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29日星期日

《中国的出路》之99:中国的前途只能是民主(魏京生)

现在大多数人都相信,中共的下台是不可避免的。而中共的习近平集团正在严防狠打,不仅抓捕异议人士,甚至连佛教大师也不放过,试图以此来挽救即将沉没的破船。仔细观察历史可知,这就是垮台前的征兆。

现在大家关心的已经不是中共是否垮台,而是垮台之后会怎么样。多年前中共的御用文人和文化特务们已经在宣传一种论调,叫做"没有了中共谁能够治理中国"?这其实就是江泽民的亚洲特殊价值观的改进型,好像中国人除了给人家做奴隶就没有别的出路了。

遗憾的是,除了少数的种族主义者以外,没有多少人相信这一套谬论。但是大家也确实关心共产党之后谁来领导中国,或者说中国的出路在哪里。比较一致的愿望是中国应该走民主之路。但还是有很多人担心中国走不上民主之路,而是走上了别的什么邪路。

至少现在还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因为谁也不能肯定中国的变局以什么方式发生,在什么人和政治势力主导下发生。变化的过程将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结果。

中共现在害怕人们纪念八九年的大屠杀,吓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生怕在中国发生前苏联那样的和平演变。某些知识精英们也在符合中共的论调,说还是体制内改革比较好。但是相信这些谎言的人越来越少了,因为中共自己不断地声明,他们绝不会改革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这就搧了马屁精英们一记大大的耳光。

实际上八九年的模式,也就是人民请愿导致和平演变的模式,可能是代价最小的模式了。在全社会的推动下,由当时的国家领导人主动改变政治体制,没有流血,没有社会的动荡,是最便宜的体制转型。

当然了,体制转型所必须付出的代价避免不了。就像是人家已经给你打了折了,想不付一点钱就拿走货,这种好事多半不会发生。共产党的宣传把两笔不同的账搅浑了说,确实迷惑了不少的人。苏联人民显然有不同的理解,至今仍存在的俄国共产党理解得更深刻一些。

还有一种可能性被很多人所期望。这就是宫廷政变或者军事政变。社会不会因此产生动荡,经济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只是像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那样,有少数高官显宦们要付出流血的代价。这个代价也不大,而且也很公平。

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大家所担心的军阀混战,天下大乱。现在的中央权威已经接近最低点了,随时都可能发生人民起义或者地方造反。军阀政治或者必然会产生的暴民政治,对社会和经济的破坏都不可避免。那也就是要付出比苏联更大的代价。

上一个世纪的几十年的军阀混战,以及由此造成的外敌入侵,所造成的中国人民痛苦和国家衰败,至今还记忆犹新。人们担心是有道理的。为什么民主革命不能成功而走向了军阀混战呢?鲁迅先生说得贴切,就是当时的民智不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不争的前提是老百姓不知道争什么。

几十年的教育和启发,大部分的知识精英们越来越认识到该争什么了。一部分的城市居民信息灵通,也知道该争什么了。但是大多数的工矿企业和农村居民并不知道你们在争什么。甚至八九年城市里请愿的学生们也不知道在争什么,还在那儿拥护党中央下跪请愿,完全没有方向。这也是社会整体没有方向的一个原因。

辛亥革命的失败,八九年民主运动的失败,根本的原因就是民智未开,没有明确的目标。就是革命者本身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犹如盲人骑瞎马。怎么能成功呢?所以启发教育人民,造成革命的舆论,是革命成功的首要条件。

也许在革命兴起之时,会有短时间的割据状态。但是在现在的社会舆论也就是民心所向的前提下,有可能像军阀时代那样长期统治愚昧的人民吗?问题不是没有人想当土皇帝,而是没有当土皇帝的条件了。

如果有人硬要当土皇帝,他必然得不到人民的支持,会被那些顺应民意的竞争对手消灭。在全社会都希望有民主法治的环境里,大的趋势必然推动社会走向民主。那个时候就是民主大潮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割据者们自然会竞相选择民主法治,慢一点恐怕都会被淘汰。

所以悲观者们仅仅从过去的状况来评论将来,那是脱离了现在的社会实际,没有注意到最近三十年来社会思潮的变化,没有把社会心理和舆论的作用估计在内。仅仅从镇压越来越强来看问题,仍然以为中国老百姓停留在几十年前的水平上,是犯了书呆子式的错误。

民主不是十全十美的,法治也不是万能的。但它确实比专制独裁好得多。老百姓通过比较认识到了民主的优势,就很难改变了。中共现在仍然在坚持挽救专制体制,就是在给他们自己挖掘坟墓。这是习近平们不给共产党人留后路的愚蠢之处。


聆听魏京生先生的相关录音,请访问:
http://www.weijingsheng.org/RFA/RFA2014/WeiJS140520ChinaWayOut99future.mp3


(撰写于2014年5月19日。录音于2014年5月20日。自由亚洲电台播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