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7日星期三

鄢烈山:敬佩律师浦志强的智慧

图:浦志强每年到6月3号晚上都会到天安门广场去纪念1989年那次难忘的民主运动和血腥的"六四"事件

今年第3期《南方人物周刊》,封面人物是律师浦志强。
多年来,我一直默默地关注着他,为他担心,担心他哪天进去了。因为他一直在出头为涉嫌"诽谤罪"的疑犯辩护,打了许多保护公民言论自由权的官司,原告通常是官员和地方权势机关,这在中国是风险很高的活计。
  代理了那么多"大案"、"要案",他竟然还在外头,还可以满世界"乱说乱动"。连李庄这样树大根深的律师都一度被迫认罪、蹲过号子,而他一介平民子弟,并无后台,凭的是什么呢?
  读了《南方人物周刊》这组报道,我又从网上搜到《南都周刊》 2012年度第38期关于浦志强的特写,对他有了比较全面深入的了解。
  他的正直、善良、真诚、侠义,这些品格就不用多说了,这是他之所以成为他这类人的前提。
  我心中要解的谜是,他何以没有"进去"。从这两篇专题报道里,我找到了答案,我敬佩他的智慧。
  说到这里,我有必要先声明,我这样说,绝无贬低那些"进去"了的人的意思。第一,"法治中国"还远未建成,"进去"了的有不少是被冤的,即古话说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否则,还要浦志强们打抱不平吗?即便实行了法治,也还是可能发生错案,这就是法治国家也要有辩护律师的理由之一。第二,每个人都有选择人生道路的权利,有人愿意为追求真理与公义冲锋在前,当战士、斗士、勇士乃至烈士,那当然值得崇敬,但任何人没有权利逼别人当烈士。那些"道德宪兵"、民主"督战队员"其心不可问,其面目可疑。
浦志强非常坦率地对记者说:"我挺害怕出事,也不想出事,我只想一点点推进(自由与法治的)空间。"他说:自己可能在每一个时间节点上,都处在安全线上:第一,他与人为善,只是依据事实讲道理;第二,他有这样的资本,他不是后来学坏的,而是一向如此;第三,他代理的跟言论有关的案子,不是最迫在眉睫的威胁。——这就是审时度势的选择,有韧性,也注意自我保护。
"与人为善"、以诚待人,就是最好的自我保护手段之一,让大多数良知未泯的法官警察,在内心深处站在自己一边。报道里说,当有法警跃跃欲试想对他不利时,有警察朋友挺身而出保护他。依他的自陈,与人为善,就是有表达的愿望,也有沟通的愿望,还要有妥协的胸襟。这样县委书记、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宣传部长这些人才不会把他当敌人,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有警官问我何以老打赔钱官司,我说就是为了出名;问为啥要跟媒体说,我说那是炒作。"说前面那句话,让那些以动机质疑他、贬损他的人无言以对。这是需要底气的,绝不同于"我是流氓我怕谁"的腔调。为何这么说呢?两千年的道德说教高调,造成了很多假道学,也形成了人们爱追问动机的思维模式,而否认人求名求利的正当性。近半个多世纪,"斗私批修"、"大公无私"教育,更把伪道德的高调唱得响彻云天,即使今天我们搞市场经济以承认人们自利的正当性为前提,很多人观念上也还是转不过弯来。浦志强并不讳言自己为了出名,这些人倒被噎得张口结舌。事实上,在中国当下,司法独立没有实现,而名人效应有利于带来舆论关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狙击或减少权力干预判案,可以让办案人员在一定程度上抑制随意性,而多少会秉公而行。这也是浦志强办案为什么要借助媒体"炒作"的根本原因。任何人都不得不承认在当下中国,多一分透明,就可能多一分公正。所谓"媒体审判"现象当然不正常,可是没有媒体参与,审判却可能更不正常!这就是"国情"。
   浦志强自称"哈儿"、"哈某"(愣头青之义),说自己"懂政治、有技巧,法律稀里糊涂"。这些话里有自谦,也有自知之明,因为他的大学本科是学历史的,硕士专业是古籍研究,法律基本上算是自学成才,自考律师。在斯伟江这样科班出身的大律师看来,他的法学功底只在最稀缺常识理性和法律人良知的中国当下的司法环境里够用。但这就够了,他并未想当开山辟土的法学理论家,他从事的是法律实务。
  所以,他的"懂政治,有技巧"最重要,也确实值得自豪。
  这里有两个事例很好玩:
  2010年10月,浦志强代理的伊春光明集团董事长冯永明涉嫌贪污案开庭。冯发现曾痛殴他的检察官恰好在场旁听,就起身脱衣,要袒露被殴伤痕。浦志强高叫着"你站起来!就是你刑讯逼供了!"冲向旁听席,要把那个检察官揪出,被一群法警围住,那个检察官赶紧逃出法庭。法庭一时大乱,审判长赶忙休庭。是非曲直也就不辩自明。
  2011年5月27日,咸宁出租车罢运案开庭,浦志强和上海律师斯伟江代理此案的被告之一周彬,因帮助司机写上访材料、上网发帖,被指控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庭上,浦志强炮轰公诉人:"你代表国家支持公诉居然敢不带卷宗!你就这么当差?"抓住这样的细节,揭示检察官办案的漫不经心,实际上揭示他对公民权利的漠视态度,让他在政治上道义上先就输了。
  人们说浦志强办案有一种"气场"在。这一方面是,胸怀浩然正气,发自内心同情弱势群体,希望为那些被作践的公民找回公道和最基本的尊严;另一方面也是政治技巧的运用吧,凛凛然不可犯,不战而屈人之兵。
  我敬佩浦志强,为什么单提"智慧"一词?
  "智慧"一词是借用佛教观念。智慧,是佛门最看重的。佛门不是讲道德,而是讲"觉悟"。"觉悟"就是醒悟,是能参透宇宙和人性,能了悟和超脱生死……所以,佛门就重的是"慧根"。这里说的智慧,绝不是小聪明,而是信仰,是悟性,当然也包括慈悲为怀等为人处世之道。
  浦志强的智慧,一是有信仰或者说信念,崇奉公平正义,坚守良知;二是有恻隐之心,既同情弱者,也洞悉人性的弱点而对所有人心怀悲悯,这样与人为善就不止是减少对抗的策略,而是出于本心。这些都与"小聪明"不同,更与阴谋诡计不相干。
  智慧是见识,也是人品、心地。
附南都周刊报道
  2013/01/24

http://m.blog.sina.com.cn/s/blog_467a62230102edfc.html#page=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