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19日星期一

高路:如何看懂扑簌迷离的乌克兰危局

图:奥巴马在白宫会见来访的乌克兰临时政府总理阿尔谢尼·亚采纽克

说美国在乌克兰变局遭遇重大挫折的人,其实没看到问题的本质。从战略上说,乌克兰的变局,特别是克里米亚公投独立并加入俄罗斯正中美国下怀,美国及欧盟是明失暗得。
乌克兰地区是俄罗斯的发源地
四月下旬奥巴马访问日本、韩国、马来西亚以及菲律宾,引起华文媒体及学者热议,不少传媒认为奥巴马之所以连访亚洲四国,是因为美国在中东的叙利亚以及欧洲的乌克兰连遭挫折,因此不得不"亡羊补牢",加紧在亚洲防范中国。这一观点的结论是对的,但说美国在叙利亚、乌克兰连遭挫折就错了。奥巴马访问亚州四国,尤其是在日本明确表明日美安全条约涵盖钓鱼岛,主要目的之一就是防止中国误判美国军事介入中日冲突的决心,让北京政府知道一旦中日在东海发生战事,美国一定会帮助盟国日本。美国的这一政策,早在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就很明确,国务卿、国防部长以及太平洋舰队司令都说过类似的话,与乌克兰危机根本没有什么关系。至于乌克兰目前的局势,说美国遭遇重大挫折的人,其实没有看到问题的本质。从战略上说,乌克兰的变局,特别是克里米亚公投独立并加入俄罗斯正中美国下怀。不少读者也许要问:此话怎讲?
稍微了解欧洲历史的人大概都知道,无论从历史还是从文化上来说,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关系都大大超过与欧洲其他任何国家的关系,早在公元八世纪建立的基辅罗斯是现代乌克兰、俄罗斯以及白俄罗斯文化、社会的源头;乌克兰的历史文化名城基辅被誉为"俄罗斯众城之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以基辅为中心的乌克兰地区是俄罗斯的发源地,在俄罗斯历史上举足轻重的哥萨克人,就是以乌克兰大草原为家的。如果从这个角度考虑的话,很容易理解俄罗斯人对乌克兰的感情。
再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乌克兰位于北约与俄罗斯之间,自从前苏联解体后,北约东扩一直到达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等国,早已引起俄罗斯的不满,目前俄罗斯的西部边境与北约国家直接接壤的有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两国,而在已经加入北约的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与俄罗斯之间,则隔着白俄罗斯与乌克兰两国,可以说乌克兰是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重要缓冲国,乌克兰倒向北约对于俄罗斯来说不啻噩梦,而对美国及北约来说,在几年以前还是梦寐以求而不可得之事,在克里米亚公投加入俄罗斯后,让美梦有了成真的良机,这也是美国等西方国家放手让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真正原因。
普京吞并克里米亚因小失大
这里有必要将克里米亚与俄罗斯、乌克兰的关系简单交代一下。中世纪时期克里米亚曾长期被蒙古帝国占领,成吉思汗长子术赤的后裔在此建立了克里米亚汗国,克里米亚汗国后来成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附属国。到了十八世纪初,沙俄帝国迫使奥斯曼帝国承认克里米亚汗国独立,克里米亚汗国又成为沙俄的附属国,沙俄并派军进驻克里米亚,一七八三年沙俄正式吞并了克里米亚。
从一七八三年沙俄吞并克里米亚,到一九五五年在赫鲁晓夫主导下将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克里米亚作为俄罗斯的一部分历时近两个世纪,大部分克里米亚人早已认为自己是俄罗斯人,克里米亚文化也以俄罗斯文化为主。赫鲁晓夫将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时,克里米亚人虽然有所不满,但在极权统治下也无可奈何,况且当时乌克兰还属于苏联的一部分,因此也就罢了。但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后,克里米亚人就不干了,不愿成为乌克兰的一部分,曾在一九九二年宣布独立。当时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比较倾向西方,同时为了保持与乌克兰的友好关系,并没有支持克里米亚独立,而是当起了调解人,让克里米亚以自治共和国的方式继续留在乌克兰内,但克里米亚人希望脱离乌克兰的倾向一直没有改变。可以说,克里米亚离乌克兰而去是迟早的事,只不过以什么方式、在什么时候而已,西方各国、俄罗斯对此都心知肚明。
今年乌克兰国内爆发政争导致政局不稳,中央控制力减弱。原本乌克兰一直在西方与俄罗斯之间走钢丝,无论是亲西方政治势力还是亲俄势力都不敢彻底倒向某一方,即使现在上台的乌克兰新领导层原本也没有魄力完全投向西方怀抱,毕竟从历史渊源来说,乌克兰与俄罗斯关系太深,但克里米亚突然宣布独立并立刻得到普京的大力支持,普京趁人之危的恶行大大得罪了乌克兰人,也使得基辅新政权不得不彻底转向西方,寻求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支持。
俄罗斯再次吞并克里米亚表面上看得了分,其实因小失大,从此将失去乌克兰这个重要邻国的支持;而对于西方来说,克里米亚原本就是俄罗斯的,失去克里米亚根本不算什么,而得到乌克兰则非同小可,西方势力等于挺进到了俄罗斯的腹部。由此看来,美国、欧盟等在克里米亚归属俄罗斯前后只是口头嚷嚷违反国际法不予承认并象征性地实施制裁措施就很好理解了,也不存在什么"遭遇重大挫折",在乌克兰的这个变局中,美国及欧盟是明失暗得。
鞑靼人的反抗,将令俄罗斯头痛
与此同时,俄罗斯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口吞并了克里米亚,但很可能是噩梦的开始。原因无他,当年在斯大林统治时期被强迫集体流放到中亚及西伯利亚各地的鞑靼人,在乌克兰独立前后已有一部分人回到了克里米亚定居,这些鞑靼人约占克里米亚人口的一成多,约二十六万人,他们十分痛恨俄罗斯人,绝对不愿重新回归俄罗斯,并已提出政治诉求,要求建立克里米亚鞑靼族区域自治。尽管普京已表示将考虑为鞑靼人平反,但鞑靼人的传统比较凶悍,不愿向强权低头,因此,今后克里米亚半岛上鞑靼人的反抗,将令俄罗斯头痛。
乌克兰已站到西方一边,因此,美国及欧盟的当务之急是坚定支持乌克兰现政权,保持乌克兰政局的稳定以及防止乌克兰东部分裂。美国、欧盟在对待俄罗斯支持乌克兰东部分裂行为时,与对待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反应完全不同。美国不但严厉警告俄罗斯不要在乌克兰东部挑事,而且调兵遣将,北约、美军分别向波罗的海三国及波兰调派军队,名为演习,实为警告俄罗斯不要轻易在乌克兰东部动武、试图重演克里米亚一幕,毕竟乌克兰东部与克里米亚不可同日而语。
从目前的形势看,俄罗斯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乌克兰落入西方之手,必定要在乌克兰东部继续挑事,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如何应对普京的挑衅,则是对奥巴马及欧盟领导人的真正考验。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5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