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23日星期五

蓝无忧:自欺欺人的信訪新規

图:去年 11月9日,来自各地的访民和维权人士来到监察部门外,表达诉求,递交《公民建议书》。有数百人被警方带走。(维权网)

上訪難成功,偶爾有效,往往就在於沒有聽共產黨的話,沒有老老實實在它劃的圈子裡待著。地方官怕被告,高層怕被圍堵。它們怕什麽,說明什麽有用。

执政者虛弱無能,禁止越级上访

今年中共出台了多部信訪新規。二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發佈《關於創新群眾工作方法解決信訪突出問題的意見》。三月,兩辦又發佈《關於依法處理涉法涉訴信訪問題的意見》,將"涉法涉訴"事項與所謂"普通信訪"剝離。四月,國家信訪局發佈《關於進一步規範信訪事項受理辦理程序引導來訪人依法逐級走訪的辦法》,禁止越級上訪,5月1日起施行。剝去文本中的官話套話,可以看到中共面對社會矛盾是多麼虛弱無能,它對訪民是多麼膽戰心驚。

向公權反映訴求、表達抗議、喊冤求助,別的國家也有,但中國"信訪"獨具特色。在中共意識形態話語中,"人民群眾"是神聖的概念,"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密切聯繫群眾","立黨為公,執政為民"……中共自詡的"三大法寶",其中之一是群眾路線。虛構一個神格的"人民群眾"很重要:獨裁者沒有選舉合法性,但有"群眾的認可和擁護",彷彿這就證明了天命在茲。至於"群眾"在哪、"群眾"是誰,黨說了算。

"群眾"被置於如此崇高地位,信訪作為"群眾反映自身困難和問題"的形式,當然要高度重視。中共宣稱"信訪工作是群眾工作的重要組成部份",在官方話語中,信訪是群眾不可剝奪的權利。但實際上,信訪被視為麻煩和不安定因素。抽象的"群眾"是好人,具體的群眾則推定為心懷叵測和無事生非的刁民。抽象的群眾是黨依靠和服務的對象,具體的群眾是黨壓榨和防範的對象。所謂群眾工作,實際是維穩而已。

给暴力維穩裹上"法"的糖衣

這些信訪新規,其實大多也不新,字裡行間都是自欺欺人、色厲內荏的陳詞濫調。《關於創新群眾工作方法解決信訪突出問題的意見》,五個方面共二十條內容,令人感歎中共臉皮之厚無與倫比。自吹"著力從源頭上預防和減少信訪問題發生"的能否做到,它自己也心中無數吧。明明限制群眾維權,用的表達卻是"進一步暢通和規範"。"依法處理以反映訴求為名聚眾滋事、衝擊國家機關、擾亂公共秩序的違法行為",凶相畢露。如果說新,那不過是因為胡錦濤周永康採用赤裸裸暴力維穩,"懂法律"的習近平要裹上一層"法"的糖衣。

許多事只看表面,便可能得出謬論。拿"訴訪分離"來說,涉法之事今後只能向司法機關尋求解決,不能走普通信訪途徑。有些人覺得,"這很對啊。和法律有關,不就是應該去法院,幹嘛找黨委和政府?'信訪不信法',素質太低了!"且慢裝外賓,好像真不知"法院是共產黨開的"。"人民法院"聽命於政法委,依附於政府,甘當走狗,無節操風骨可言,卻冒充正義女神。沒有司法獨立和司法公正,讓人在中共操縱的"法律渠道"打轉,這不過是一種精緻的騙術。

所謂"越級上訪"也是如此。有人覺得"非正常上訪"干擾"正常治理秩序",理應禁止。這些人自以為生活在一個正常國家啊。中共不是說信訪是"送上門的群眾工作"嗎?不是規定"領導下訪"嗎?群眾自己送上門來了,不必你辛苦了,反倒葉公好龍了?上訪是權利,怎麼有用怎麼來。上訪難成功,偶爾有效,往往就在於沒有聽共產黨的話,沒有老老實實在它劃的圈子裡待著。地方官怕被告,高層怕被圍堵。它們怕什麽,說明什麽有用。共產黨希望實現"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鄉,矛盾不上交"。這是多么理想的圖景啊,堪稱和諧盛世,領袖可以垂拱,官員不妨臥治了。可惜是夢。讓共產黨好過,就意味著讓自己不好過。

征地拆遷、企業改制、環境保護、教育醫療、社會保障、宗教信仰、人權迫害……層出不窮的社會矛盾,根本上都是中共獨裁統治造成的,訪民是它逼出來的。中共避免不了新矛盾,已有矛盾也化解不了。面對訪民,它束手無策。它的如意算盤是用人民幣(反正拿的是納稅人的錢,不是自己的)搞掂一些人,用欺騙和恫嚇蒙住一些人,用暴力鎮壓和控制一些人……唯獨沒有反躬自省,向人民謝罪。統治根本思維不變,玩朝三暮四的花招,欺人乎?欺天也。最近有個網絡新詞,叫no zuo no die("不作不死"/"不作死就不會死"),據說都收入英語詞彙了。"作死"意思就是"找死"。中共一直都在"作死"。它不可能不"作",更避免不了死。自作孽不可活,它造的孽終將耗盡它的資源,最終器官衰竭而死。但我們不能坐等它死,也不僅僅是讓它死掉就行。

上訪的實質是公民維權和問責

專制之下,任何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受侮辱和受損害不是底層工農群眾的專利。法官上訪的有之,官員上訪的有之,復員軍人上訪的有之,蒙冤警察上訪的有之,企業家上訪的有之。上訪不是懇求當權者善心發現,而是要回本來就屬於自己的合法權益。上訪不是寄希望於某個青天大老爺,而是要問責官員乃至這個政權。上訪的實質是維權和問責,"訪民"應正名為"公民",是"維權公民"。這不是名稱的改變,而是理念的自覺。事實上,訪民群體這些年來站在維權的最前線。

有人不相信訪民能推動社會進步。他們覺得許多訪民覺悟不高,對中共特別高層還有幻想;許多訪民只關心自己的利益,對他人和公共事務漠然;有的人自私,自己有事時希望別人都來幫,自己得到解決,就不再參與維權……應該說,這些現象都存在,但看法不公正。訪民不能被盲目拔高,但他們做出的努力值得欽佩和尊敬。訪民未必都有深刻思想和高尚道德,但他們意識到自己權益受損,他們不甘心自認倒楣,選擇充滿荊棘和危險的維權之路。這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這比只會空談的人強得多。總體來說,訪民堪稱當今中國最有抗爭精神的群體之一。

有志推倒專制柏林牆的人都要到群眾中去,而群眾首先就是這些已站出來維護權益的訪民。在這方面有很多人已經在做,如許志永等"新公民運動"諸君子的一個罪名就是參與和推動"教育平權"。與群眾在一起,不是施捨愛心和收穫正義感,而是並肩戰鬥。中共不斷製造自己的敵人,更多人在抗爭中成長起來。用一些規定就想限制維權公民,註定只是可笑與無謂的自欺欺人。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5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