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22日星期四

王德邦:留存历史,期待真相——八九民主运动反思

八九爱国民主运动至今已经二十五周年。那场深刻影响中国与世界历史的运动究竟是怎么回事?至今可以说仍然有着许多待解之谜。作为当年那场爱国民主运动的直接参与者,二十五来我一直在思考、求索其中的原委。随着一些偶然的机缘,我有幸了解到那场运动中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或者为外界所忽视的细节,这对拆解那场运动的谜团无疑会提供某种帮助。虽然现在将这些材料公之于众,可能会给自己或相关人带来麻烦,甚至会有失去自由或生命的危险,这也是我多年来有所顾忌的原因,但面对当年长卧于长安街头的英灵,面对那些失去孩子而苦苦企盼讨还公道的母亲的眼睛,以及近年来不断传出"六四"难属带着遗恨离世甚至自杀的噩耗,我实在没有再等待下去的理由了。我今天将这些深藏于心的材料公之于众,就是为了给明天调查"六四"真相,还原历史本来面目,解开历史谜团,提供几点资鉴。

一、1989年4月22日长沙打砸抢事件黑幕

经历过1989年春夏那场民主运动的人士一定记得,4月22日是中共前总书记,体制内开明改革派代表人物胡耀邦先生追悼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日子。当时,北京十几万大学生于4月21日晚上在北京师范大学聚集,随后前往天安门前送别胡耀邦先生。

经过几十里步行赶到天安门前的学生,在天安门广场静候一夜后,井然有序地等待相隔咫尺的人民大会堂中追悼会召开。虽然学生向当局提出派代表参加胡耀邦追悼会的要求被拒绝,学生中的三位代表到人民大会堂东台阶跪递请愿书被无视,但学生始终保持着克制,没有出现什么混乱。大家噙着泪水在天安门默默送别了心中敬仰的胡耀邦先生。

然而,远在千里外的长沙,4月22日当天却发生了罕见的打砸抢烧事件。这件事如果仅仅是地方一般社会性骚乱事件,那也就罢了,但当时全国各大媒体连日作为重大新闻的报道,显示着这不是件一般性的事件。各种报道也一再在将这件骚乱与纪念耀邦活动建立起联系,并且事实上后来成为将八九民主运动定性为动乱甚至暴乱的一种最早的证据。

让人奇怪的是,1989年4月22日后对长沙骚乱事件广泛报道的消息,现在到网络上搜索几乎难觅踪迹,除了下面这则简之又简的《中国年鉴全文数据库》中还保持的一点记录,别的就再也找不到了。具体记录是如下两句话:"
湖南电视台与省有关部门密切配合,对事件的发生与平息作了及时、准确、连续的报道,对于制止动乱,稳定社会起了积极作用。图为记者在火车站采访被歹徒打伤的过路旅客。""1989年4月22日;
长沙发生震惊全国的'4•22'打砸抢事件"。(http://elib.cnki.net/grid2008/detailcyfd.aspx?DBName=CYFD2007&FileName=N2007010033000020

当年那么高密度大范围报道的长沙"4.22"打砸抢烧事件,怎么今天难觅踪影?这本身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如果说当年因为没有互联网,但为什么当年那些所谓"平暴"社论与报道却至今仍铺天盖地充斥于网络?而"长沙事件"作为当年定性八九民主运动为"动乱"的最早证据(甚至"4.26社论也直指"在西安、长沙发生了一些不法分子打、砸、抢、烧的严重事件"。
并以此作为将纪念活动定性动乱的重要依据。http://baike.baidu.com/link?url=nvz5JCXEjH4O1Ka-SUm3kZ5ddn-HBFE6cMt2Rm7zTj6zHz8j2mlbLmtssFQWCcJ0v-Zt9l27fkKgRpACrzC4F_)却如此无声地藏匿起来,其中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原由?对于北京纪念耀邦活动的井然有序与长沙暴发的打砸抢烧究竟有什么联系?怎么会将这两件事扯到一块,并且还作为八九动乱的证据,这其中意味着什么?说实在的,当年我就对此心存疑惑,但苦于没有任何第一手材料,更无法前往实地深入调查,而只能搁置于心。

带着这份疑惑,在时过19年后的2008年8月,我到长沙巧遇一位当地市民(由于特殊原因,在此请原谅我隐去他的姓名,但我随时可以找到此人出来就此作证),在吃饭闲聊时,谈起了1989年那场民主运动,当时该先生说出一段让我极为震惊的往事。

该先生说:1989年4月22日,我在长沙火车站对面大街,就是当天发生打砸抢烧事件的那条街,正好碰到一个在那街开皮鞋门店的朋友,于是我们就在他店前聊起天来。这时忽然有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手上拧着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些东西,匆匆从街前赶过,其中一位约30岁左右的男人还将正在聊天的我的朋友碰了一下,于是我们就问那人如此匆忙要干么去?那人停下应和了我们几句,回头又快步赶向他们一同来的人。过了一会,忽然前面出现骚动,传来有人抢劫、打砸商店的叫喊声。于是我就跟开店朋友想马上关门避祸,结果还没有来得及掩上门,一批身手敏捷,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人冲入了店来,抢走了一些皮鞋,打砸了几下,就很快向其他店面冲去。让我们惊奇的是,那群人中就有刚才路过我们店面而顺便答了几句的那位。如果说这是匆忙瞬间可能看走眼的话。那么接下去的一幕让我更惊讶。

由于发生了打砸抢烧事件,很快大街两端被赶来的警察封锁,街上的人全部被分别带到附近的一些派出所或公安分局中。我与开店朋友也被带到了一个派出所中。当我们在派出所院中等待作笔录时,我发现在街上碰到的那位黑衣男子,只是此时那人已经换了便装。过了一会笔录时,我亲眼见那人居然是问话的警察。于是我当场就问他怎么会在这里?那人当时也似有点吃惊,但马上说是来找一个朋友,说着就出去了,一会进来另一名问话警察。几小时后我被释放出来,对那个黑衣人的疑团让我久久不得其解,于是随后几天我借故几次到那派出所中去,果然又不止一次见到那人,虽然多半见他穿着便衣,但也碰到过他穿警服的一次。我还从侧面问过别人,得到那人就是该处警察,且还是个什么小头目的答复。

过后回忆4月22日那天在街头发生的打砸抢事件,感觉是早有准备且重在造势的一次骚乱,那天抢劫其实只是一些街头混混侵乱所为,而冲击店面,打砸物品那批主要闹事的人,显然行动目标并不在物品上,而在造出声势上,因为他们快速扫荡破坏那些铺面,并没有以劫掠物品为目的。而烧了几间门店,也肯定是有人事先带去了燃烧物,如汽油等。我就怀疑当时我与朋友碰到的那几位黑衣人手上提的塑料袋中是燃烧物品,否则不会那么轻易将一些鞋子当街引燃而不能轻易扑灭。另外当然碰巧我又遇到了其中一位参与打砸抢烧者,而他居然是位警察。

听到该先生陈述此情况,我反复追问了他对那位警察身份的认定情况。该先生极其肯定自己的结论,并且说自己近二十年来也一直困惑不解,为什么警察要穿便衣制造这么桩事件?但反复思考后的结论就是:要为八九镇压制造口实!然而,问题是4月22日难道就有人预见到后来事态的演化?就为后来镇压作着准备了?对此我显然是不能认同的!我相信这个世界没有那种未卜先知者。但是在经过多年,我反复回顾琢磨后,渐渐认识到长沙事件里面蕴含黑幕远比为八九定性与镇压提供口实要深且暗。

二、6月2日、3日北京街头异象

八九民主运动进行到当年6月2日、3日,我在北师大接到几次从天安门回去的同学反映在人民大会堂前看到的情况。他们说,2号、3号都有从人民大会堂涌出的大批武警,但遭到在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与市民的围堵,武警只好集中在人民大会堂门口或墙边。让人奇怪的是,围堵武警的那些学生与市民中,有背着黄布包身穿白衬衫的不象普通市民的人,这些人包中居然放着石头,且常乘学生市民与武警对峙出现骚动时,偷偷从人群中乘乱向武警扔击石头。听到这个情况,我当然非常警觉,感到事态要激化扩大,但苦于当时学生市民基本处于失控状态,没有什么有效的机构能协调大家行动。后来我找到学校自治会中一名年岁较大,在部队工作过的同学谈起这个情况,他说基本可以肯定那些背包的是军人,他们换装成市民,混在人群中攻击武警,制造冲突,激化矛盾,为可能到来的镇压提供依据。因为,一般市民不会背那种黄布包,那基本是军人使用的包,另外一般学生市民不会事先在包中准备石头,那显然是有备而来。还有这种情况不是偶然一次或一人,而是出现多次与多人,这都显示是有组织有准备的一种行动。听着该同学的分析,我深感与自己的猜测吻合,于是心中更为焦虑。

同样让我震惊的还有,6月2日、3日,先后在北京多地出现军人开车拉武器入城,在遭到市民与学生拦截后,主动弃车而走,将武器遗留在车上,任由市民学生处置。这种情况显然与军人行为准则极不相符。好在市民学生当时高度自觉自律,出现主动将军车保护起来,等待警察前去处置的极其和平理性情况。这种主动遗弃枪支情况,其中究竟为了什么,现在虽然仍难以准确解答,但过后从所谓平暴的各种报道上,反复看到说市民学生拦截抢夺武器的说词,相信这客观上是在为定性暴乱凑证据。

三、装甲车中烧死军人的真相

随着"六四屠杀",北京高校陷入恐怖之中,我在学校几位自治会同仁的建议下于6月5日离开学校前往军博附近的一老乡家暂避。由于老乡家住的是集体式楼房,就是一层有很多单间,有家属的一户就住一间,楼层有过道相通,每层共用厕所、水房的那种。6月6日晚上新闻联播时,整个楼层关注北京事态的住户都挤到一家有彩电的房中看新闻,这可能是当时北京乃至全国最牵动神经的事。当新闻中播出烧死装甲车中6名军人时,在场观看的四五个人当场就议论纷纷,说那明明是装甲车6月4日凌晨跑得太快,也跑得太远,机体发热,在长安街军博附近(但奇怪的是后来我查资料报道说是在翠微路口,那显然与当时在场看到的人所说地点有出入。当然不排除有关方面故意变换地点,以避开民众对此的质疑)撞到了街边上的铁架栏杆,冲上了街边的隔离墙,结果一下翻了过来,军人无法及时爬出来,车就因发热渗油而自动燃烧,将困在里面的几人烧死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都表示当时几人就在相隔十几米的现场,看得一清二楚。怎么一下变成了新闻中暴徒将军人烧死事件?大家议论着,都很气愤。值得特别指出的是,这些住户都是军队转业人员,他们对军械装备其实很熟,又恰巧就在现场。据他们说当时在现场亲眼看到这个情况的有上百人。

另外,当年6月6日后,新闻联播中一再播出长安街头大批军车被焚烧的镜头,也遭到在场观看新闻人员的质疑,其中有几个人均表示自己前两天都路过长安街(因为他们就住在长安街边上,到长安街也就是百十来米,每日生活工作均需路过长安街),亲眼看到军人将停靠在街头的车烧毁。当时他们还以为是军车报废了的处理方式,但没想到成为新闻里市民学生烧车的证据。

四、黑爪微痕,鬼影重重

八九民主运动无论是在进行当中还是在之后多年,有几方面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其一、"4.26社论"为什么要出台?我作为当时大学生,非常真切地感到学生因为纪念耀邦递交请愿遭拒而引起的气愤,其实到4月24日、25日后已渐趋平息,虽然有人呼吁起来罢课,但应者不多,只有极少数平日也不上课的人在以罢课为名而已。随着学生情绪慢慢宣泄,只要再过几天,让负责学生工作的班主任动员一下,学校完全恢复正常教学是肯定没问题的。但诡异的是,就是在这学校正在逐步恢复正常教学关口,忽然出台了个"4.26社论",这将原本平息的事态一下激化到极点,直接导致"4.27大游行"及之后的大罢课,乃至最后整个事态演化。
为什么在这种关口出台这种完全点火式的社论?难道统治集团中竟缺少基本对民情的研判而作出这种愚蠢的事?当然事情不是个愚蠢所能表达的,其中黑幕远超乎想像。

其二、赵紫阳先生访朝回来后,借五四接待世行代表讲话中肯定了学生诉求,并且已经间接对"4.26社论"作出纠正。这时学生情绪又得到平复,事态转向缓和。如果当时采取一些切实的对话措施,针对社会问题作出些改进规划,学校会很快恢复正常教学,社会秩序不会出现什么动荡。但奇怪的是,说好的对话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拖延。多年后从赵紫阳及八九过来的体制内人回忆文章中获悉,赵紫阳想出来对话,但遭遇体制内顽固保守势力的阻止,使这一政民互动无法成行。这种阻止事实就是在不断给学生情绪上浇油,火头上添柴。学生终于在忍无可忍下走向了绝食。绝食直接理由就是为了促成对话。中共体制内顽固势力终于成功地将学生逼上了广场。为什么顽固势力要如此苦心孤诣地激化学生,使完全可能有多次将事态平息的机会搁置,而一再将正待平复的事态推向高潮,进而屡屡使学生处于欲罢不能的境地?

其三、戒严究竟是针对谁?学生的绝食的确刺激了国人的神经,使全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但事情并非没有解决之道。尤其在绝食进入一周的生命危险期时,高校自治会已经一再出面协调学生主动停止绝食。到5月19日真正在广场绝食的学生其实并不多了。而就在此时,北京宣布戒严,军队进城。整个事态终于进入极度激化对抗状态了。对于这次戒严,我后来根据了解到的情况,发现根本不是针对学生而来,而是针对体制内改革力量而来,是为清除体制内以胡耀邦、赵紫阳为首的开明进步变革力量而戒严。

其四、清场究竟是不是最后之路?我身为北师大学生自治会成员,到运动后期其实坚守在学校的也就是为数不多的几位同学。我作为北师大代表几次出席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我本人强烈要求将学生撤出天安门,同时在会上从5月22日后,这种撤的观点就逐步占了上风,到5月26日在北大召开一次联席会议上,撤的观点应该说已经达到绝对优势,剩下的是如何逐步撤出,对此学生自治会已经在各自协调作准备,初步思路是逐步先将北京高校学生撤出,外来学生再通过北京高校先作几日安顿,接下去再安排各自返回地方。这种撤的思路已经在自治会安排下逐步落实,虽然面对很多困难,但自治会中对撤已基本无什么争议了。在此情况下,只要假以日期,随着暑假临近,自动撤离出天安门是完全有可能的。那些运动中最早冒出,以激进取得一时掌声的人正逐步被边沿化,运动向理性回归中。

就在这生死关口,从6月初开始,北京许多地方出现异动,那些军人好象失去耐心(当然过后了解到那是接到命令),不断与围堵他们市民与学生产生摩擦,进而出现前面讲到的人民大会堂前武警遭到混入民众中一些人的石头攻击。矛盾在激化,事态在恶化。这一切都显示有一股势力在阻止学生平稳撤离,或者准备在学生撤离前下手。究竟是什么鬼怪在背后促成流血事件?

八九民主运动中如此种种诡异现象,实在远远超出了其所表现出的内涵,作为当年身处其中的学生,我深感整个运动被一只无形的手在推着向前,每每到学生准备停竭时,就会出来一些激化事态的东西。至今回想起从4.22长沙鬼异的打砸抢烧事件,到4.26社论,到阻止对话,到宣布戒严,直至清场,整个事态演进似乎都被一只魔掌按照剧本一幕幕往高潮推。

五、对八九民主运动的理解

从上面这些疑点重重的细节中,在经过二十五年来的观察与反思后,我的看法是:

一、八九民主运动对中国社会而言是因悼念胡耀邦而自发产生出来的,以反对官僚腐败,要求民主与人权,捍卫改革路径为目标的社会改良运动;其采取的方式始终坚持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

二、对政治与历史而言,八九事变则是一场被有组织有预谋的中共权力集团中顽固反动势力阴谋操控、利用,来作为颠覆政治改革、清除体制内改革势力的政变。从4.22长沙打砸抢烧事件,到4.26社论,到戒严,最后到清场,中共体制内顽固反动势力一步步将学生爱国民主运动推进抹黑为动乱,与此同时,顽固反动势力在体制内一步步成功地将以胡赵为代表的改革进步势力边缘化,最后达到完全篡夺权力,将改革势力清除出场的目的。所以,对八九民主运动的镇压具有双重性:对外是统治集团顽固反动势力对民间改革呼声的镇压;对内是统治集团顽固反动势力对权力系统内改革开明派的大清洗、大围剿。通过这场镇压,中国统治集团中断了从文革之后反思而开启的全方位政治、经济、文化改革,走上了缺失政治改革的跛足经济改革,实现了权力集团化与私有化,对社会资源在假改革名义下完成由权力占用到权力占有,也即现实由革命名义的抢夺,到以改革名义的瓜分过程,进而导致中国社会价值崩溃,腐败泛滥,权贵肆虐,官民对峙,贫富割裂,资源枯竭,环境毁弃,社会矛盾激化,全方位整体性社会危机爆发,中华民族陷入生死抉择的关键时刻。对民间改革呼求的镇压与对权力体系内开明改革势力的清剿对中华民族深远的灾难性后果随着25年来的历程已昭然若揭。

三、因胡耀邦猝然离世而引起的八九民主运动带有极大的偶然性,但如果没有八九运动中共权力集团中顽固反动势力也将对改革开明势力进行颠覆、清剿,这确是历史的必然性。最近几年,许多当年在中南海工作的胡赵改革派人物通过出版各种回忆录,已经陆续披露出当年胡赵所面临的巨大风险与压力。从各种迹象来看,纵使没有胡耀邦去世而引发的民主运动,统治集团中的顽固反动势力也必将以另外的形式来对改革进行政变。因为胡赵推行的改革,如党政分开、政企分开等,已经大大伤及一些权贵的利益,他们殊死保权是早晚的事。实事上,从胡耀邦被推下台,就已经开始了顽固反动势力的颠覆活动,到两年后胡耀邦去世,统治集团中顽固反动势力更是借机起事,实现他们阻止改革,颠覆权力,清剿开明势力的目的。如此一来,我们对上面所看到的八九运动中出现的那些吊诡的现象,就不难理解。从4.22长沙事件,事实上顽固反动势力就已经在制造事端,为政变与镇压着手准备。假使没有后来更进一步的民主运动,顽固反动势力也会沿着长沙事件的路径一路追杀改革开明势力的。至于后来4.26社论,戒严清场,那就更是顽固反动势力推波助澜,将学生架上火坑,来为政变寻机觅隙,赢得最后剿灭改革势力的目的。所以八九运动是个偶然,而顽固反动势力镇压改革却是个必然,只是表现形势借用了八九民主运动而已。对此,我们千万不要以为,若无八九运动中国社会改革就会持续,中国社会灾难就会中止。中共体制内改革与反改革的生死之战不在八九,就会在九0,不在九0,就会在九一,那几年必有一场生死之战,这是谁也避免不了的,这就是历史的必然。

四、那些在八九运动中露出的魔爪鬼影是否是权力集团中顽固反动势力的统一布局,即是否有个中央集团统一操纵?对这种质疑显然没有充足证据的支持。对于如何解释这种怪异现象?我更相信这是种体制性对改革的反叛。出现长沙那种骚乱事件,事实完全可以因为一个长沙市长或市委书记,或者湖南公安厅、安全厅某头领因仇视改革伤及自己利益而操纵下属制造出事端,这种事端并不大,但可以将影响上纲上线,可以嫁祸于纪念胡耀邦的改革势力,从而达到呼应中央中顽固反动势力之目的,进而捆绑政府,促使中国社会发展转向。而4.26社论的出台,当然那是中央中顽固反动势力直接操盘,而借用长沙事件作说词,也证实了顽固势力的互相呼应与心照不宣。所以长沙事件,我不认为是中央在操控,但显然为中央顽固势力所借用,因而是给中央顽固反动势力下手倒胡赵送的大礼。但之后4.26社论与戒严清场,那就是中央中顽固反动势力对改革开明势力的直接围剿与镇压。

五、今天中国反腐事实也极其类似于八九当年的形势,反腐力量就类同于八九前的胡赵改革派,而贪腐集团(权贵利益集团)就类同于八九前体制内的顽固反动势力。这些贪腐集团抵制、反叛反腐是其天然本性,这种反叛渗透在他们每个毛孔中。正如八九之前顽固反动势力无法直接反对改革一样,今天贪腐集团也无法直接反对反腐,但事实上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抵制抗拒反腐,无时无刻不在切齿痛恨反腐,因为反腐就是夺他们的权,割他们的肉,夺他们的命,就是置他们于死地,他们不反抗那是绝无可能的。应该说贪腐集团现在无不在磨刀霍霍,寻机反扑。中国贪腐集团现在最期待的是中国大乱,大乱可以以保权的名义抱团专权,可以以保权的名义迫使权力集团中反腐派中止反腐而一致对付民间。实在不行,退而求其次,贪腐集团也可以在天下大乱中自己脱身外逃,避免被追讨。所以目前殷切期待中国大乱的是中国的贪腐集团,大乱就是救他们的权,就是救他们的命。从这个角度而言,中国今日社会发生的各种激化社会矛盾的抓捕行动应该是他们所为,至少客观上正符合了贪腐集团搞乱社会的目的,而那些暴力恐怖事件背后虽目前无明确证据证明是贪腐集团所为,但肯定有他们殷切的期待。所以中国今日以反腐为契机的斗争,事实是一场类同于八九改革与反改革的战争。当此历史关头,中国何去何从,的确值得每一个有良知的公民冷静思考面对。

2014年5月8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