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13日星期五

陈方安生:北京想让香港人知道谁是主子(附《苹果日报》称北京迫使大客户撤广告)

傅才德 2014年06月13日
在英殖民政府执政的最后几年,以及1997年回归后的头四年,陈方安生(Anson Chan)一直是香港政府的第二号人物。任职期间,常有人称她为香港的"铁娘子",是亚洲最具权势的女性之一。
如今她最关心的是确保香港回归中国时的约定能得以履行,按照现行的《基本法》规定,香港人到2017年将可以自行选择该地区的行政长官。
  • 查看大图前香港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
    Victor Fraile/Reuters
    前香港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


    对香港的现任领导人以及北京政府的干涉,现年74岁的陈方安生表达了越来越多的不满,她认为北京的干涉越来越强横了。几个月前,她听闻英国的汇丰银行(HSBC)和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抽撤了在《苹果日报》的广告,而那是香港最受欢迎的报纸之一。该报称,银行是在北京的施压下做出这个决定的,报纸的批判性报道激怒了北京政府。
    在一次采访中,陈方安生谈到了她和银行高层的信件往来,以及北京政府对香港的控制。在她看来,这种控制在收紧,而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北京本来承诺香港可以保持高度自治,直到2047年。以下是经过编辑的访谈节选:
    :关于企业撤广告的事,此前中国国有企业以及和中国有业务往来的本地公司不是一直在这么做吗?
    :某种程度上讲,我不能容忍这种行为,但是能理解本地华人企业,尤其是想在中国做生意的,会被迫去接受。但像汇丰、渣打这样的国际银行若如此行事,就是在步入歧途了。下次他们再来说我们不想让你们和某些客户做生意怎么办?你也屈服吗?
    一个在全世界多数地方都有强势存在的国际银行,如果要有了这样的举动,是在向香港人传达什么样的讯息呢?这些人正在拼死抗争,希望能如实依照"一国两制"对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加以保护,维持我们当前所享有的法治以及所有的权利和自由。那些香港的普通百姓还有什么希望呢?你们这样做,其他和你们有业务往来的国家看到,又会怎么想呢?
    :银行说这些决定都是出于商业上的考量,他们在信中给出的回答,你能接受吗?
    :它们没有否认它们已经从《苹果日报》撤出广告,对不对?它们肯定没有给出我想得到的保证。
    像汇丰这样的银行,你一定要问它:'为什么要从这座城市销量最好的报纸之一撤下广告?是什么促使你们这么做的?'
    我认为这很能说明问题。首先,你没有否认存在此事。我要求你给出一个明确的保证。你没有给。这样一来我还能得出什么结论?
    :为什么中国政府要针对《苹果日报》?
    :《苹果日报》大概是仅存的一个还能保持相当独立性的报纸,敢于表达自己对北京的不满,敢于批评特区政府。现在有这个胆量的报纸已经不多了。在平面媒体甚至电视上,自我审查的情况越来越多。
    在过去,他们至少是暗地里悄悄做的。现在有一个状况让我们很担心,他们可以公然干涉,甚至都不打算掩饰了。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他们想要让你明白谁是主子。他们认为我们是无可奈何的,因为你可以看到,他们不只是对香港这样,其他很多问题也是这样处理的。他们越来越强势,因为所有人都表现出我们很需要跟你做生意、投资的样子。很不幸,有钱能使鬼推磨。
    如果你这时候选择退缩,沉默不语,你就是在怂恿他们下次给出更过分的要求。要到什么时候才会说受够了呢?
    如果银行真是做过周全的考虑,那从银行的角度,你当然需要的是一个不受约束的媒体。要做出有见地的商业决策,你需要最及时、精准的信息。一个媒体的言论可以轻易被压制,是不符合汇丰的利益的,当然也不符合股东的利益。
    中国的经济更强了,它感到自己的经济力量越来越大,他们认为可以通过这种经济力量来达到目的,那么他们就会这么做。
    :此事会怎样发展,是否和"占中"运动有关?这个运动威胁说,如果下一任行政长官选举的新规则无法达到国际标准,就会在香港市中心商业区进行静坐抗议。
    :无关的,这件事已经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而占中是他们最近新添的一个烦心事。[北京方面本周发布的《白皮书》]清楚地表明,他们打算收紧对香港的控制,他们在重新定义什么叫高度自治、港人治港。要是可以的话,他们还会重写《基本法》。
    :但民调显示北京政府正在失去香港民众的支持,尤其是年轻人。他们不担心吗?
    :目前看还没有太多担心。说到底他们就是觉得,我们指望他们的经济施舍和其他帮助,我们还是会和往常一样说,'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只能接受。'但如果他们真这么想,那就是打错算盘了,因为正如你所说,年轻一代远没有那么能忍。他们对前景非常担忧,一国两制被一点点地削弱,我们的核心价值观被侵蚀。这样下去,连法治和司法独立都会受到破坏,到了那一天,香港还有什么?在大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中,香港还能发挥怎样的作用,我们又该如何帮助我们的国家走向现代化?我们的这种角色,只有在一国两制的基础上才可以实现。
    :你是否认为占中运动加剧了紧张局势?
    :占中无疑触到了痛处。由于这边有人在挑拨,北京方面开始认为这是在公然挑战他们对香港的权威。自占中的想法提出后,他们在竭尽所能地把它妖魔化,部署反对力量,并夸大所谓的经济后果。
    :你会去支持占中吗?
    :占中的策划者已经说得很明白。这是最后的手段,只有当政府要迫使我们接受一套显然并非真普选的方案——即是说,最终结果是预先决定的,人们才会发起行动。只有那样,才会有占中。
    如果政府说他们对占中十分关切,那么是很容易避免的。你只需要做你该做的事,也就是实施真正的普选,那是北京政府向香港人民郑重承诺过的,也是写在我们的《基本法》里的。不多不少,就这一个要求。
    看到香港回归仅17年就出现如此多的状况,我个人是极为失望的,在很多方面感到痛心。50年的期限,还剩下30多年。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看用不着等到2047年,一国两制早早就会消失。
    我们一定要考虑那些别无选择的人。他们不像有的香港人那么富有,一旦情况不妙可以到别处去。对很多人来讲,他们是没得选择的。我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去做点什么,至少要遏制住这种恶化的趋势,要继续尽我们的所能。
    :你会参加占中吗?
    :我衷心希望不要发展到需要占中的地步。我的态度是:如果特区政府和北京要强迫香港人民接受一套明显虚假的普选方案,令大陆方面可以对人选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那就别怪香港人民全面动员起来。

    傅才德( 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 
    翻译:经雷

    【附录】

    《苹果日报》称北京迫使大客户撤广告

    傅才德, NEIL GOUGH 2014年06月12日
    壹传媒的所有人黎智英,壹传媒因大力倡导香港的民主自由而出名。
    Alex Hofford/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壹传媒的所有人黎智英,壹传媒因大力倡导香港的民主自由而出名。
    香港——一名媒体高管称,英国两家大银行已停止向香港最大的报纸之一投放广告。这或许表明,内地对香港拥有独立思想的新闻媒体的施压出现重大升级。
    壹传媒高管马克·西蒙(Mark Simon)说,去年年底,总部位于伦敦的汇丰银行(HSBC)和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结束了与《苹果日报》之间的长期广告关系,因为中国政府要求它们这么做。
    "现在政府给了它们业务,"西蒙在接受采访时说,"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不必像过去那样了。"
    两家银行均表示,它们的广告决定是出于商业考虑。
    政治可能在抽撤广告一事中发挥了作用的这一指控说明,通过利用其广阔国内市场所带来的力量,中国政府左右国有企业及跨国公司的行为的实力日渐增强。它还透露出,中国中央政府为了钳制相对自由的香港新闻媒体的言论,将会采取的强硬策略。作为1997年回归中国的条件的一部分,曾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能够保持高度的自治和公民自由。
    壹传媒是一家既有报纸,也有电视和互联网业务的公司,在香港和台湾均设有总部,并以大力倡导香港的民主自由而闻名。该公司的商务总监西蒙说,汇丰银行的一名代表告诉他,在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副主任杨健让汇丰银行终止这个广告关系后,该银行做出了停止投放广告的决定。
    记者无法联系到驻港联络办公室的代表,请其置评。在所有人黎智英(Jimmy Lai)的带领下,壹传媒对中央政府一直持尖锐的批评态度。比如周三,壹传媒网站上的一段动画视频对中国周二发布的一份有关香港的政策文件进行了严厉批评。名为《高度自治变北京全面管制》(High Degree of Autonomy Becomes Total Rule From Beijing)的这段视频提醒人们警惕共产党在香港的控制日益加强。
    "新一轮赤化香港行动开始了,"解说员说,"白皮书只是个开始。"
    最近几个月,曾在殖民政府担任布政司司长,并在新政府担任政务司司长的陈方安生(Anson Chan)在向相关银行询问抽撤广告一事。陈方安生一直是香港新闻媒体自由及普选权的倡导者。(上述两个职位皆为香港的二号官职。)
    在《纽约时报》查阅的信件中,两家银行的高管在给陈方安生的回信中强调,广告决定是出于商业考虑。但两家银行均未反驳西蒙的观点,即结束广告关系的决定是出于政治动机。"他们肯定没有给出我想得到的保证,"陈方安生说。
    "像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这样的跨国银行,如果这么做,就是走上一个很滑的下坡路,"陈方安生在接受采访时说,"下次他们打电话来说我们不想让你们和某些客户做生意怎么办?你也屈服吗?"
    对内地持批评态度的香港媒体机构表示,多年来中央政府一直向广告客户施压,要求它们撤出赞助。但在那些案例中,政府的目标都是中国企业,许多还是国企,它们除了服从北京的旨意外别无选择。
    今年1月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当时,《南华早报》(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的一篇报道称,《AM730》的创始人施永青(Shih Wing-ching)在接受电台采访时说,北京向"内地支持的公司"施压,要求它们停止在该报投放广告。《AM730》是香港的免费报纸之一。
    截至去年,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一直跻身于壹传媒最大的几家金融广告客户之中。失去这两个客户后,在香港上市的壹传媒元气大伤。西蒙说,2013年,在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的支出分别于8月和12月结束前,两家银行合计在壹传媒投入了360万美元(约合2240万人民币)广告费用。自那以后,两家银行均未再在壹传媒投放广告。
    "我们有关市场营销部署的决策制定是建立在商业考量的基础上的,牵涉到相关活动的目的,以及目标受众人群,"汇丰银行驻香港发言人加雷思· 休伊特(Gareth Hewett)在一份声明中说。
    渣打银行女发言人加布里尔·关(Gabriel Kwan)表示,"这是个市场决定。"
    香港中文报纸《明报》的经营部门总经理亚历克斯·柯(Alex Ko)表示,香港的报纸广告市场在小幅收缩,但幅度小于美国等其他市场。
    他说《明报》未曾受到政治压力的影响,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依然是该报的广告客户。"除商业考虑外,我觉得没有其他任何原因,"他提及广告投放量时说。
    他表示,在香港,互联网的增长削弱了平面媒体的发行量和广告。他说,香港有12家付费报纸和4家免费报纸。
    "广告稍微有些下滑,"亚历克斯·柯说。但在香港,"报纸市场和广告市场的下跌没有在西方国家那么严重"。
    他接着说:"在香港,商业考虑依然是最重要的。"他拒绝就有关《苹果日报》因为政治压力而失去广告客户的报道发表评论。
    他表示,许多大公司是通过主要的广告公司订购广告的。他说,"我们的确相信它们的专业素养,会协助客户将广告投放到合适的媒体上。"
    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的广告不仅涉及壹传媒的旗舰报纸《苹果日报》的纸质版,还包括杂志和互联网广告。证券交易文件显示,《苹果日报》的网站是香港访问量最大的网站之一,每天有150万唯一用户。这两家银行在香港持有大量零售和交易业务,以它们名字命名的摩天大楼均矗立在香港中央商业区的中心地带。
    汇丰银行的英文缩写HSBC中的"H"代表香港,"S"代表上海。十多年前,作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的条件,制约外国银行的规定放松。自那以后,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一直在中国内地扩张。汇丰银行还将数千名所谓的后勤员工安排到了内地。
    西蒙说,去年,香港本地的两个广告客户东亚银行和汇丰银行的子银行恒生银行,大约与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同时停止了广告的投放。
    《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报道了西蒙的指责。西蒙发表这些指责之际,内地对香港经济和政治事务的侵蚀性影响,以及记者遇袭事件的增加在香港引发的担忧日渐升级。
    今年4月公布的一项民调发现,大部分香港民众不喜欢北京的中央政府处理与香港之间的关系的方式,这是十年来的首次。
    今年2月,《明报》前总编刘进图(Kevin Lau)被手持菜刀的行凶者袭击。这起事件发生的前一个月,他被排挤出了《明报》。菜刀是香港有组织犯罪团伙喜欢选择的武器。刘进图在袭击中身受重伤,现在还在康复中。
    去年6月,一辆车撞向黎智英位于香港的家的大门,现场留下了一把斧头和一把刀。在同月的另外两起独立事件中,数千份《苹果日报》被纵火烧毁。该公司在一段动画视频中详细记述了相关事件。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
    储百亮(Chris Buckley)对本文有报道贡献,Alan Wong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纽约时报,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