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23日星期五

维稳:比周永康更周永康(《动向》长短论)

《动向》杂志2014年5月号封面、封二

二十五年前的六四天安門血腥鎮壓,已經成為中國社會轉型難以逾越的一道坎。執政者一方面以不斷淡化的手法,包括大肆贖買精英階層,試圖全面抹殺人民的記憶;一方面又冒天下之大不韙將天安門鎮壓常態化──維穩體制。其所以要淡化,是它刻意要模糊世人對這個政權喪失了合法性的關注和追究;其所以要常態化是要靠這種方式維繫一個沒有合法性的統治。明知自己喪失了合法性,非但不反省檢討如何贏得、彌補其合法性,反而乾脆與合法性誓不兩立──硬要反其道而行之,把非法性常態化!

  中共這種精神分裂式的執政行為,造就出中國特色權貴資本主義的全面腐敗。口口聲聲不能走老路與邪路的中南海,事實上早已將中國這條巨輪駛向以走邪路的方式回復到老路的航道上:摸著石頭過河的改革,蛻變為摸著石頭不過河──進而稱自己的體制是最好的體制;一面強調要反對歷史虛無主義,一面自己大搞歷史虛無主義:宣稱不能否定中共自己「徹底否定」了的文革浩劫以及當政六十五年來的所有人禍;由此引發的貧富差距、官民對立、社會信用崩潰、富人移民和官員自殺潮、民族關係空前尖銳不斷惡化,以正規軍介入維穩、武裝軍警城市巡邏常態化為標誌,說大陸已經進入了「準內戰」也不為過。

  大陸著名記者高瑜日前第三次被抓,公開的罪名是「泄露國家機密」,大家心知肚明的是她得罪了中南海的當家人──在國際媒體上直言不諱地批評習近平。無獨有偶,幾乎在高瑜於中央電視台被示眾「認罪」的同時,香港出版人姚文田因計劃準備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一書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判處十年重刑。對此,再用政敵使絆子、故意拆台之類作辯解,已無人再信!處處以毛澤東為楷模的習近平,顯示了他絕不想給任何人對自己說三道四的雅量。

  五月三日舉行的「2014‧北京六四紀念研討會」遭到全面打壓,徐友漁、郝建、胡石根、劉荻、浦志強「五君子」被捕,形勢更加緊繃。二○○九年六‧四二十周年,在香山舉行過同樣的研討會,與會人數更多,儘管這次在私人家中舉行,對當局祭出刑事鐵腕,大家多感意外。周永康下台後,政法委降級了,依法治國成了所謂新政的口號,然而由周永康營建的維穩體制依然是現行統治模式,而且從對維權民眾的無情鎮壓和網路管控,對知識分子、專業人士鐵面打壓看,國安委要比政法委更有過之,其維穩力度比周永康更周永康。

  薄熙來下台後,我們提出要警惕中共「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政治路線」,事實的發展證明這種擔憂並非多餘。習近平大權獨攬後,其執政方式日益顯示其紅衛兵的底蘊,固執而又可笑地信奉權力至上,認為只要權力在手就掌握了真理,獨斷專行,無視民意,踐踏法制,比如用「依法治國」的名義,採取文革手段公然羞辱公民人格尊嚴、濫用罪名以「颳颱風」搞運動的形式打擊民間正義之士。網上風傳:警方已擬定了一份長達一百三十七人的黑名單,國保可以隨時對名單上的人士執行逮捕,實施所謂的社會震懾。

  中南海顯然想用鐵腕震懾為「六四」二十五周年的敏感期維穩,結果適得其反,五月三日被邀請但未成行的著名企業家王瑛和在會上提交了書面發言的作家慕容雪村,得知與會者的遭遇已經在微博上要求「自首」。更有一百多位律師勇敢地發表聯署公開聲明,要求官方必須依法辦案,立即釋放被捕人士等,呼籲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尋釁滋事」罪名展開違憲審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當人們不再懼怕的時候,種種不具合法性的威懾就有可能蛻變成一種危機。對於具有戰略眼光的政治家,危機完全可以變成一種破局的轉機,然而對於那些自以為是、剛愎自用的人,卻又可能成為災難與浩劫的導火線。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5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