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3日星期二

曹长青:千秋与朝夕——写在六四25周年



六四事件25周年了。当初可能谁也不会想到,之后共产党还能存活四分之一世纪。



之前的六四周年日,我多都写些悼念文字。25年了,更应该写点什么。但今年比以往更有悲愤窒息感——鲁迅写《纪念刘和珍君》时的那种感觉。当时段祺瑞政府的三一八惨案,杀害了47个学生,鲁迅愤怒到说他活在"不是人间"的世界,那"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压得人无法喘息。我在想,如果鲁迅活到今天,面对远比三一八更野蛮、死亡人数更多的六四惨案,还能说什么?还能写什么吗?他说过,"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灭亡",鲁迅会选择怎样的"爆发"



对三一八惨案,段祺瑞政府是认罪的(通过了屠杀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的决议),首都各界在北京大学操场举行了追悼大会,鲁迅题的挽联高悬会场。仅鲁迅一个人,就写了包括《纪念刘和珍君》在内的七篇悼念学生(更是声讨杀人者)的文章。



而今天,连六四有多少人遇难,政府都拒不公布,更别说认罪、法办凶手。鲁迅时代,还能为学生开个隆重的追悼大会,而今天,中国的几百万知识分子,在中国的报刊上竟然无法发出一篇"纪念刘和珍君"



25年过去,隐蔽、悄然的屠杀从没有间断,对言论和思想的谋杀远超过100年前。三一八惨案的时代,鲁迅称之"非人间",而今天是什么?不是全然的地狱吗?



这样的中国还有希望吗?鲁迅说"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但他仍是"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因为"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鲁迅同时代的胡适,即使面对(早逝的)鲁迅所不曾见到的共产中国全面肆虐时,仍坚信"自由的中国"在人们心中!他曾以清初典故"鹦鹉救火""山中大火,鹦鹉遥见,入水濡羽,飞而洒之")来阐述,"今天正是大火的时候,我们骨头烧成灰终究是中国人,实在不忍袖手旁观。我们明知小小的翅膀上滴下的水点未必能救人,我们不过尽我们的一点微弱的力量,减少良心上的一点谴责而已。"



不仅是出于良知,曾前后在美国26年的胡适,更深知民主自由的价值是人类发展的主流。他坚信民主是"千秋",专制是"朝夕";在历史长河中,中共政权是短暂的。如果说鲁迅撕开"非人间"的黑暗,告诉国人以真实,胡适则传播"真人间"的西方民主,给中国人以信念。



中国是世界最后一个大的专制堡垒。21世纪中国人能对世界做的最大贡献其实是:炸毁这个堡垒,让民主的大潮涌进中国!思想是革命的前提。要炸毁这个"堡垒",首先要破除两点迷思:



一是所谓"没有共产党就天下大乱"。我在以往文章中说过,在苏联等原东欧国家,共产党一夜垮台了,都没有天下大乱。因为原有的行政体系起到过渡作用。中国也有省长、市长、县长、乡长等等,共产党倒台,根本不影响这个行政系统的照常运转。党组织(党领导)消失了,中国不会大乱,反而一定大好!因为一夜之间就会有一百个政党出现,在现有行政体系过渡运作下,然后就开始全国大选嘛。其实只要解除党禁、报禁,中国就会像台湾当年那样走上民主轨道。根本没那么复杂,也根本不会流血。



二是所谓"十四亿中国人啥时候能觉醒"。我要告诉你:不需要14亿人都觉醒。历史从来都不是"大多数"人民创造的(大多数永远是:你赢了,他随大流赶来给你献花鼓掌;你输了,他逃得无影无踪,不往你脑袋上踩一脚就是大大的良民了)。所以,不可指望大多数,也不必指望大多数。历史是少数的、极少数的英雄创造的!只要少数人的觉醒,少数人的努力,少数勇敢者起来反抗,成功就不仅有可能,而且是一定的。



在埃及首都的解放广场,最初抗议穆巴拉克的只有几千人。抗议活动最高潮时,全埃及有25万上街。而埃及有8500万人口,25万占不到3%。而正是这"少数人"的勇敢坚持,感动激励了整个埃及。



在乌克兰首都的"独立广场",开始时只有二千人在那里坚守,反抗亲俄总统。乌克兰人口4500万,那最初的两千名勇敢者占不到总人口的万分之一。



这些例子都清楚地表明,不用等到全体人民都觉醒,只要有少数勇敢者坚定反抗,就能震撼全国(尤其现在是网络信息传播时代)。在14亿人的中国,哪怕只有乌克兰独立广场那万分之一,就是14万人。今天,这"万分之一"涌进天安门广场,绝对会有震塌专制堡垒的力量!



我从不怀疑,14亿中国人中绝对有足够的英雄,只要他们真正醒悟:对,这碉堡必须炸掉,否则民主的大厦完全没有奠基的可能。英雄的火种在每个人心里,只要一丝火苗点到那里。而且,我更不怀疑,在科技发达到和25年前完全两重天的今天,民众的抗议迟早会起来,而万里长城阻挡信息的时代却是永不复返!在信息反映民意的巨浪下,无论中共高层领导人,还是各级军人,都绝不敢再向民众开枪。



我们赤手空拳没有武器吗?谁说的!只要人们清楚:中南海是我们的敌人。每个人手里的手机,就会立刻成为扔向中南海的手榴弹。你以为他的坦克大炮还能赢过我们吗? 睡在中南海里的人早已不信了,所以他要加固封锁信息的城墙。



有手机的人们,发一条要推翻专制城墙的信息吧,转一篇要民主选举的文章吧。这是不需要牺牲就参与炸毁专制堡垒、书写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的英雄壮举。



我们的祖先,连"鹦鹉救火"的精神都有!我们总不能没出息地自己宣称"一代不如一代"吧?更何况我们的电脑、手机绝不再是"鹦鹉翅膀沾水",居然不必冒被烧死的危险,就可以加入灭火的大潮,而且有永不停止的水源!我们处于多么千载难逢的历史时机——前面五千年的中国人没可能,后面五千年的中国人再没机会了。



六四25周年两天之后,就是盟军击败纳粹的"诺曼底登陆"70周年。今天,让我们用键盘、用手机、用网络,用这些无声的炮弹,打响解放中国的"诺曼底登陆"



抓紧扔一颗炸弹吧,伙计,为了有一天能跟孙子吹牛:知道吗,小子,你今天的自由,是老爷子白天黑夜用键盘苦敲出来的。更为了,当我们像那些硕果仅存的二战老兵们坐着轮椅,看着献花盛开的大地、欢快嬉戏的儿童,回首那改变了世界的"诺曼底登陆"、抚摸刻在丰碑上的牺牲了的战友的名字时,可以宽慰地长舒一口气:这个战场上曾经有过我,我曾经为了做自由人而战斗过……人生一场,还有什么比为自由而战更值得骄傲?!



201463日于美国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