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19日星期一

丁新之:张阳反网内幕揭秘——军队非党化思潮渐成气候(旧文回放)

网络图片



表面看来,军内的国家化思潮是军权高层利益冲突的结果,甚至是社会上政治改革诉求在军内的反映。但是,对外与对内的两种网战带来的暗中影响亦不可低估。

续广州军区副政委胡秀堂少将网络立法提案之后,四月初,陆军第四十一集团军参谋长李桥铭少将发表文章要求以前苏联为鉴,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思潮;四月中旬,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主任张阳上将在最高理论党刊《求是》上发表文章,亦称「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和国家化」。两少将一上将侧重面略有差异的说法之同一面则是抵制社会自由化新浪潮对军队的渗透,其中应以网络防堵为重点。
有可靠消息源证明:近期以来,军方明显强化了军人接触网络的限制,重要军事设施区域均设置了手机及笔记本电脑上网的信号屏蔽;军事机关的工作人员被要求写保证书,保证在家中不看国外网站、绝不接触「翻墙」软件,以及不以军人身份在微博上发言,等等。中央军委担心「网络不仅可以销蚀军队战斗力,而且还会导致军队不战而溃的后果」。

习近平在「一点零版」之下

中央军委暨党权最高层的担心不无自己的道理。在社会控制方面,中共有三大核心性权力,第一项就是军队。第二项是组织人事,但目前已经面临严重危机,以至于习近平想通过不露声色的大清新,使党员规模减少三成半——从八千二百万削减到五千一百万。第三项是宣传,该项已经完全失败,互联网的快捷传播功能打败了党控传统媒体,尤其是自媒体对贪腐的揭露与集中讨论个案,不仅让中共宣传本身没法得分,而且对中共组织人事制度的合法性予以完全否定。
正如北京一位退休高官所说:「毛时代,中共江山是三点零全控版;邓时代,是二点四强势版;江时代,是一点八戏剧版;胡时代,是一点五维持版。到了小习这里,一点零都够呛了,也说不上什么版了!」该位高官自称是最廉洁的裸官,因为到其退休五年后,老伴去世,儿孙们全让他「给轰到国外去了」。
「共产党没希望!再强大的军队也撑不住。」这位老人坦言,他的一些同龄人对最近媒体高调宣扬的反对军队国家化,表示深刻担忧。因为党代人民统帅军队本来就是个权宜之计,不合乎宪法本意,现在反过来要把权宜之计制度化,只能说明国家统治危机越来越深刻。对此,有开明的体制内人士公开表态,指出控制军队绝不等于能控制政权或者说江山永固,中国近代史上,「北洋时代,好几届都是军政府。每一任总统上台,靠的是跟随自己多年打天下的子弟兵。可是每每到了关键时刻,不是军队倒戈易帜就是士兵哗变,军政府败到了自己的子弟兵手里。」

 「中国永远追不上」之悲观

 就中共的统治策略来论,军队国家化与军队非党化实质上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党国一体决定了国家化还是党化,而非党化则不仅仅是军队指挥权的归属问题,还在于其思想实质与价值观是什么样的。两相对比,结果又回到人民还愿不愿意委托中共统帅人民军队的疑问,或者说腐败透顶的党权体系还有没有资格代人民统帅人民军队。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至少从理论上会出现在中共看来极为可怕的情形:现在的军队没必要叫人民军队,「名正言顺地归了共产党,叫党军,但不能叫国军」;人民可以自己组织新的军队,叫民军,至于党军与民军最后谁能成为国军,还要经过复杂的政治博弈来确定。
   不短时间以来,中共力求避开美国(含日本乃至于北约)的武器装备优势,打赢未来的不对称战争,即通过网络战与太空战取得胜利,因此,大规模开发网络战力就成了成本最省、隐蔽性也最好的战略选择。在对外军事技术的网络获取过程中,尽管可以每年几乎得到高达两万五千亿人民币收益(节省研发成本),但是,网战人员无不被美欧军事技术的进步速度惊得目瞪口呆,由此,「中国永远追不上」的感觉渐渐酝酿为失败情绪
再严格的保密措施与纪律规制都没法限制军人之间的跨专业交流,比如,一位网站军人要为一个技术方面的缩略语去请教军内专业翻译人员,结果谈话间就将美欧军事技术进步的速度与中国军队做对比。还有,军队失败情绪向社会传播的一大途径是网战队伍的民兵化。不少参与军方网战尤其技术情报博取的人员并非军人,而是军方从社会招募的网络黑客高手,他们对美欧技术进步更感兴趣,因此也更乐意散播「中国永远追不上」的意见。
「中国永远追不上」的意见激发了一些军事指挥人员的想法,这些人试图在军队内推动体制改革。比如,弱化政治官员的职能而提高指挥人员的权重。不幸的是,这种改革思路往往被指为非党化的思潮。

 「负面」的真正影响难判断

   近期或者说张阳发表反对军队国家化暨非党化的重头文章以来,对中共军方信心打击最大的是美国核动力航母配备了无人机。相比之下,中国的无人机还在试验阶段,飞行长度(作战半径)不及美国最新无人机,后者无需空中加油;中国无人机反雷达(隐身)功能几乎为零,而美国的航母无人机不仅隐身,而且还开发了自卫功能;中国在航母上努力试验一般战机的起飞与降落,连弹射起飞功能都没有,而美国无人机已经能在航母上靠电磁弹射起飞。
对内实施网战是军方整体网战的一部分。一方面,要拿国内攻击目标当实验靶子,如对异议人士电脑实行IP干扰而不是电脑终端植入木马;另一方面,军方要搜集社情民意做战争决策的参照项,同时又不想被党系的虚假信息所欺骗,因此,一些网战人员自然就要在混入异议群体打探消息。无论前者的间接还是后者的直接,接触民间异议对网站人员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即便网战人员表面上不会接受异议的政治主张,但在个人深层思考那里,都会对现行体制进行反省。这点实际上是胡秀堂、李桥铭、张阳为代表的军方政工人员最担心的「文化渗透」后果,且已经实际发生。
中国社会的民族主义思潮持续走低,固然有复杂的社会因素,但不可否认,对内网战带来的军方界定的「负面影响」是十分重要的一个因素。没有人能判断出未来网战真正发生时,这些「负面影响」会产生何种影响。网战主官不知道,最高军事统帅习近平也不知道。但如同前面所引体制内人士对北洋军队的解析一样,子弟兵易帜与哗变仍是改写历史的一大原因。

——原载《争鸣》杂志2013年六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