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19日星期一

罗士妥:网络间谍背景下的中澳关系(旧文重发)

图:《经济学人》封面图片



华为公司遭遇准入限制并不只是一个国际投资纠纷,而是有中国国内网络过滤与封锁背景的大事件。中共发动「网络内战」是对外战争的征兆。

中共官媒的导向性是全球新闻界的一道风景线,符合其利益的大肆鼓吹,有违其禁忌的经过官媒途径之外曝光往往被指为谣言。鼓吹的手法似乎在更新换来,如不再使用大批判语言指斥被批判对象,转而采取援引外媒对自己有利的消息来「印证」自己观点的正确性。
已经被淡忘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事件,当初的批判如此;目前仍未解决的华为公司投资澳大利亚宽带遭阻事件,其批判情形亦是如此。比如,新华社转引包括法新社悉尼电、美国纽时网站报道在内的消息为撑「华为寻求推翻澳大利亚禁令」,云云。

中国几乎没有民营企业

华为试图承揽一个工程价值约折合人民币两千三百六十亿的澳大利亚宽带项目,但澳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理由禁止华为参与。华为方面则反驳说,自己是完全的民营公司,绝无官方背景。由于这个事件在国内造成的影响巨大,大量读者纷纷上网搜索「华为企业性质」词条。网络答案也不一致,有的说华为就是国有公司,有的说华为是员工持股的纯民营公司。
就算认定华为是民营公司,按中国的政治制度来看,凡是做大的公司没有不承担国家政治任务的。在较小的方面,这些成功的大公司要承担政府发派的一些任务,如帮助调控物价;在较大的方面,它们的不少高级管理人员(或许也是公司所有者)会在一党专政的模式下进入各级议会——通常所说的人大与政协。如果大公司胆敢与官方分庭抗礼,不是被查出偷漏税问题而致重罚,就是老板被卷入刑事犯罪。现在有些负面化的「打黑」之所以当初特受中共最高层鼓励,就在于这种措施能让民营老板更加顺服。
有经济学家曾指出:中国没有民营企业,若有的话,也是街头卖早点、在街区卖手工艺品的那些微型摊子。大公司与中共政治紧密挂钩,必然会承担国家名义下的情报任务。这一点在非企业即纯个人那里也有反映,比如出国人员无论其为自由职业者还是研究人员(及学生),均会被情治部门安排搜集情报的「兼职」。如果拒绝,就会被撤销出国批准。这类的事情已为国际情报界所熟稔。此外,中共情报机关在国外以幌子公司为掩护的频繁活动已被有关国家所关注。

网络间谍能量超过克格勃

网络的日益发达令情报搜集工作的面目大有改观。哪个国家在网络间谍活动上卓有成效,就更有可能打赢未来战争。之于中共,情况更是如此,因为在常规战争方面其武器的科技含量远低于最大的假想敌美国。选择网络战争是对美国取得不对称胜利的最有效的手段(有关分析参见本刊三月号拙文《「太·网战争」有否可能?》),而在正式打响网战之前,进行大规模的网络间谍活动是为必要的战争准备。
中共严格规划、大力推行的网络间谍活动有多大的威慑力,可由美国的共和党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克的证词来说明。沃尔克指出:中国网络间谍在美活动引发严重后果,超过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苏联克格勃。正是基于这个趋势,西方大国如英国与澳大利亚才高度重视中国网络间谍问题。还有,日本与印度的商业机构网站也饱受中国黑客攻击之苦。这类行动绝大多数有政府背景的资金支持,如发自四川大学的「幸运猫」袭击。
网络间谍与攻击行为正成为中共情治机关控制与威胁异议人士的有效手段。当局改变了原来的断网方法,尽管有时还会使用,它更多地使用攻瘫异议人士电脑或明目张胆偷取他们邮件的方式。偷取邮件无所截获秘密可言。其目的就是威胁,「我们在网上盯着你」。一些著名异议人士的邮箱还被外挂上退信功能,即在收件人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信件被退到发信人的邮箱。

国际社会识破中共战略伪装

中共对外实施大规模的网络间谍活动与对内实施高频率的网络恐怖活动,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为了掩饰问题的本质,它刻意给国际社会制造自己也颇受黑客攻击的印象,如官媒称「军方网站每月要受到八万次境外攻击」。尽管无法排除国际黑客组织攻击的可能,但贼喊捉贼是中共一惯伎俩。此类行为没有能欺蒙美澳等西方国家。美国方面不仅实现了网络战从防御到进攻(报复)的转型,而且针对中共量身订做了「离线打击」网络武器,即在敌方没有上网而使用电脑工具的情况下,根据电脑工具释放的特定信号进行跟踪打击。
就目前的国际战略态势看,中共与美国暨整个西方世界的网战对峙还处于谋求战略均势阶段,因此,双方都在准备现实的战争手段。美军进驻澳大利亚是远比其重返亚太更重要的部署,这不仅彻底改观了亚太战略格局,而且还预示着南中国海战争概率的加大。美澳军事关系重建固然依托于过来六十多年的战略同盟,但是,澳大利亚对中共的不信任远非一般战略层面而是文化警惕,一如前总理陆克文之兄撰文曾称:「有中国人常常告诫我不要相信中国人。」
澳国的现任吉拉德政府与美国军事合作的尺度不断加大。除了在海军可迅速企及马六甲海峡的达尔文市驻军之外,还将科科斯(Cocos;又称「基林」,Keeling)群岛对美军开放为无人机基地。该群岛属澳国海外领地,在印尼爪哇岛雅加达市的东南约七百七十海里处(距台湾高雄港约两千七百海里)。由于地理优势,它与澳国本土的达尔文港形成「同纬呼应」态势,十分方便美军双头北上保护盟友菲律宾,进而介入台海区域。从国际战略利益再平衡角度看,这显然是吉拉德政府「牺牲中国,成全美国」的重大抉择。此非常之策遭到了澳国内部亲华势力的强烈反对。

联合俄罗斯作恶网络规则

中共在网络规则方面与西方世界较劲,得到了俄罗斯的响应。以两国为核心的「互联网行为规范草案」要求联合国批准国家对私人电子邮件的检查。这相当于将前苏联惯用、今天中国仍在秘密使用的「拆信检查」之特务手段,引入互联网通信方面来。
仅就中国方面的情况来看,在根服务器分配格局(十三个中的十个在美国)无法变化的条件下,它在争取相对于美国的「更大程度上的网络独立」。据悉,这项条文有可能在明年新一届政府上台后,以法规形式确定下来。


——原载《动向》杂志2012年六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