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28日星期三

RFA六四25周年回顾(八)周锋锁专访

周峰锁
为纪念1989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和六.四事件二十五周年,自由亚洲电台邀请当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参与者,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在今天的节目里,本台记者林坪采访了89年学生领袖之一周锋锁,回顾他在六.四前后的亲身经历,展望中国未来的民主进程。

周锋锁1989年是清华大学物理系本科四年级学生,在学生运动中组建 "学运之声"广播站,并曾任北高联(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常委。

周锋锁回忆说,在参加天安门民主运动前,他曾多次参加在北京大学举办的"草地沙龙"、"民主沙龙"。当时社会上充满求新、求变的气氛,他和很多人是出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使命感,参加天安门民主运动的。

"80年代,思想的自由、开放、改变,是一个普遍的主题,在校园中也非常流行。我们普遍有一种使命感,觉得我们应该发出更多声音,促使这个国家的改变。在校园外也是这样,从79年开始就有反思、批判、求新这样一种气氛。在这种环境下,我作为一个普通学生,参与到这样一个我认为是完全自发的运动中。最后我成为北高联的常委,这是我后来被通缉的理由。在我看来,我这样的一个轨迹,其实是大部分人都有的一种心态,就是:我们是作为一个普通人,一个学生,尽自己对这个国家的责任,所以参加到这样一个运动中。"

在89年的民主运动中,北大学生最先于4月18号提出了"请愿七条"。周锋锁认为,"请愿七条"的核心是"新闻自由"和"公布官员财产、反腐败",这反映了当时民众的普遍要求。

"学生运动的诉求其实非常明确。在那个时候,第一,有一个很具体的要求,就是新闻的自由。因为大家知道,中国的新闻都是经过审查,说假话,造成这种洗脑,出现很多的弊端。所以在那个时候,有一个共识,就是要新闻的自由,这个要求在89年的运动之前,就很强烈。在运动爆发之后,就是胡耀邦死,大家开始悼念之后,有很多不同的(新闻)版本。比方说,官方的版本说学生是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操纵等等。但是对于参与的学生来讲,是觉得这是从心底里表达自己想法的一个机会。这样,一开始就在是不是真实报道这样一个事情上,跟官方有特别的冲突。所以新闻自由是很重要的一环。另一方面,民间普遍的要求就是反腐败。因为那个时候,所谓的双轨制刚刚开始,大家看到邓小平的儿子的'康华公司'用双轨制、用批条就可以挣很多的钱。而那个时候物价上涨,老百姓看到很多弊端,所以对于反腐败的要求非常强烈。这两个在我看来是最明显的,最一致的要求。"

周锋锁说,89民运中提出的"新闻自由"和"公布官员财产、反腐败",在今日中国仍有巨大感召力,也是中国实现民主的必经之路。

"现在我们看到中共它绕不开公布官员财产这一关,但是真正要公布的话,不可能把上层家族的财产全部公布,因为这样到最后就暴露了它的本质。这个是它绕不开的一个关口。现在我们也看到,在国内,像北京的新公民运动,南方的街头民主运动,他们都把公布官员财产这样一个要求到处传播。我想,在民间是有很强大的吸引力。对于这些人来讲,他们应该都知道,这个要求第一次提出来,是在89年提出来的。如果这个在中国实施,这是中国社会走向公正的很重要的一步。还有当然很重要的,就是新闻的自由。那个时候我们就写过文章,在89年的时候,我们意识到,普通民众对于反腐败的要求,和知识界、学生对于自由的要求,其实它有一个很根本的,一致的方面,就是只有一个不受控制的,一个自由的、多元的新闻,才能够保证信息的透明,才能够真正有监督。有了新闻自由之后,所谓司法的独立,这些才可以实现。89年最早把这个问题提出来,摆在那儿,这也是中国将来走向民主必经之路。"

周锋锁认为,六.四事件的发生,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

"当然我觉得这个镇压其实有很大的偶然性。现在看来,是邓小平个人通过他的家庭作出来的决定。无论是李鹏的日记,还是赵紫阳的日记,都可以看到,他没有经过所谓的党内程序,也没有经过人大的程序。而且邓小平做这些,包括军队镇压,他都是为了避免这种程序。当时把万里软禁在上海,不让他回到北京,都是为了防止程序性的解决。所以基本上现在看来是邓小平一家人做出的政变,做出的屠杀的决定。当然动机是为了保护他独裁的财富。这二十五年来基本上证明了这一点,就是这种红色家族的权力和财富,要保证绝对控制。在'四二六'社论之前,邓小平就有一个讲话,里面就提到'杀人'、'流血'。5月17号的时候,《李鹏日记》和赵紫阳的回忆录都提到,基本上是邓小平他们做出决定了,在邓小平家里开会,把别人叫去,问他们对戒严的意见等等。像这样大的一个事情,这样的决定,当然是非常偶然的。当然从另外一方面来看,这是共产集权专制政权造成的'家天下'的一个结果。就像一个封建王朝似的,它表面上有这样那样的程序,但是这些程序对于一个昏聩的老人没有任何约束性,对于家族的贪婪暴戾没有任何约束性。"

六. 四后,周锋锁遭中国政府通缉,6月13号在西安被捕,后被关入秦城监狱,没有判刑,1年后获释。出狱后,北京市政府和安全部门怕他的自由化思想影响其他学生,不许他回清华上课,把他流放到河北阳原。周锋锁91年从清华拿到大专文凭,离开了河北阳原的水泥厂,后在国内经商。他曾获得美国大学的物理专业奖学金,但中国当局拒绝发给他护照,未能成行。94年底中国当局突然又给了周锋锁护照,他在 95年1月抵达美国, 98年获得芝加哥大学MBA(商业管理硕士)学位,现在美国旧金山湾区从事投资模型研究工作。周锋锁还在2007 年与赵京共同设立了"人道中国"组织,关注中国的草根维权人士和良心犯,推动中国建立公民社会。

周锋锁认为,如今的中共政权已在民众心中彻底丧失了它道义上的合法性。

"像我也接触过很多大陆来的人,无论哪个阶层,富商、平民或者知识分子,他们的看法都是一样的:这个(政权)是必须改变的。现在大家不知道的是,怎样改变它,怎样进入下一步。但是,像这种环境的恶化、物价的高涨、正义的不得伸张,很多人都有切身感受。我想中国内部的这些人,镇压人权活动人士的人,他们可以看看周永康的下场。每次有朋友被请去喝茶,我就说,你可以跟他们讲一讲周永康、王立军,他们的老板的下场。这样一个体制,会坑害所有的人,包括共产党本身。他们对财富、对权力的迷恋,必然导致他们自己最后的毁灭。所以这个是没有别的出路的。现在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来寻找一个新的方向。"

周锋锁对中共内部自上而下的改革不抱希望,他认为中国的民主未来要靠民众自下而上的努力。
"习近平上台之前,其实我就对他有个评论。薄熙来的事情刚出来的时候,我就说,习近平和薄熙来其实是孪生子。那个时候大家对习近平的了解还很少,对薄熙来的了解比较多。因为他们那样的一代人,他们作为红色贵族,他们觉得整个国家是他们的财产,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他们基本上得到人民拥护的想法就是毛的那一套。这些我们可以看到,在习近平的身上都表现出来了,基本上也可以预测他将来的一些走向。就是,他希望以表面上的'亲民'方式,来骗取民众的支持,但是他们并不会真正的把权利给民众,不会给民众人权、选举的权利等。而且对于人权的迫害、镇压,其实比以前更厉害。比如,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在机场被绑架,几个月之后,她垂死的时候,又被送出来。这样一种屠杀是以前的继续。而且曹顺利是要去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这种公开向世界人权理念、人权组织挑战,比以往更甚,是越来越疯狂的表现。所以从这方面看,对于这个政权,我不认为会出现一个开明的领袖,或者习近平本身有任何的希望,我认为是反过来的。只能把这个路留给民间,但是民间在这种非常弱势的情况下,怎么样能够星火燎原,这是很大的一个挑战。"

周锋锁呼吁中国民众积极参与推动社会转型。

"我想说的是,自由民主、普世价值,这也是中国人所需要的、所向往的,也是可以彻底改变中国,给中国带来长治久安,带来人民福祉的最好的东西。这也需要每一个人积极的参与,需要大家尽力,而不光是在失望抱怨之中,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可做的。如果大家想知道做什么,我欢迎大家跟我联系。我的推特(twitter)帐号就是ZhouFengSuo, 现在我在推特上有2万多个follower(跟随者),很多都是从国内来的。我欢迎大家问我任何问题,也希望大家想一想: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大家要动手、动脑来改变现状。"

周锋锁说,过去25年,中国政府一直在封杀和扭曲六.四真相,令很多人只要谈到89民运,就重复官方的版本,并不知道事实的真相,也令很多人提起六.四就感到害怕、恐惧。89民运的失败,也让很多人对中国民主未来充满悲观情绪。不过,周锋锁指出,历史的演进往往不是线性的,过去的失败经验并不能作为预测未来的标准。周锋锁鼓励中国民众在极其黑暗的时刻,仍保持信心和勇气。周锋锁说,乌云肯定挡不住真正的阳光,自由民主这些人类社会的必然规律,在中国也不会是例外,希望大家共同努力,让这一天早日到来。

(记者:林坪  编辑:嘉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