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30日星期五

狄雨霏:刘晓波有机会获假释,但必须悔罪

刘晓波

 2014年05月29日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大家都没有听到过刘晓波的消息了。他是唯一一名仍被囚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最后一次听到他的消息是2009年12月,他在北京一家法院慷慨激昂地为自己辩护,当时他表示,对于那些逮捕他的人,他"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甚至对于在那个冰冷的圣诞节里,宣判他犯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官,他也是如此。他被定罪是因为参与撰写了《零八宪章》,在其中呼吁人权,呼吁结束中国的一党专政。
但在两周之内,他就有可能获得假释资格。刘晓波​​不仅长期在中国提倡政治自由化,而且在1989年6月4日凌晨,当军队入场镇压民主运动时,他还参与了帮助学生们获得离开天安门广场的安全出路的协商。
根据中国刑法,他将在6月8日获得假释资格——天安门抗议活动遭到镇压25周年纪念日过后不久。到6月8日,刘晓波的11年刑期正好过了一半,因此有可能获得假释。依照中国法律的规定,他的刑期是从2008年12月8日最初被拘留时起算的。
但是,由于存在一个重大限制性条款,这位中国最知名的政治犯就算能获得假释,也不太可能这么快,尽管一直有传言称,政府希望释放他,并把他送出国,因为他在全球的声誉令政府感到尴尬。假释只适用于那些表示"悔过"或"承认自身罪行"的囚犯,中国律师说。
"在中国,如果你承认有罪,那么你就可以申请假释,然后有可能出狱,"一位熟悉刘晓波情况的律师说。"这是个原则。事情就是这样的。"这名律师不愿透露姓名,因为害怕在六四事件周年纪念日之前不久,对这样一个敏感的政治案件予以置评有可能会遭致报复。
刘晓波会"认罪"吗?
"用水煮石头,只有当石头烂了的时候,刘才会'认罪',"林培瑞(Perry Link)写道。他是2012年出版的刘晓波散文诗歌集《没有敌人,没有仇恨》(No Enemies, No Hatred)的英文版编辑之一。在电子邮件中,林培瑞使用了"认罪"的汉字,并且说:不过,他有可能玩文字游戏。他过去就这么做过。当检察官在互联网上发现了他写的反革命文章,并要求他承认罪行时,他回答说"是的,我承认我写了那些文章。"
当然,他想要出狱。但你问的是(我认为)他是否会接受假释的条件——不再发表东西,不再公开发言,任由便衣跟随等等。我猜测,他会接受便衣跟随,并会与他们进行'人和人'之间的交谈,也会容忍中国现有的一切外部审查——编辑拒收他的作品、评论被从网上删除等等——但他不会进行自我审查。
如果条件是,他必须做到不尝试发言、写作或与他人见面,我觉得他绝不会接受。我想他宁愿坐牢。熟悉刘晓波情况的那名律师则称,"刘晓波一直不承认自己有罪,所以他不可能现在出来。
"如果保外就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律师说,但"他的健康状况还不错。"
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获许每月探望他一次。
《没有敌人,没有仇恨》的另一名编辑廖天琪称,两人见面时隔着一块厚厚的玻璃,无法触碰对方,需要通过一部电话交谈,并且还有警卫在旁监视。廖天琪也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长——刘晓波曾担任过这个职务——目前经常和刘霞电话联系。刘霞是该书的第三位编辑。
因受到丈夫活动的牵连,刘霞曾一连好多个月被软禁在北京的家中,那时她的精神状态相当脆弱。 常驻德国的廖天琪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她还表示,刘霞的一本诗歌集即将在海外出版,这对她的状况有帮助。
"她状态不错,甚至时而很开心,"廖天琪说。"我们没那么担心了。她现在不仅获许探望父母,还能去北京的一家餐厅。她可以跟朋友见面——不是很多,就一两个,"最近还刚刚庆祝了自己的生日。但是,有安保人员跟随并监视刘霞。
还有一件事有助于刘霞状况的好转。去年,她的弟弟刘晖因金融诈骗被判处11年徒刑,家人和朋友说那是莫须有的罪名。据几个消息来源说,现在刘晖已经保外就医。不过,这个消息无法获得独立证实。
廖天琪说,没有人知道刘晓波究竟在监狱里过得怎样,但他们觉得刘晓波受到了善待,可以侍弄一个小花园,可以看一些书籍,还能做运动。
提到刘霞每月探望丈夫一事,那位熟悉刘晓波情况的律师说,"我们不知道他的精神状况如何,因为有很多事情他们不能在探监的时候谈论。"他说,他相信刘霞像往常一样,5月也去探望过丈夫,尽管由于六四事件周年将至,气氛比较紧张。他说,探监日期通常是每月的22日到24日。
天安门抗议运动改变了刘晓波。当时他在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做访问学者,却匆匆赶回中国,参与到活动中来。21年后,数次身陷囹圄的他荣获了诺贝尔和平奖,官方网站Nobelprize.org上陈述的理由是,"他为中国的基本人权进行了长期的非暴力抗争。"
"我把这个奖献给所有那些亡灵,他们为和平、民主和自由进行了非暴力抗争,献出了宝贵生命,"当在狱中得知自己获此殊荣时,刘晓波说。
廖天琪说,如果刘晓波假释的条件之一是离开中国的话,他会很不情愿。
刘晓波可能赞同另一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看法:秉持和平主义观念的记者卡尔·冯奥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在遭到德国纳粹囚禁之后,他于1936年被授予该奖项。
"一个人在国境之外说的话是没有分量的,"诺贝尔援引冯奥西茨基的话写道。这是1933年纳粹上台后,冯奥西茨基对于自己身处险境却不离开德国的解释。1938年,冯奥西茨基在拘禁期间病逝。
除二人外,还有一个在拘禁期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昂山素季(Daw Aung San Suu Kyi)。当时她被软禁在缅甸,后于2010年获释。她甚至有可能在不久之后访问北京
——纽约时报,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