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15日星期日

猷子:六四当日成都发生了什么——地方诸侯为保官位不惜制造大规模的血腥暴力事件

在89年的天安门学运和最后当局的血腥镇压过程中,远离北京的四川出尽了风头。学生们在天安门绝食期间,四川省当局是全中国第一个省份致电中央,要求同学生对话。6月4日中共当局对学生实施武力镇压后,四川省当局又是全中国第一个(除自治区外)省份致电中央,表态支持武力镇压。同时在6月4日当日从外地调来武警,对当地学生在成都人民南路广场搭设的声援台进行武力清场。本来那个声援台只剩下了几十名学生,这个清场引发了上千学生前来支援,之后无数市民加入,使成都发生了全中国除北京外最大的暴力镇压事件。
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在89年4月15日去世,4 月16 日四川省巴塘县发生了6.7 级地震,随之而来的学运使得中共政坛也震荡起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各地的地方诸侯需要削尖脑袋把握这场震荡的脉冲走向。四川省当局的这些不寻常表现,凸显中共地方诸侯在那场政治漩涡中,难以把握方向。狗急跳墙时为了急转弯调整方向保住官位,不惜制造一场大规模的血腥暴力事件,草菅人命和焚烧大型公共财产。
时任四川省长张浩若以抗震救灾之名,躲到了震区巴塘县,并长时间驻扎在偏远落后的巴塘,以静观时局的变化,留下省委书记杨汝岱带领一些没有借口躲避的官员去应对那场政治震荡。杨汝岱是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嫡系。赵紫阳在任四川省委书记时,某日微服到一些地方县份视察,发现县委书记杨汝岱在田里同农民一起干活,杨还对一些农业问题颇有见解。赵就认为这是个有干劲的人才,从此杨汝岱就官运亨通,从县委书记一直升到了省委书记和政治局委员。
然而受赵紫阳一手提拔的杨汝岱,在这场政治震荡中并不真正关注赵紫阳的意图,而只是关注事态发展的方向以保自己的官位。
从4月中旬学运开始后,在成都也有一些学生前往省当局请愿。之后4.26社论将学运定位动乱,杨汝岱认为这就是圣旨,于是四川省当局就命令武警武力驱散请愿学生,一些学生在被驱散中受了重伤。
之后在五四纪念日时,赵紫阳对学生的爱国热情做了肯定,形势发生了变化。于是杨汝岱开始掉转方向,不断重复赵紫阳的话,要学生们"理智、冷静",并允许当时的省政府派出副省长同学生代表对话。对话后四川省委致电中央,要求中央同在北京绝食的学生对话。成了全中国第一个省份发出这样的要求。
5月19日中共宣布戒严,屠城派占了上风,而赵紫阳靠边站了。杨汝岱自知站错了队,屠城派不会轻易饶过他。他就急于要采取补救措施,以避免屠城派的惩罚。
自从中共宣布戒严后,在成都市中心的人民南路广场聚集的学生和市民开始大幅减少,交通也恢复了正常。到了6月3日,在广场的声援台所剩下的学生已经是寥寥无几。没有任何必要大动干戈。但杨汝岱从外地调来一批武警,于6月4日清晨进行所谓的清场,并封锁了广场,以响应北京的屠城行动。
由于清场过程中将现场学生带走了,众多在校学生赶赴广场,要求释放被带走的学生,而武警以棍棒殴打学生,暴力冲突就发生了。这些手持棍棒的武警在追逐学生时像疯狗一样,见人就打就杀,许多过路的市民也被打了。成都电子大学的一名女生当日正从那里路过,就被武警用棍棒活活打死,据说大多数的伤痕是在阴部。
学生和市民就用石头、砖头还击。与此同时,也有许多市民在武警集中的广场中心劝说武警官员停止这样的暴力。还有市民高喊口号,"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人民军队爱人民"。到了下午三时左右,这些武警好像听劝了,渐渐停止了暴力行动,一位武警警官还向市民和学生做了一个篮球比赛时暂停的手势。
于是许多市民就走了出来,包括妇女儿童,同武警对峙着。为了表示和平的诚意,在前面的市民坐下来了。同时大家商量,走过去同武警握手,结束这场武斗。但突然间响起了爆炸的巨响声,爆炸响了几下,人们才认识到,"人民"军队并没有和平的诚意,而是向人民发射瓦斯弹了。惊恐中人们开始逃离,一些妇女儿童被挤倒在地。
笔者当时也在现场,体验了那个瓦斯弹的滋味,不是催泪,而是令人窒息。后来听说那个瓦斯弹是国产的,没有西方国家生产的瓦斯弹那么"文雅"。同时发射时的那个巨响,把笔者的耳膜也震坏了,好长时间才恢复。
瓦斯弹后武斗继续,最后大街上涌入了成千上万的市民,这些武警不得不撤回到市政府大楼去。当晚,在市中心的人民商城被焚烧了,5日晚,附近的人民电影院也被焚烧了。尽管当局之后将这些焚烧嫁祸给"暴徒",但商城经理之后在电视上的陈述,很清楚地暗示了是当局派人烧的。他说从晚上8点多开始,来了一伙人点火烧商场,商场职工把火扑灭了。他同时向省、市政府报告了情况。之后这些人继续点火,职工继续扑灭,直到晚上11点多。他向省、市政府报告了四次情况,省、市政府的领导只表示关注,但没有任何行动。最后商场还是被烧了。
有几辆汽车被烧,当局的便衣抓捕了所有点火烧车的人,并处决了他们。但没有抓到一个点火烧商场和电影院的人,自己人嘛,就不用抓了。
之后四川省当局很快致电中央,表态支持在北京的屠城。杨汝岱在后来的大小会议上,不断攻击赵紫阳,不仅是攻击赵紫阳对学运的态度,还攻击赵的经济政策。凭借着制造这场成百上千人死伤的事件以及对恩人的出卖,他保住了官位。
人民也没有轻易屈服。在悲愤中,成都电子大学坚持给那位被无辜打死的女生开追悼会。时任的校长也参加了追悼会,他说不是以校长的省份,而是以长者的身份参加的。
25年过去了,还有一些天真的人期望中共能对六四平反。希望大家能够明白,滥杀无辜是中共维系统治最必要的手段之一。在血债越欠越多的情况下,放下屠刀就等于把自己交给民众清算。因此,中共不仅不会给六四平反,而且还会为了维持统治而继续滥杀无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