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26日星期一

RFA 六四25周年纪念特辑之二:严家祺专访

严家祺

25年已横跨四分之一个世纪,在这25年光阴里,一颗种子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一辈青年已两鬓飞霜,当年走上历史前台的知识分子都已垂垂老矣。但时间的尘埃掩盖不了六四血迹,暴力谎言绞杀不了历史真相,更绞杀不了中国人不灭的良知。

六四25周年纪念特辑第二集,播出对严家祺先生的专访。严家祺是社会科学学者,曾在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工作。1979年2月在胡耀邦主持召开的"理论务虚会"上,严家祺提出"废除党和国家领导人终身制"。在80年代,严家其曾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首任所长,1986至1987年,他曾在赵紫阳领导下的"政治改革办公室"工作;六四镇压后,严家祺被当局列为被全国通缉的7名知识分子之首,他经黄雀行动营救后辗转流亡法国和美国。

在1989年的民主运动中,严家祺和包遵信发起和签署了《五一七宣言》,宣言指出:"由于独裁者掌握了无限权力,政府丧失了自己的责任,丧失了人性。这样一个不负责任和丧失人性的政府,不是共和国的政府,而是在一个独裁者权力下的政府。清王朝已灭亡七十六年了,但是,还有一位没有皇帝头衔的皇帝,一位年迈昏庸的独裁者。昨天下午,赵紫阳总书记公开宣布,中国的一切重大决策,都必须经过这位老朽的独裁者。没有这位独裁者说话,四月二十六日《人民日报》社论就无法否定。……中国人民再也不能等待独裁者来承认错误,现在,只能靠同学们自己、靠人民自己……同学们已用自己的行动来宣布,这次学潮不是动乱,而是一场在中国最后埋葬独裁、埋葬帝制的伟大爱国民主运动。"

严家祺接受专访时表示,他在纪念六四25周年时,首先想到的不是纪念那场民主运动,而是悼念六四死难者,深切怀念天安门母亲们,25年来她们忍受著无边的痛苦,看不到正义的阳光,这种痛苦还看不到尽头。

严家祺说,中国的专制主义还在延续,时代却在激变。哪怕在中国政治领域仍然千里冰封,但其他领域的自由化多元化,却是25年前不能企及的,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角度看,社会多元最终一定会反映到人民权益和话语权的多元化上来,到了一定时候,中国的转型将水到渠成。黑暗总会消褪,光明就在前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