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30日星期五

胡平:习近平不是习仲勋的儿子,而是毛泽东的孙子

网络图片:习泽东


六四25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展开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维权律师以及自由派学者的严厉打压。
和以前二十多年来同期的打压相比,这一轮打压有两大特点:
1、打压面更广。正如国内一位法学院院长所说:抓捕徐友渔、郝建教授比抓捕许志永博士带给他的震惊还要大得多。
2、出手更狠。这里所说的出手更狠,不是说有更多的虐待或判更长的刑期;狠是对事由而言,私宅聚会都抓,餐馆聚餐都抓,是谓更狠。
以五君子被刑拘一事为例。浦志强、徐友渔、郝建、胡石根和刘荻无非是参加了在郝建家中举行的纪念六四研讨会,居然就被指控涉嫌"寻衅滋事罪"关进看守所,实在骇人听闻。
什么是"寻衅滋事罪"?中国刑法第293条规定:"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然而,五君子及其他数人仅仅是在私人家中举行了一次聚会,这和"寻衅滋事罪"的任何一条都毫不沾边,怎么能扣上"寻衅滋事罪"?
更何况,五年前,几乎是同样一批人,也是在六四前夕,举行过同样一次研讨会,当时并没有定罪。滕彪在推特上写到:"09年5月,'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在京举行。徐友渔、莫之许、崔卫平、郝建、徐晓、周舵、梁晓燕、秦晖、郭于华、李海、刘自立、钱理群、滕彪、田晓青、王俊秀、许医农、殷玉生、张博树、张耀杰与会。会后除了个别的被喝茶、我被停课之外,都没啥事。怀念河蟹时代的美好时光啊。"
我补充一点,2009年那次六四研讨会是在北京郊区香山饭店举行的,按说,饭店比私人住宅还多一些公共性;另外,在那次研讨会后,徐友渔还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那次都没啥事,这次却成了"寻衅滋事罪"?!
有人问,这次打压是否和恰逢六四25周年格外敏感,海外又有人号召国内人"重返天安门"有关?
我以为无关。2009年是六四20周年,按说其敏感度只会比今年更高,至少不会更低。2009年海外也大造声势,号召国内人穿白衣,到天安门广场散步。可是,2009年在香山饭店举行六四研讨会没有抓一个人,这次却一气抓了五个。
本来,有2009年的先例在,习近平大可依样画葫芦,便足以免去党内强硬派的非议,可是他偏偏走得更远,那只能证明习近平本人就很强硬;那只能证明习近平比他的前任更凶狠。
或许有人会提醒我们,1998年年底,江泽民大肆逮捕民主党人,也很凶狠;2011年2月,胡锦涛害怕中国发生茉莉花革命,刑拘了一大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也很凶狠。不过,这两件事和这次刑拘五君子还有所不同。毕竟,公开组党是民运人士向一党专制发起新挑战,而这次纪念六四研讨会只不过是重复五年前就做过的老一套。你朝前跨出一大步遭到打压,和你原地踏步就遭到打压,两者显然还是有区别的。另外,胡锦涛在2011年2月展开的那场大搜捕,是发生在阿拉伯世界茉莉花革命给全世界造成巨大冲击的背景之下,而这次习近平到处抓人却并没有类似的背景。因此我们必须说,江泽民狠,胡锦涛也狠,习近平更狠。
此前,有不少人对习近平寄予厚望,以为习近平既然是习仲勋的儿子,理当更温和、更开明,上台后又大权独揽,可以摆脱元老的掣肘,因此可望在政治改革上有大作为。然而考查习近平这些年来的种种言行,包括三个自信、七不讲、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再加上他上台以来,重弹毛泽东的群众路线、批评与自我批评一类陈词滥调,热衷于为自己搞个人崇拜,可见绝不是什么开明人物。
习近平誓言反腐败,打苍蝇也打老虎,这应是他上台来的最大亮点。但习近平的反腐败暗含重大问题。问题不在于他的反腐败有选择性,也不在于他利用反腐败搞权斗清除异己,问题在于习近平的反腐败不是依靠民意而是打压民意,可见其目的在于强化极权。这就是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讲到过的两个陷阱:"左陷极权,右陷权贵。为了压制住权贵集团,很容易走到极权的路子上去。但如果权贵占了上风,很可能又是一场对社会和民众财富进行掠夺的战争。无论哪一种,结果都不堪设想。"
作为曾经和父亲一道深受毛泽东迫害的红二代,习近平对毛泽东或许恨之入骨,但作为毛开创的红色江山的接班人,他对毛的统治术却又情有独钟,五体投地。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确实可以说,习近平不是习仲勋的儿子,而是毛泽东的孙子。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2期    2014年5月30日—6月12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