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15日星期日

张伦:八九民运的诉求与今日中国

图:1989年5月15日逾3萬名知識界人士遊行声援绝食学生。


时光上八九在远去,但八九的诉求却一天没有离开,相反更深层地植根今日中国的历史进程。不论以何种形式,只要这些诉求一天没有得到很好的实现,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紧张就不可能得到有效的缓解,中国就永远谈不上什么真正的崛起。

我们有必要重温八九的诉求
今年是八九运动发生二十五周年。四分之一世纪过去,受中国官方的宣传,一些人对八九运动包括"六四"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些什么样的诉求有些模糊不清。也有些人习惯性地将八九运动的诉求简化为要求民主和自由,这自然是对的,八九民运的主体诉求当然是民主和自由,是希望在中国建设一个更加文明人道、具有民主、自由和法治的国家。但需要记起的是:八九运动的诉求也是多层面的,也有一些与当时的社会需求,社会氛围相联的具体诉求。而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具体的诉求更加直接地打动了人心,引起社会广泛的共鸣和参与。今天,在纪念八九这场伟大运动的时候,或许我们有必要重温八九的诉求,不仅是为历史的记忆,也是为更好地捍卫八九运动,以此来对照现实,提醒世人——回应八九的诉求,不仅是一个还历史公正的问题,更是一个中国要迈向未来无法回避、不能不面对的现实课题。
概括起来,从胡耀邦去世后各院校的标语,大小字报提出各种不同的诉求,到4月18日经王丹宣布的7点要求,八九运动前期的一些具体诉求基本成型,主要围绕如下几个方面:1,正确评价胡耀邦的功过,肯定其提倡的"宽松""民主""自由""和谐"的主张;2,彻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为在运动中蒙受不白之冤的知识分子平反;3,领导人及其家属公布财产收入,反对贪污腐败;4,允许民间办报,新闻自由,实行言论自由;5,增加教育经费,提高知识分子的生活;6,取消北京市政府有关游行禁令的十条;7,对政府领导人实行问责,对部分领导人通过民主形式实行改选。此外,在北京的学生提出过还有"正确评价此次学运""修改宪法,取消反革命罪"等要求。

绝食后学运诉求简化到只有两条
在外地,受北京学生的影响,除上诉这些诉求外,还有学生陆续就宪法中"取消四项基本原则",降低"中共党组织在大学的领导""取消政治课等党化教育""改善人大制度,提升民主党派的作用""学术研究包括政治学术研究自由""特赦政治犯,给不同政见者以应有的尊重""整顿官倒"等提出诉求。4月21日,包遵信、北岛、苏晓康等知识分子的公开信回应学生的要求,提出要继承胡耀邦遗志,加速民主化建设和政治体制改革,根治腐败,减少社会不公;各级领导人要实行责任制;落实宪法规定的各种言论,出版,新闻自由等主张。
"四二六"社论出台后,运动的诉求增加了要求撤销社论对学生搞动乱的指责,官方要真诚平等对话等两个新要求。同时,反特权,遏制物价等民生的议题也随着运动的扩大和社会各界的不断参与而出现。一方面是学生的策略,不想给保守派以镇压的借口;另一方面也确实反映着经过十年富有成效的改革后国人希望中共能继续推动改革的心理,"拥护改革""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等提法也多次在学生的游行中出现。此外,希望学生的自治组织能按宪法规定的权利得到认可,也是许多参与者的一个希望。绝食后,整个学生运动依然保持着和平理性的基调,但诉求更简化到只有两条"要求政府真诚对话""要求公正评价这场学运,肯定这是场爱国民主学生运动"。直至屠杀,基本上这两点成为后期运动的主要诉求。
上述诉求归纳起来有这样几类。一类涉及对具体的历史事件和人物如"清除精神污染""反自由化"和对胡耀邦的评价。一类涉及根本政治制度的改革如修宪、人大制度改革和公民的言论,出版,新闻,学术,结社包括对官员的选举,监督的权利的维护等。再有一类就是与此相关的反腐败,反特权,增加社会公正,领导财产公开、取消十条等制度性改革诉求。最后一类是比较具体,带有当时历史环境和运动自身过程特点的诉求,如遏制物价,提高教育经费,改善知识分子生活,给运动正名与政府对话等。

回到被中断的历史断裂点再出发

所有这些诉求包括争取诉求得到实现的手段,不仅当时合情合理,且本身符合八二宪法,绝大部分今天看来也依然是中国当下急迫有待解决的重大问题。虽然,平反"清除精神污染""反自由化"运动中受迫害人士的诉求已被"平反八九"取代,知识分子生活也因经济的发展和"六四"后官方实施的收买政策而大幅改善,物价亦在有效控制范围内。但除此之外,在某种意义上讲,所有八九的诉求都是当下社会关注的问题,且因为"六四"镇压,许多相关问题恶化,当年那些诉求今天显得更加急迫需要加以解决。反腐败,社会公正,财产公开,对权力的监督,公民权利的维护,所有这些课题都尖锐地摆在社会大众和执政者面前,即使中国今日各种危机的根源,也是今天以各种形式展现的公民运动的基本诉求。
同时,也是在如何对待这些问题上,检验着官方改革的诚意。是真改还是假改,是为国家民族的未来进行改革还是出于维系一党专政,维护利益集团既得利益的修修补补。如果是前者,就不可能不真诚面对八九的诉求,回到二十五年前的那场运动,不仅要公正评价胡耀邦先生,且要公正评价赵紫阳先生的功勋,用财产公开,责任监督,新闻批评,选举等制度形式来根除腐败;以增加公民的权利为导向进行制度的更新再造;以"平反六四"为起点,重建因"六四"镇压而开始大规模丧失的社会正义,寻找民族和解之路,构筑一个能从根本上消除政治合法危机、保证民族能长治久安的政治制度。
显然,时光上八九在远去,但八九的诉求却一天没有离开,相反更深层地植根今日中国的历史进程。不论以何种形式,只要这些诉求一天没有得到很好的实现,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紧张就不可能得到有效的缓解,中国就永远谈不上什么真正的崛起。那些官方以止疼药式的方式实施的措施只能暂缓一些矛盾,却从更深层上积累着更大的危险。中国只有一途:回到被"六四"镇压中断的历史断裂点再出发,正面回应八九诉求,那样才会有真正的希望与未来。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6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