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25日星期三

康春女:憶六四,重讀趙紫陽

眨眼的工夫,「六四」又來了,它是黨國心中拔不掉的一根刺。黨國政府雖然一再強調「平定那場暴亂是正確的」,但老百姓則篤信「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你如果自信當年做了正義之舉,幹嘛每年這個時間一到就急赤白臉,不是抓這個,就是趕那個?憑幾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太太發發牢騷,就能把當今動不動就要和世界強國美國一決雌雄的黨國政府搞得這麼緊張,非得把人家變成馬航MH370那樣失聯了!看來這個「強」和國家大多數東西一樣都是假的,像某些糖尿病人的「胖」一樣, 都是「虛」的,因為那是病態!

二十五年過去了,筆者從當年在天安門廣場參加示威的一個普通學生,到了正向半百衝刺的中年人。按中國人均壽命七十一歲計算,已走完了人生的三分之二,這些年經歷過的許多喜怒哀樂都漸漸淡漠和遠去,唯有「六四」的一切仍像發生在昨天。想起那些因此而命運完全被改變了,或沒有活到今天的同學,我們這些命大並能夠離開的倖存者只是苟活而已。在一個人命有如草芥的國度,不用說我們這類平民,就算是一人之下,億人之上的國家總理和共產黨的總書記又怎樣,不也沒經過任何法律程式,就被隨便、粗暴地被自己的黨囚禁在家裡十六年之久嗎!這種荒唐的事你能去和誰說呢?

最近又重讀了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改革歷程》,我為中國百姓失去了這麼一位難得的領袖而感到無限地悲哀,如果他能在位多幾年,我相信中國的人權狀況、民主進程會因為他的開明和對普通百姓的同情心,而與現在無數貪官無休止地欺、榨百姓的血汗情形非常不同。北京曾有「胡耀邦的良心,趙紫陽的頭腦,鄧小平的手段」這一說。很遺憾,中國是一個利用毒辣手段才能成功上位的國家,良心和頭腦在這個不尊重契約、沒有誠信的國度根本就是糞土。

我希望所有的中國人都能有機會讀到這本難得的好書,因為作者向我們百姓開啟了一扇窗口,使我們有機會窺見那幾個高高在上,統治我們的最高領導人在決定百姓生死攸關的不同態度。八九年的那場學生運動,從一開始就看出國家的總書記趙紫陽和國家隱形真正大老闆鄧小平的分歧。趙認為「學生悼念胡耀邦,是合法和正常的」。而鄧卻說「這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趙說「學生提出的要求是反對腐敗、要求民主,應該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通過各界協商對話,找出解決的方案,進一步推進改革。」而鄧認為「不能向學生讓步,應該調集軍隊,首都必須戒嚴。」從鄧這位當年真正的黨國「老闆」對學生的態度,已注定了最終血腥的結局。

趙作為當時的黨總書記認為「黨應該順應民意,服從民意」。而堅信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鄧卻堅信「黨不可以向老百姓示弱,民意必須服從黨的領導」。出現不同意見對其他黨是正常的(除了北韓的金家黨),但在中國必須要用武力解決,槍桿子在黨的手裡,黨可以對任何反對者以槍砲還擊。由於黨對自己殘酷的絕對統治極其缺乏信心,因此覺得有必要把十幾億民眾當成奴隸而加以管制。趙紫陽先生對民眾慈善的態度正是這個黨統治國家的大忌。中國的歷史上,善良的人最終一向沒有好報。不管是國家上層領導者還是街上扶起摔倒老太太的普通中學生。這一點,黨國做到了「一視同仁」。

每當看到、想到二十一世紀的中國大陸仍把「反黨,反社會主義」當成一個人的罪名就覺得無聊和可笑,也為生活在那種環境中的民眾感到悲哀。如果一個黨怕人民反對,說明你幹了太多壞事,自己心裡有鬼,沒有自信,不是嗎?筆者曾在北歐兩個國家居住生活過,說那幾個國家是社會主義我絕對同意,說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純屬愚人節的新聞。中國最多不過是一個偽社會主義國家,假的東西是需要反對的,否則人們會失去對真東西的鑒別能力!

《改革歷程》讓我們看到關鍵時刻真心關懷民眾的領導人的下場,也看到黨對自己手下人民沒有底線地欺騙和奴役,什麼人可以面不改色地讓自己的後代仍繼續繁衍在這種地方呢?這樣虛偽的卑鄙的現實還要延續多久呢?

——原载《开放》杂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