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20日星期二

彭小明:勇敢面对北京当局的德国汉学家魏劳赫和他的新书

魏劳赫博士Dr. Thomas Weyrauch
近些年来,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汉学由冷门变成了热门。中国官方威胁利诱不少汉学家为所谓的中国道路中国模式充当吹鼓手,凡是到中国去访问多有好吃好住,还有官方迎送,甚至高额奖项,孔子学院也有很多油水。 正当中国党政当局大量收买和笼络海外汉学家的时代,有些汉学家迫于淫威不得不向北京俯首帖耳,乃至曲意逢迎;在德国却有一位"不识时务",不捞好处的魏劳赫博士Dr. Thomas Weyrauch(见图)挺身而出,在报刊、电视,在学术讲坛,怒斥中国当局践踏人权、违背民主的恶行,并且著书立说,向德国和欧洲人民介绍中国人民的现代历史,介绍中国民主化的艰难历程,中国人尝试民主的样板实验基地台湾。辛亥革命百年大庆之日,他奉献了他的著作《被人忽略的中华共和国》Chinas unbeachtete Republik,副题为"百年世界史的阴影之下"。它讲述了中国人推翻帝制,走向共和,实践民主的苦难历程。凡是仅仅学过官方历史教科书,没读过信史的中国留学生和外交官员都应该把这本德文中国现代史找来读一读,里面充满了历史真实的细节和高远的境界。2014年新春,魏博士又为我们献上了一本新书《中国的民主传统》Chinas Demokratische Traditionen, 副题是"从19世纪至今日台湾"。

新书内容概要

兹将这本书的"内容概要"翻译如下,读者可以了解全书概貌:
恰恰跟广泛流行的想像相反,在今天并存于两个中国人国家间的疆界之内的文化氛围具有一种民主的传统,它不仅建立在哲学的观察之上,而且也立足在时间的经验之上。19世纪末期的君主主义的,乃至共和主义的思想先驱们已经在民主化过程中看到了中国走出落后和依赖性的出路。1907年,首次社区层面的选举已经推行。满清朝廷进一步改革的打算之所以不能付诸实践,全是因为1911年的革命已经结束了帝制。 在中华民国建立以后的1913年举行了全国性的选举,国民党作为胜选一方脱颖而出。然而军阀的势力摧毁了第一届民选的议会并且去迫害国民党的追随者。在嗣后的一些岁月里,虽然该议会得以重组,并多次重新聚会,然而却并不能行使权力,因为当时在军阀混战的情况下,中国没有中央权力。在军阀割据的条件下,因为选举十分可疑而出现了贿选议会。1928年国民党政治家蒋介石成功地至少在名义上统一了中国。尽管存在内部争斗,共产党的颠覆活动和日军的侵略,令中华民国孱弱地苟延残喘,使民主的发展步履蹒跚。尽管如此,这一个阶段对于此后的宪法形成还是具有重要的意义。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五十年处于日本殖民统治下的海岛台湾又重新回到中国的主权之下,并成为中华民国的一个省份。一个新的总督掌权的暴力专制政权在那里激起了一场暴动,肇始了一种持续了几十年的紧张关系。尽管实现了新的宪法前提,也推行了全国范围的1947年选举,中华民国重新陷入了动乱。因战争而疲惫不堪的国家成了中国共产党人轻易得手的猎获物,于1949年宣布在中国大陆成立新的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此同时,中华民国仅幸存于台湾。 
在中国大陆建立起毛泽东的极权专制政权时,亿万人民丧失生命,经济凋敝;而在台湾则通过国民大会授于权威的蒋介石总统推行了一项重要的改革,并导致了"台湾经济奇迹"。与此同时,在社区层面也进行了基层选举。这两家宪法机关的维持阻遏了行政权的完全集中,并使政府间的制衡关系成为可能,也就是说,平衡地相互监督。借此一端,重新行宪的基础得以创建,因而在70年代做好了准备,1986年得以确立。中华民国在台湾今天已是一个自由选举,行政轮替,无限制审判和保障公民权利的稳定民主体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则不是这样,中国共产党执掌政权,而其他的宪法机构只为政权装修门面。经过筛选而体制内认可的候选人在村庄和市区里被提名,在这种由党的领导从旁操作的筹备过程中,还真的煞有介事一般预设一场人民的动员,作为竞选,进行实际权力交接的过程。相反,为了维持一党专制的体制,公安机关时刻准备对付真正的民主选举。 
中华民国的民主成就,一方面凸显了中共的镇压现实,另一方面反衬出中国大陆公民的紧张状态,这种状态正在有规律地不断宣泄而出。群体骚乱在过去的岁月里无论在数量和烈度方面都有了突出的增长。因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跟1949年以前的民主成就相连接,并在台湾的现代中华民国可以找到其模式的民主突破终将指日可待。 
本书的论述还涉及到西藏、香港和澳门的发展,以及海外流亡人士圈中的民主发展。西藏港澳虽有文化上的差异存在,但都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统治的地区。在西藏,那个在1950年以前的被描述为"落后的社会"里,却早已经有过走向议会制度的开端;而流亡的西藏行政中心的民主化正是立足于这样的一个传统之中。港澳作为外来政权的殖民地,毕竟还是享 有过有限的人民参与,这种参与在千禧年到来之前不久和殖民主义行将结束的时刻愈加扩大开来。港澳两地的公民们随着并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之时便失去了大部分这些已经获得过的公民权利。 流亡海外的反对派组织现在严重地被碎片化了,但是未来肯定会赢得重大的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经济上和政治上的强大并不能遮掩潜在的骚乱在全国各地的滋长。虽然近来没有一个团体作为有组织的反对派显示出有能力去结束并替代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但是怀有民主目标的变革已成众望所归。其文化基础此时也已赫然在焉。

分说中国的五个部分

魏博士虽然对于海峡两岸的政治历史都十分稔熟,有时候甚至也提到两个中国人的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但是他依然把中国看作一个整体。其中包括大陆、台湾、港澳和西藏。并且在论述中加以具体的分析。既看到其中的文化差异,又加以相互联系的解说。对于人名、地名、党团名等译名,则一律沿用汉语拼音为基本标准,威妥玛氏拼音为辅助拼式(放在括号内),只有特别的国际历史人物如孙中山和蒋介石等为例外,继续沿用旧有通用威妥玛氏拼法。 
中国大陆的民主情况,我们都是过来人。党中央宣传说社会主义的民主是最民主的民主,实在是最笑话的笑话。搞了几十年的无差额选举,终于引进了差额选举,被吹得神乎其神。无差额的选举,能叫做选举吗?八十年代参加京沪大学生竞选的同学无不受到报复和打压。现在在民间竞选的候选人甚至被神秘地人间蒸发。一面说中国不能民主选举是因为"民众素质差",一面又限定选举只能在知识水平最低的农村基层举行,几十年都发展不到区县省的层面。而村民选举则是党政作秀,根本就隐瞒了实际是党组织的幕后操纵。1907年就进行过选举活动的天津城乡(参看插图),今天人民的水平还不及一百多年前的选民吗? 
台湾是中国人实践民主的实验室。国民党好歹还有一句承诺,在军政、训政之后,实现宪政,即民主自由。而且从五十年代开始就在乡县层面实行了基层选举。国民党外的竞选人也可以参选,甚至当选。基层选举实际上为后来蒋经国开放党禁报禁和李登辉直选奠定了基础。中国共产党按照所谓工人、农民、科技、文艺、教育、妇女、华侨、少数民族、台胞等各类身份安排的人民代表,跟人民的实际利益浑身不相干,所以每届两会,媒体闹腾得煞有介事,各地人民冷眼旁观。相比之下,台湾的地方和立法委员都是直接代表人民的代言人,为揭发高层贪污、反美牛、反核四,以及新近的反服贸奔走呼号。台湾反抗专制的经验也是大陆人民的榜样。八张犁的乱坟,绿岛的牢房,二二八纪念公园都记录了抗争的血泪,没有流血和铁窗的阶梯是登不上民主的殿堂的。 
香港和澳门主权回归中国之后,人民反而失去了不少殖民地时代的公民权利。例如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都比回归以前缩水很多。立法会的选举沿用了殖民地时代的功能界别的办法,成为中国当局控制港澳选举结果的利器。具体的办法就是利用高层的影响手段,让当地的部分行业例如卫生、建筑、教育等各界的雇主人物有权选出议员,占据一半席位,不论民间选举怎样竞选出线,总归不可能超过半数而影响立法结果。功能界别选举几乎已在全世界绝迹,只有港澳犹存。香港人民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权利。他们深知如果不坚持抗争,势必会变成内地城市一样的市民。所以每年的六四等民主纪念节日,维多利亚公园就会有几十万人民的烛光晚会,呼唤民主,抵制专制。香港的民主运动,不仅鼓舞了大陆人民的斗志,也提醒了台湾人民,提醒了太阳花运动的同学,千万不要为了眼前的优渥利益而忘记"大陆化"政治前景的陷阱。那可是港台人民万劫不复的绝境。 
作者很了解西藏是文化上跟中国汉族文化有很大差异的地区。但是从历史现状和地缘政治的角度,仍然把西藏作为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来论述,是非常现实主义的认识。作者简述了西藏1959年事件后,达赖喇嘛带领部分僧俗人民流亡印度的经历,也介绍了班禅喇嘛因为上书言事而十年身陷囹圄的悲惨遭遇,以及他1989年再次意欲批评时,神秘去世的过程。国内西藏人民的公民权利跟汉人无异,或者更加容易被怀疑有异端和不轨言行。然而达赖喇嘛在亲政以后不久就已经建议建立"体制改革委员会"。可惜还没有实施,已经发生事变,流亡出国。在达兰萨拉,流亡藏人建立了自己的领地,俨然是一个民主的小国。从基层到全体侨居印度、尼泊尔、不丹和海外侨民都进行普选。2011年选出了留美博士洛桑桑吉为藏人行政中心的总理,而且通过决议,建议让达赖喇嘛因年事已高宜当移交行政权力给行政长官。实际上正在完成政教分离的重要过程。纪律委员会则严格执行监督事务。高层如此,村落基层的许多经营管理和生活事务,也都是藏民民主议决。民主在海外藏人的生活中已经自然生根。 
作者还辟出篇幅专门介绍了流亡国外的中国民主运动。他看到的海外民主运动不仅是政治异议团体,而且包括法轮功团体。六四令海外民运团体对中共绝望,希望回归中华民国时代的1946年宪法,当然有的人则认为那部宪法虽然不错,毕竟只能未来民主宪法的草稿。作者认为,海外民运跟民国宪法的精神具有传承关系,虽然暂时被碎片化了,未来必将取得民主的胜利。 竖看中国民主的历史进程,不难看出台湾人民、港澳人民和流亡藏民都具有相当的民主素质,而且越来越强。中国人民只要进行民主实践,就会成熟老练,(市场经济不是已经有模有样了吗?)说到底,不想让人民享受民主权利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国共产党权力集团。人民一旦享受了民主,行使了权力,中共官僚资产阶级就会失去特权。这就是历史的结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