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31日星期六

哈佛六四研討會 中港美學生同心爭取自由

經歷六四的學生、倖存者及學者等在研討會上分享記憶。


【苹果日报訊】哈佛六四研討會唯一一條採訪限制,是不能拍攝觀眾席裏的中國學生,保護他們不因參加六四活動受政治報復。「留學還是想着有一天回去報效國家,但首先要了解祖國、看到國家的問題。所以我來了」。活動吸引不少中國留學生旁聽,願意接受採訪講看法的極少。而兩位90後香港女生,則大方在記者鏡頭前談六四,修讀政治的她們開玩笑:「大不了沒得做AO(政務主任)!」
「我是哈佛新生,來自中國。這也是我為甚麼不能上台提問的原因。我正是被洗腦的一代,知道所有關於八九六四的事都是爸爸說的零碎片斷。我想知道更多關於這件事情被隱瞞的部份,這是多年來的禁忌!」一位中國少女在台下以流利英文向台上當年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提問:「為甚麼你們參加天安門運動呢?因為我相信我這代的學生、我的朋友們都不太會對政治有興趣。」

「六四在國內是街傳巷議」

會後《蘋果》記者與多名聽眾席上的中國學生私下交談,他們不少是從其他大學慕名而來。「不管甚麼樣的觀點都擺出來,我們會自行判斷。現在國內這種信息封鎖是無法長久維持的」。中國來的男生X很願意表達觀點,但反覆強調見報要匿名:「六四在國內是『街傳巷議』,但公開討論是不容許的。大學軍訓時我一個同學問教官六四的事,後來成了一個政治事件受到處罰。這就是現實。」
而更多中國學生對採訪的反應可用恐慌形容,走避不及、甚至索性否認自己來自中國。「當然不能怪他們,這就是我們面對的現實。更證明了為甚麼六四這堂課這麼重要,為甚麼我們要繼續講下去」。研討會搞手何曉清博士說:「並不是人們想像的美國要講中國壞話,在哈佛學生身上,你看到一種人文關懷。特別是那些美國孩子,他們真會感同身受,去體會理解。」
研討會上不光有經歷六四的廣場學生、倖存者、外媒記者及學者分享記憶,也有哈佛六四課程學生讀論文分享他們對於這段歷史的研究、有韓裔學生寫歌送給天安門母親,想像這些母親的痛苦:「如果我有事,媽媽也會失去生存目標。」學生們還以形體藝術講述六四死難者的故事,由曾為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在2010年的頒獎儀式上演奏的哈佛校友、小提琴家張萬鈞伴奏,《茉莉花》和《一無所有》的旋律充滿講堂。

港交換生盼能薪火相傳

「剛才坐我旁邊的西方女士哭得很厲害!」正在波士頓做交換生的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三年級生呂衍瑩(Elizabeth),在香港時曾參加六四學生營、遊行、集會等。她說這次參加哈佛六四研討會感覺很不同:「覺得好感動,很多外國人對六四這樣關心,在中共角度可能又要話我們『勾結外國勢力』了。但好感動的是,雖然人與人之間好多時存在一些文化差異,但有些普世價值,例如人權、爭取自由的心是一樣的;好感動在美國這個地方,雖然過了25年,還有很多人關心、會去討論這件事。」
「整個中國只有香港這個城市是最自由接觸這方面信息的地方。」城市大學政策與行政學三年級生劉慧君(Stacy)正在紐約做交換生,她說專程來哈佛是因為講者中有被坦克軋斷雙腿的方政:「上年六四紀念館在城大有臨時館,看見那些遺物,知道這段歷史真實存在,自己也想知多些,也想告訴身邊不知道的人發生了甚麼事,我希望自己做到薪火相傳。」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