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26日星期一

RFA六四25周年纪念特辑之一:苏晓康专访

苏晓康
举世震惊的六四事件已经过去25年,当年中国人的理想主义的激情,被枪弹洞穿,被坦克辗碎,中国的痛,还有中国人曾经迸发出的勇气,都被封闭进巨大的历史血痂里。曾记否,在那个大时代的聚光灯下,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国人美丽的面孔与心灵。光阴荏苒,廿五年后自由和良心离中国越来越远。

"人类与强权的斗争,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米兰.昆德拉这句名言,正是六四集体记忆的写照。本台制作的六四25周年纪念特辑,第一集播出的是苏晓康先生的专访。

苏晓康是中国著名作家、记者、电视片《河殇》总撰稿人,他是中国80年代报告文学的代表人物。89民运爆发时,他签署了《五一六声明》,提出:"导致这场政治危机的直接原因,恰恰是青年学生在这场爱国民主运动中强烈反对的腐败现象。十年改革的最大失误并非教育,而在于忽视了政治体制改革。未经根本触动的官本位、封建特权进入流通领域,才造成恶性腐败。"声明要求尊重国家的根本大法想法,要求"切实按照人民的要求,果断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废除特权,查禁官倒,消除腐败"。声明还要求当局"用现代民主政治的规则,遵从民意,顺乎潮流,将出现一个民主的稳定的中国。反之,将极可能把一个很有希望的中国引向真正动乱的深渊"。

然而宣称"一步也不能退"的中共当局,终于以六四镇压猝然终止了中国人民争取民主宪政的运动。苏晓康被指为"动乱黑手"之一,他在被全国通缉的严家祺、包遵信、陈一咨、万润南、苏晓康、王军涛、陈子明这七名知识分子中排名第五,也是唯一被全国通缉的作家。苏晓康经黄雀行动营救逃出中国,之后流亡美国至今。

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苏晓康说,八九学运准确地说,是一场大规模的政治抗议。因为当局用军队枪炮血腥镇压,事情性质就变了,它成为当代人类社会的一个重大历史事件,就像隆起的硬块。每个中国人都不能回避,必须面对它。

苏晓康认为,在北京政府的角度来说,解决六四悬案有过两次契机,第一次就是杨尚昆在晚年和蒋彦永医生的谈话中,表达过为六四正名的意愿。但以中国当时的情势,没有办法成为事实。第二次最佳时机就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那是中国经济起飞的巅峰,但胡锦涛没有这个意愿更没有魄力,他白白浪费了10年。其后中国社会矛盾的恶化,使得现在这一朝更看不到解决六四问题的希望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