捕入獄。現在她已年屆古稀,仍堅持自由民主理念,不斷對當前中國局勢發表高論,言必有獨到見解,甚受國內外輿論界重視。近年來她擔任德國之聲「北京觀察」欄目特約作者,也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這次被捕罪名是「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她究竟對境外提供了什麼國家秘密?原來被指泄露了中共中央笫九號文件。
這個文件題名為《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是一份黨內主管意識形態部門為了加強輿論控制而發的內部通報,主要內容就是那臭名彰著的七不准講,也就是不准傳媒和民間講民主、憲政、普世價值、公民社會、新聞自由、官僚資產階級等等。這樣的文件又有什麼秘密?難道你們禁止人家講話也叫做國家機密?況且這個文件早已被海外一家新聞機構全文發表過,即使高瑜提到這個文件,也不是她首發。可見中共逮捕高瑜的目的在於壓制她的言論,罪名是隨便扣上去的,正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據說高瑜在看守所遭受酷刑,被迫上央視承認自己觸犯法律,但另有一說認為,出現央視的不是高瑜而是替身,因為她的面部被隱蔽。總之,習近平當政,處處顯示強人姿態,他對許志永要求官員公布財產和給農民工在城市子弟以同等教育待遇都被判刑四年,現在加在高瑜身上的罪名比許志永「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要嚴重得多,可能不會輕判。

浦志強等在家閉門研討六四也被捕

接著高瑜被捕之後,律師浦志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徐友漁、中國自由民主黨胡石根、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郝建、網名不鏽鋼老鼠的自由撰稿人劉荻都相繼被捕。
原因是五月三日,浦志強等十幾個人在郝建家裡舉行一次「六四廿五周年研討會」,這麼小規模的家庭集會,竟被扣上「尋釁滋事」罪,真是笑話。他們向誰尋釁?閉門在家聊天,連尋釁的對手都沒有怎算尋釁?除非中共認為紀念六四就是向中共尋釁,那末,香港每年六四都有幾萬人在維園舉行燭光晚會紀念,豈不是更巨大的尋釁?常識告訴我們,紀念六四不是尋釁,而是一種悼念行為,現在浦志強等十幾個人在家裡關起門來悼念都被視為犯罪,那只證明北京當局氣量太小,小到連一絲一毫的空間都沒有給人民以言論和集會的自由。反之,在北京如此高壓的情形底下敢於在家舉行六四研討會,正表示浦志強等人的勇氣。
浦志強是一位著名維權律師,他曾為譚作人紀錄四川地震受難學童案辯護,也曾為艾未未稅務案辯護。六四時他是政法大學首批絕食學生之一,絕對有資格紀念六四。徐友漁是國內著名公共知識份子、哲學家,他崇尚羅素、哈維爾等自由主義。胡石根曾是北京語言學院講師,一九九一年籌組中國自由民主黨,一九九二年六月準備在北京、上海、武漢等地散發紀念六四傳單被捕,判刑二十年,後來因病減刑兩次,二○○八年出獄,實際服刑十六年。郝建既是北京電影學院教授,又是著名獨立製片人;他曾是北京獨立影像展策劃人、鹿特丹電影節評委和零八憲章首批簽署者。劉荻以不鏽鋼老鼠網名在校園西祠胡同BBS上發表許多大膽諷刺的文章而著名,二○○二年她被從校園帶走,以「非法組織」罪關在秦城監獄一年多,得到各方呼籲救援而獲「免于起訴」假釋 ,她曾獲美國赫爾曼·哈米特獎和德國金鴿獎,現在是自由中國論壇網常務副站長。

張思之表示願為浦志強連坐

這批人被捕後引起國內外強烈反應,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在例行記者會上立即表示深切關懷,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國內許多律師都主動出來代理他們案件。替浦志強代理的律師,除了他同一事務所的屈振紅律師外,還有高齡八十七歲德高望重的律師前輩張思之。他們兩人曾去看守所會見過浦志強,浦表示六四是他的心結,即使過去了廿五年,心結依然,現在他為這心結付出代價,無怨無悔。不過浦志強患有糖尿病,張思之擔心他的健康,致函中國律師協會會長,要求有關當局給浦志強保外就醫,如浦在保外期間有「違法違規」行為,張思之表示甘願連坐。
胡石根的律師梁小軍第一次去會見遭到拒絕,第二次再去,見到胡石根精神憔悴,因他受到連夜審問,睡眠不足,等於變相酷刑。徐友漁的律師尚寶軍去會見,說要等排期,徐夫人說,徐友漁也有糖尿病,擔心他的健康問題。劉荻的律師丁錫奎和馬綱權,多次去會見劉荻,都遭拒絕,劉父擔心劉荻受到不人道對待。郝建的律師于若辰已會見郝建,本擬提出取保候審,但認為目前還不是時候。
五月十三日,北京一批維權人士王福磊、蕭全食、張占、何斌、徐彩虹等十多人前往看守所給浦志強等五君子存錢,看守所只接受徐友漁一人存錢,其餘都遭拒絕。
受此案牽累的另有兩位記者被捕,一位是前香港《南華早報》記者吳薇,另一位是日本經濟新聞社駐重慶的中國籍新聞助理辛健,她(他)們曾多次訪問過浦志強,不排除當局想從他們那裡找尋給浦志強更多的罪名。而代理浦志強案的律師屈振紅也被公安帶走,罪名是「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屈振紅是浦志強外甥女,又是同一律師事務所的律師。

畫家陳光在畫室表演行為藝術被捕

在北京,另有一位異議畫家陳光也因紀念六四而被捕。
今年四十三歲的陳光,六四時是戒嚴部隊第65軍隨軍攝影師,目睹六四血腥鎮壓,留下人生永遠難忘的一頁。他退伍後入中央美術學院進修油畫,曾創作二十二幅以天安門血腥清埸為主題的油畫,於二○○九年六四二十周年在香港展出,轟動一時。今年六四廿五周年,他於四月二十九日晚在北京宋莊自已的畫室裡搞了一次紀念六四的行為藝術,請幾位朋友觀看。表演開始時房間一片漆黑,只一隻手電筒的微弱光線一閃一閃,一名白衣少女穿過黑暗;燈光驟亮,這少女就是陳光化妝的,她用血紅色的顏料在雪白的牆上從一九八九年四個字寫起,連續一直寫到二○一四年,藉此勾起觀眾的回憶。表演只有幾分鐘,觀眾印象深刻。
五月七日晚,四名公安國保突然進入宋莊,將陳光帶走,關在通州看守所。同是異議畫家武文建證實陳光被捕,武文建說他們這幾天也被公安「關心」,查得很嚴。
在杭州,前六四學運領袖之一「浙江高自聯」重要成員、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成員徐光,因推動六四紀念活動於五月二日被拘,五月十六日由杭州市檢察院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同時被拘留的還有浙江民主黨人譚凱,不過譚凱不久獲釋,改為「居住監視。」徐光的代理律師郭蓮輝說,他迄今尚未見到徐光,不知顛覆罪有什麼證據,只知道徐光在被羈押期間零口供,絕食抗議。己有一千二百多人聯署呼籲書,要求釋放徐光。中國民主黨旅歐支部決定通過議員向歐洲議會提出申訴。
杭州另有一位經濟學家溫克堅被抓,原因是五月十三日,溫克堅與一批朋友聚餐,參加聚餐的有作家莫之許、維權人士華春輝和王譯夫婦、政治學家劉軍寧、傳媒人殷雨生等共十一人。飯局開始十分鐘,二十多名警察和便衣突然闖了進來,據稱有群眾舉報,你們這裡有嫌疑犯,結果全體被帶去派出所問話,主要問吃飯談什麼議題。事實上普通朋友聚餐沒有什麼特別目的,結果溫克堅被留下,其餘的人全部釋放。可見中共對知識份子的聚集非常緊張,幾乎達到草木皆兵的地步,連朋友們一起吃飯都懷疑搞事。 溫克堅後來獲釋。
在廣州,最近有維權人士謝文飛、羅向陽、秀才江湖、楊崇、張曉荷被拘捕,全部是「尋釁滋事罪」。

姚監復預測:還有二十年黑暗

今年八十二歲的著名公共知識份子、中國農村問題研究專家姚監復對習近平其人的了解相當有見地,他在二○一二年習近平尚未上台時便已判斷習近平不是中國戈巴喬夫,也絕對不會平反六四,理由是,二○一一年習近平主管黨史工作的時候,給黨史第二卷定下的調子是:肯定社會主義三大改造和反右的必要性,肯定文革時期的科技、國防、農業發展,又肯定六四鎮壓是必要的。從習近平這些態度看來,姚監復既肯定他不會平反六四,甚至判斷他會將中國帶進國家社會主義或民族社會主義的道路,也就是希特勒國社黨的道路,即法西斯主義。因此,他對中國的前途比較悲觀,認為中國還有二十年黑暗,包括習近平十年和習近平物色的接班人十年。
習近平對平反六四的憎恨,從他今年在國內打壓的手法也可以看得出來,他對高瑜、浦志強和徐光的打壓,決不會只是六四前的短暫防範措施,而是要將他們判刑入獄的。習近平對內鎮壓手段之狠,同他在國外強調強國精神是一致的。這樣的政權,除非像希特勒那樣在對外擴張的戰爭中遭到失敗,否則是很難退出歷史舞台的。但願姚監復的悲觀預測不要成為真實。
——开放杂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