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25日星期日

杨支柱:白岩松与田雪原

    白岩松说,"1998年抗洪报道,我发现无数个沿江家庭,都是三四个孩子。我在《面对面》做了一期《人口大堤防管涌》,强调超生现象。节目播完几分钟,江泽民总书记给计生委的主任张维庆打电话,接着张维庆写给我一封亲笔信,当天上午就召开全国电话会议。"(《白岩松的新闻长跑》,南方周末2014年5月22日)

    我相信白岩松见到无数家庭有三、四个孩子是事实,但是简单地描述这一现象作为中国农民1998年仍然生很多孩子的证据是完全错误的。事实上到1998年时中国大陆的总和生育率已连续几年低于1.5,属于超低 生育率了。换了欧美发达国家,政府早就被这样低的生育率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通过来自多子女家庭的孩子数量来判断育龄妇女的生育率会造成错觉。100个育龄妇女,不育的(含生理不育、育龄届满前未婚不育和丁克)和生1、2、3、4个孩子的各20个,生育率才2.0,根本不足以维持世代更替。但是从孩子的角度观察,200个孩子中有80个来自4孩家庭,有60个来自3孩家庭,40个来自2孩家庭,20个来自独生子女家庭。70%的孩子来自3孩、4孩家庭,极易给人生育率在3.0以上的错觉。

    另外很难想象白岩松能挨家挨户深入到每一间房子里去窥探,他看到的恐怕主要是在外面玩耍的孩子,这些孩子反映出来的生育率恐怕并不是1998年的,更可能是1990年的。1998年他在长江边看到的孩子大多是是1980年代后期和1990年代初出生的。中国整个1980年代的平均总和生育率高达2.39,1990年代初期长江沿岸农村地区的生育率还有2.0。

    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信息渠道并非只有央视,如果央视不做这个节目,一阵松、一阵紧的计生风暴也还是会来;但是晚来两个月,可能就有数以万计被强制堕胎的孩子得以侥幸逃生。

    然而时至今日,白岩松对于当年充当计生密探和帮凶丝毫未见悔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跟田雪原捏造事实把自己打扮成计划生育的副总设计师如出一辙。

    近年来白岩松一方面声称随着老龄化程度加深应该调整计划生育政策,博得许多反对计划生育的人的称赞;另一方面又鼓吹"失独"父母对计划生育做出了贡献,应该得到国家的优待,为国家卫计委"强化计划生育利益诱导机制"、"为计生家庭解除后顾之忧"的举措张目。白岩松这种既装开明又抱大腿的表演比田雪原还成功,几乎官民通吃。

    白岩松说,"中国计划生育的政策已经持续三十余年,它为中国的前行减少了人口爆炸的风险。但是它也为一些家庭增大了生活的风险,失独家庭正是如此,在这样的家庭中几大挑战同时存在,养老、精神疾患、返贫等等,因此个体与家庭曾经为国分忧,国家也到了该为这样的家庭分忧解难的时候。"(《我国失独家庭日益增多,面临医疗养老等困境》,腾讯网转2012年7月15日"央视新闻周刊"文章)

    "失独"父母为什么不应该享有特权,我已经连续在网上发布了《补助"失独"本质上是奖励不育》、《一些人"失独"是另一些人"超生"造成的吗?》、《药家鑫父母有权要求国家补偿"失独"损失吗?》、《"失独补偿"到底是什么货色?》等多篇文章,这里就不重复了。

    白岩松能名满中国,验证了我二十年前说过的一句愤激的话:职位越高,耻辱越大;职称越高,耻辱越大;越富有,耻辱越大;名声越大,耻辱越大——在中国大陆大抵如此。

    来源:杨支柱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