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31日星期六

年輕人出來 延續平反六四精神(附舞台剧《王丹》将上演)

支聯會與學聯代表今持「戰鬥到底」大橫額遊行何家達
【苹果日报訊】1989年,北京驕陽似火,烈日曬不退學生爭取民主的心,香港破紀錄有150萬人湧上街頭,在汗與淚中高呼自由萬歲。四分一世紀過去,殺人政權越發囂張,打壓異見者肆無忌憚。今日城市熾熱如昔,支聯會發起大遊行,由維園直踩政總,為公義發聲。學民思潮更延長戰線至中聯辦,誓要專權者直視港人在地抗爭的決心。
記者:朱雋穎
走了25年的民主路,今午再次由維園起步。支聯會主席李卓人稱,遊行隊伍下午3時於維園出發,由支聯會常委、前任常委及學聯「拍住上」打頭陣。近日多名維權人士遭拘押,李卓人形容內地氣氛肅殺,香港作為僅有的自由空間,港人有責任抗爭,「人數多係好大嘅道德力量,代表港人拒絕遺忘,係中共最怕見到嘅情況」,呼籲市民挺身而出。他又提醒市民進入維園時,不要理會發表無恥袁木式言論、指「六四無死人」的親建制團體,勿墮入有關團體挑釁的圈套。

李柱銘盼年輕人「一傳十」

參與遊行的學民思潮到達政府總部後,會繼續示威至中聯辦,高舉鮮花悼念死難者。召集人黃之鋒表示,六四在內地成為禁忌,港人必須上街向當權者展示反抗意識,對抗未來在政制改革上可能出現落閘更多、篩選程度更高的挑戰,「我哋唔只要悼念死難者,更加要承傳佢哋嗰份不屈不撓嘅精神,要在地抗爭,喺身處嘅地方爭取民主、爭取普選」。他呼籲市民一定要企出來,「六一上街頭,六四點燭光,話畀中央政府聽,我哋依然對25年前嘅屠城表示悲憤,依然要追究責任」。
支聯會首任副主席李柱銘說,25年來從未改變對平反六四的堅持,深信終有實現的一天。他寄語香港年輕人繼承信念,利用香港的自由堅持平反六四。對於近年多了年輕人悼念六四,李柱銘稱感到很欣慰,更盼年輕人可「一傳十、十傳百」,帶更多朋友參加遊行及燭光集會。他說不少國家也有其民族創傷,對中國來說就是1989年的六四鎮壓民運,由於內地沒有新聞、言論自由,中共又打壓天安門母親等內地爭取平反六四組織,香港作為有言論自由的地方,有責任繼續堅持平反六四。


香港的驕傲」

臨近六四,位於尖沙嘴的六四紀念館訪客不絕,大批學生參加導賞團了解歷史。職員表示單是昨早就接待了四、五團學生,包括已預約導賞及未預約的。中五生李同學除了到訪紀念館,更會參加今日的大遊行,「真相唔可以被忘記,一定要企出嚟爭取本來就屬於我哋嘅權利」。同為中五的鄒同學也表明要上街,「我對中共嘅暴行好憤怒,對參與抗爭嘅學生好佩服,大家一定要企出嚟,繼承學運精神」。
民主黨中常委張文光接受商台訪問時表示,沒想過六四經過25年仍未平反,指支援民運的過程雖然艱辛、漫長和曲折,但看到港人長久以來堅持要平反的毅力,「六四燭光,香港人堅持咗25年,薪火相傳、不斷壯大、感人至深,係香港呢個城市的驕傲同光輝」。
支聯會及多個機構昨日舉辦六四25周年國際研討會,會上播放前學運領袖王丹的錄影片段。他對不能親身來港參與活動感遺憾,但很高興見到香港有研討會,又設立了六四紀念館。他認為鎮壓六四的行動,令年輕一代對國家整體產生放棄的心理,妨礙中國民主化,但六四不只是歷史問題,更是現實問題,指很多留下的問題都值得討論,包括趙紫陽的改革路線可否被中共重新重視、六四如何作為中國民主化的推動力等。

舞台劇《王丹》導演無懼前途受威脅
越沉重越堅定 為死者討公道


Initial ImagePlay Button Image

【六四25周年】
【苹果日报訊】四分一世紀前的1989年6月4日,絕大部份香港人看着電視播放解放軍為中共政權屠殺人民,悲慟不已。有舞台劇導演甘冒前途受威脅,投身六四舞台劇;有人冒險在北京向市民訴說屠城場面;天主教團體堅持不放下六四的十字架;移民加拿大港人回港再揭梁振英的六四變色龍面目。他們為死者討公道,不願放下六四包袱,越沉重越堅定,義無反顧前行。 
記者:倪清江 張嘉雯 馬志剛
他未有機會在天安門廣場放一朵小白花,但演繹了王丹。今年六四舞台劇《王丹》導演兼演員李景昌,五年前執導另一齣六四舞台劇時,一個來歷不明電話嚇走三分二參與人員,卻令六四事件融入他的生活,每年為了可出席六四集會,要提早為6月4日生日的父親慶祝。「嚟維園唔需要同任何人交代,希望大家出席6月1日遊行或6月4日集會」。

「就算冇掌聲 要觀眾反思」

五年前六四20周年,「六四舞台」劇團推出《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李景昌(昌Sir)擔任導演;劇團之後又推出《讓黃雀飛》,他改當演員。今年六四25周年,劇團推出籌備一年的《王丹》,他再次執導,去年10月與演員等專程飛到台北與王丹見面。
25年前,解放軍在天安門屠城,讀中一的昌Sir被父親叫醒看電視,「見到好多坦克、好多槍聲,當時只知發生咗好大件事」。及後老師沒有談六四,他每年留意六四集會報道,間中出席六四集會。
五年前他獲邀執導《小白花》,他說當時不喜歡政治,只想到從藝術角度去執導《小白花》。怎料,有後台人員收到神秘電話,警告如繼續參與,在業內將難行,「結果三分二演員同後台人員走咗,我哋惟有轉向業餘劇壇搵人」。他不知恐嚇者身份,估計是要向北京獻媚的擦鞋仔。
不過,正是這個來電把他改變了,「感覺到北京離我哋咁遠,我哋有自己制度,點解可以咁挑釁?」他不再以藝術為先,「唔係娛樂作品,我要將史實講出嚟,可能冇乜娛樂性,就算冇掌聲,但觀眾返到屋企仲深思、反思緊六四,係值得嘅」。
昌Sir父親巧合地在6月4日生日,大概五年前開始,他為了可出席維園六四集會,改在正日前為父親慶生,父親未有不滿。「上年有啲人覺得六四變質。你覺得六四嚟維園係有意思時,咁你咪嚟,唔好理其他人點樣講,你冇變質就得」。
有人叫放下六四包袱,他不客氣反問:「人哋外國人都知六四事件係乜嘢事,我哋身為龍的傳人唔知?咁咪好丟架㗎。叫放下包袱、唔好再諗,對於其他國家睇番我哋中華民族,唔係值得驕傲。」
在《王丹》中,有兩女三男演繹不同時期的王丹,昌Sir擔當6月3日至4日的王丹。他看了十本王丹的著作,也親身了解王丹想法,「當時佢提出要撤離天安門,但柴玲唔撤,最後佢都冇堅持,造成咁大傷亡,王丹對此一直耿耿於懷」。
《王丹》於本月20至22日在灣仔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演出五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