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25日星期三

曉鳴:六四真相 中共抹不去的夢魘

六四血染北京歷歷在目

中共對六四鎮壓真相的歪曲封鎖、對追求真相者的迫害成為當今中國社會缺乏誠信、少有德行、欺詐造假成風的一個政治歷史根源。

今年是六四事件二十五周年。當年解放軍坦克武力驅離在天安門廣場堅持反腐敗爭民主的學生,沿途射殺數百乃至數千手無寸鐵的抗議平民。目前中共再次面臨選擇:是正視六四之罪,改弦更張,避免悲劇重演;還是繼續掩蓋真相,箝制言論,以民為敵。

然而,習近平接班伊始就誓言,不否定六十多年來中共歷史。今年六四前,習大肆拘捕不願忘記六四的記者、律師和學者,其色厲內荏甚於在新疆反恐、在黨內打老虎,並未見有良知反省六四。

六四鎮壓 中共噩夢

歷史是固化的現實,是任何暴力都無法改變和抹煞的。二十五年來,六四一直是令中共寢食不安的夢魘。如何評價六四,成為執政者和過來人良心的試金石,凡刻意遺忘回避歷史真相的,不是行兇者,就是幫兇,時間越久,陣線越分明。

六四受害者群體在當局重壓下,不斷述說親人被戒嚴部隊射殺的事實,找尋受難者家屬,揭示屠殺真相,堅持訴求公義。年復一年全球各處都有人紀念六四死難者。香港每年都有成千上萬人參加六四燭光會,誓言不忘歷史傷痛,抗議中共暴行。有學者在海外建立六四資訊庫,致力徵集、保存、恢復歷史真相。

國際社會沒有忘記六四。因為中共不思悔改,美歐民主國家至今也沒有解除對中國的武器禁運制裁。有海外網路巨頭拒絕配合中國當局,堅持留存傳播有關六四的資訊。對六四鎮壓的評價不僅拷問每個親歷者,也考驗著中國,乃至各國政治家的良知。國際媒體報導現場報導的街頭血腥場面撕破了中共執政正當性的假面具,敲響國際共產陣營崩潰的喪鐘。
如今六四成為中國大陸政治改革不可回避的一個標誌性問題。可以肯定,將六四鎮壓定性為施暴者罪行之日,就是中國走向民主憲政之起點。

六四開槍 政改流產

六四鎮壓是中國當代史的一個轉捩點。鄧小平無視國人對民主法治的訴求,以武力鎮壓讓世人看到中共從挑動群眾鬥群眾的毛主義革命黨到以人民為敵的既得利益集團的轉變;解放軍在首都大肆槍殺民眾,背叛了當年曾送子參軍、運糧支前、流血犧牲幫中共打天下的中國百姓。已經開啟的政治改革戛然而止。

從此,維持政權穩定成為中共及其黨軍的唯一宗旨,農民和工人淪為弱勢群體和廉價勞工。貪腐之癌深入黨國骨髓。從鄧小平、李鵬到江澤民、朱鎔基,從胡錦濤、溫家寶到習近平、李克強,中共已故、退休、現任領導人及其家人親屬,無一例外都成了大富豪,掌控著國家經濟命脈。他們嚴控媒體高調反美,卻紛紛送子女留學美國,並將巨額資產轉移海外。為確保對香港這個洗錢中心的掌控,他們千方百計阻撓港人按國際準則直選特首。

中共自成立以來的多次重大決策都與憲政背道而馳。民國初,中共在蘇共資助下誕生,長期武裝割據與政府對抗;抗戰時,消極抗日、積極擴張;日軍投降後,誓將內戰進行到底,消滅國軍數百萬。建政後,中共選擇依附蘇聯,為挽救朝鮮金家王朝,與聯合國軍開戰,數十萬志願軍遺屍外邦;為跑步進入共產主義,殺完地主又搶劫資本家,行公社化,變神州為餓鄉。毛澤東為爭當國際共運霸主,與蘇聯反目;發動文革整肅重臣,摧毀傳統、敗壞人性;晚年聯美反蘇,輸出革命,搞得孤家寡人、民不聊生。

毛去世為中共改旗易幟提供了機會,國人期盼廢除人治,依法治國。但垂簾聽政的鄧小平卻愛金錢不愛民主,引進外資卻懼怕民主自由;接連整倒兩任改革派總書記,令民眾失望,學生上街。鄧借機肅清改革派,斷送改革成果,扼殺了政治改革。

揭露真相 反思歷史

中共對六四鎮壓真相的歪曲封鎖、對追求真相者的迫害成為當今中國社會缺乏誠信、少有德行、欺詐造假成風的一個政治歷史根源。

在當年流淌無辜者鮮血的地方,新一代人出生長大,被黨教育「鄧小平是中共第二代領導」,將一九八○年代兩任總書記胡趙的改革努力從中共黨史中抹掉,掩蓋引發八九學運的胡耀邦之死、趙紫陽被軟禁致死的真相,連六四死難者的人數都成黨國機密。

在人類政黨史上,如此害怕歷史真相不思悔改的執政黨並不多見,最臭名昭著者為斯大林黨和希特勒黨。斯大林鐵血統治蘇聯近三十年,僅整死的黨內同志就數以百萬計,死後受到蘇共批判。希特勒靠謊言和種族滅絕掌權十幾年,發動世界大戰,兵敗自殺,黨徒受到國際法庭審判。今日中共不以為誡反更迷信謊言暴力,如不及早悔改,命運叵測。

令人痛心的是,在中共強權面前,一些在自由國度的前天安門學運參與者,以及因抗議中共暴行而獲得美國等政治庇護的人,也被中共「和諧」,站到施暴者一邊。有海外中國人基督教會和傳道人刻意回避六四歷史傷痛,為拒不反省的中共當權者唱讚歌。還有仍名列中國通緝名單的前北京學生說「寬恕」了鎮壓者,稱當年「政府下令不許遊行示威雖然違反憲法,但並不違反上帝」。難道要為拒不悔改的中共當局提供「神學」藉口?難道忘了造物主禁止殺戮無辜者的誡命?(《聖經》十誡)

歷史真相 銘刻在心

對我而言,六四鎮壓後的北京街頭仍歷歷在目:一排坦克橫在西長安街通往中南海的路口,不時有小隊軍人從坦克後向抗議人群衝擊,衝入胡同抓人;燒焦的公共汽車、無軌電車橫在路口,被民眾當作路障的水泥隔離墩有坦克碾過的痕跡;路旁堆放著被衝入路邊人群的坦克軋爛的自行車;路面上可見灘灘血跡。

平民死亡之多令市區各醫院太平間爆滿;郊區各大學設立靈堂祭奠,有的靈臺上還停放著死者,廣播喇叭播出生還者目睹同學被射殺的見證;⋯⋯京城充滿對鎮壓的憤恨之情。有老北京人說,抗戰時日軍進北京也不曾如此大規模殺人。有香港媒體當時稱,六四鎮壓是解放軍「屠城」。在北京採訪的英文記者則稱之為大屠殺。

CCTV不斷播出經過精心剪裁的「暴徒」砸軍車、殺軍人畫面;及戒嚴指揮部通緝令,追捕二十多名帶頭學生。各單位開始清查同情學生和參加抗議示威的人。為消滅證據,連在公共照相館沒來得及取走的涉及遊行或廣場的照片,也被扣押。朋友圈不時傳出有人被秘密逮捕或失蹤的消息。

歷史定格 民心可鑒

彼時中國已非毛時代。北京市民氣憤至極,有內部傳達的文件說,有人在「慰問」戒嚴部隊的飲食中下毒;不斷有執勤士兵失蹤。清查中拒絕與當局合作的人遍及各行各業。北京知識界有一種說法,在清查中被判刑的,等於得了正義的金牌,被開除的得銀牌,受處分的得銅牌。無數被整肅者在拿到處分通知時,更獲得同事送來的鮮花和鼓勵。因反對鎮壓被罷黜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至死不認錯。大批民運參與者,包括被通緝者,在外界幫助下逃離中國。
這一切在中共掌權史上是空前的。眾多駐海外的中國外交官及商務代表不認同中共鎮壓,尋求在外國避難;數十萬中國留學生獲得外國庇護。海外形成了遠比前蘇聯及其衛星國的流亡群體更廣泛的民運陣線。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歐洲議會、美國國會等都有他們的身影。世界再次看到當代中國人反暴政的堅持。

中共的倒行逆施驚醒了越來越多的人加入爭取中國憲政民主的行列。網路成為他們大施拳腳的自媒體。中共越封鎖,人們對真相的探尋越執著;時間越久遠,真相越寶貴。歷史將六四親歷者推到了揭露真相的前沿,每一片記憶和證據都是破解被中共掩蓋的歷史真相的一個亮點,亮點聚集得越多,離真相大白之日就越近。

結語

如今中共依仗盤剝百姓「剩餘價值」,以及對環境及資源的掠奪性破壞發了財,以為靠金錢和暴力就能改寫歷史,確保穩坐江山,不斷砸大錢收買海外中文媒體、離間海外民運。很多人被招安了、海龜當官發財了。但歷史已經證明,中共對六四真相的懼怕使其在與人民為敵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令其腐敗成不可逆之勢;而美化姑息施暴者則是對受害者亡靈的褻瀆。

有朝一日中國大陸實現了憲政民主,六四鎮壓依然是中華民族必須銘刻在心的歷史傷痛,國人應學習猶太民族永世不忘納粹屠殺歷史的執著,以及他們持續追捕施暴者的義舉,將六四施暴者的名字銘刻在歷史恥辱柱上,以警後世。

——原载《开放》杂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