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26日星期四

长平回应泽林:多元观点不包括谎言

作者:长平


作者说明:德国之声发表泽林先生"六四是新中国历史上一次失足"、"许多中国人想要忘记六四"等观点之后,我写文章和他进行了讨论。泽林先生在最后一篇回应中,对我进行超出辩题之外的谩骂。随后德国之声宣布讨论结束,未经事先告知而拒绝发表我的回应。


在作为回应的两篇文章中,泽林先生(Frank Sieren)没有正面讨论任何一个受到质疑的问题,而是不断地变换主题,随意就若干重大政治话题给出奇怪的结论。他口口声声说"我们西方人重视证据",可是当他写下"六四是新中国历史上一次失足"、"许多中国人想要忘记六四"、"通过VPN轻松而廉价地绕过审查"、"中国人比其他地方人更热衷消费"等判断时,读者可曾看到他提供过任何一个像样的证据?

例如,他在文章中指责西方媒体"单方面夸大事实描述该事件","该事件"指的是"六四"镇压。遭到质疑以后,他在回应文章中给出的"证据"却是"'前所未有的洗脑'完全夸大事实"。这种毫无逻辑、东拉西扯的文风,让人很难一次性就他所有的观点进行辩驳,于是他可能以为自己总算说对了一些。

一点也不意外,泽林先生在最新的文章中花了一整段对我进行辩题之外的攻击和谩骂。我要告诉泽林先生,这样做不会激怒我,而只会让发表这种文章的媒体蒙羞。他竟然猜测我的写作动机是为了"引起关注",跟他在文章中阴阳怪气地说艾未未的经纪人不希望当局把护照还给他一样,这种攻击是拾人牙慧,而且十分卑鄙。我也不打算引述网络上的大量质疑,要求泽林先生解释他自己的写作动机。

"极权"、"威权"与"后极权"

泽林先生说,当今的中国社会已经开放到让他无法再将其形容成一个"极权(totalitär)社会",而是一个"威权(autoritär)社会"。他似乎不知道这是一个老掉牙的争论。这个争论不仅发生在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中国,也发生在从五十年代后期到八十年代的德国。当时人们希望将"解冻"后的苏联、东欧共产党专制和斯大林时代区分开来。现在,历史尘埃落定之后,将东德称为"极权国家"已经是一种社会共识。

假如德国统一社会党(SED)统治东德期间导致数千万人非正常死亡,并用坦克和机枪血腥镇压了抗议运动,至今还大权在握、残酷打击任何敢于挑战其权力的人,我相信人们对它的评价只会更坏,即便伴随着以人权和环境为代价的经济改善。

需要将中共历史前后三十年加以区分时,中国政治学者多采用"后极权主义(post-totalitarianism)"而不是"威权主义(authoritarianism)"来描述。后者更多用来表示一种妥协或者合作的政治态度。

谁禁止人们遗忘"六四"了?

我对泽林先生用什么概念来描述中共政权没有兴趣——还有知名学者认为"极权主义"也不适合用来描述纳粹政权呢——但是,他应该学会不要在文章中编造事实。不加论证的随意观点还可以用价值多元来辩解,事实错误则关系到写作的基本伦理了。

例如,泽林先生认为,尽管获取多元信息"需要面对重重阻碍",但是"通过VPN,人们能够轻松而廉价地绕过审查"。且不说这个句子前后矛盾,其所述也不符合事实。VPN往往会因"防火长城(GFW)"的升级而失效,而且经常受到干扰,甚至会给用户带来危险。中共也会将病毒伪装成流行的"翻墙"软件,用户安装之后,电脑就会被劫持或者崩溃。同时也不能忽视禁忌带来的心理影响。哪怕VPN免费赠送,很多人也不愿意使用,因为他们认为那是政府不允许做的事情。

不仅如此,泽林先生还完全虚构事实。例如,他说"现在每个人都能清楚地看到他和我的立场有什么区别:是的,我确实认为我们不再搞'连坐'是件好事"。请问我在什么时候说过连坐是件好事,怎么就成了我们之间的立场区别?泽林先生一再呼吁不要对中共连坐,请问谁对中共连坐了?作为一种法律惩罚,个人又如何对一个政权或者当权者连坐? 事实是,中共至今滥用法律施行连坐,不然维权律师浦志强先生的律师及朋友为何被抓,异议人士张林的孩子为什么上不了学?泽林先生对连坐念兹在兹,非常期待您就这些事实发表意见。

泽林先生反复重复的主要观点"就像不能禁止纪念一样,人们也不能禁止遗忘",也是建立在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事实之上——请问谁在禁止、又如何禁止人们遗忘"六四"了?

"他者化"是一种洗脑手段

泽林先生一再宣称"我们西方人"在举证和判决上与中国人不同,"比如说,当一位法官在取证结束后判定一次杀人案是过失杀人,而不是蓄意谋杀的话,那么这起谋杀起诉的结果就会变成对过失杀人的判决"。这也是对中国法律、法学和民众法律意识的无知,因为它在中国早已经成为常识。胡乱判决那是执法者枉法,而不是法律与观念上的不同。

明明相同的地方,却硬要作出区分,在《洗脑:思想控制的科学》(Brainwashing: the science of thought control)一书的作者、牛津大学教授凯瑟琳•泰勒(Kathleen Taylor)看来,这种谎言叫做"他者化"(otherisation),是一种常见的洗脑手段。这也是中共坚持说中国人(文化)对民主自由的要求与西方不同的原因。

我想总结一下:我坚决支持观点多元,但是像泽林先生这种编造事实、逻辑混乱而且跌破伦理底线的文章,显然不在此列。

请参考作者此前发表的两篇文章——

中文:
"六四"屠杀不是中共"一时失足"
没有纪念权利,谈何遗忘自由?

德文:
Das Massaker vom 4. Juni 1989 war kein Ausrutscher
Recht auf Erinnern kommt zuerst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