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22日星期四

闵良臣:中国领导人在国际上讲“和而不同”的本意

敲下题目就想到一句话:且不说一个专制政府哪里懂得什么叫"和而不同",真的懂得,就绝不会不实行民主自由,绝不会像我们这样给国民以恐惧感,更不会视人民如草芥※。

话说世上竟有这么巧的事,十余年前李慎之先生遇到的"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我们今天竟然又再次遇到。话说十一年前,也就是李慎之去世前的2003年初,他在国内作了一场演讲,题为《中国现代化的目标是民主——八十试笔》。遗憾的是,这次演讲后不久,李先生就因病去世了。

李先生在演讲到第六个小标"民主和中国的传统文化"时先说道:"近两年来,在中国形成了一个潮流,提倡和合哲学,宣扬孔子所说的'和而不同'的学说。(张立文、程思远)看来有官方背景。但是,通人类历史以观,一个国家内部能够做到和而不同的只有民主国家。专制独裁的国家,只能做到一道同风,从来不能做到和而不同的。我不知道孔子时代的中国能否做到和而不同,好像在一定范围内可以,但是秦始皇以后的中国就从来没有做到过。"

紧接着李先生又另起一段:现在的中国有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有一位现在国外的中国学者寄给我一篇文章,其中引用中国领导人在国际上的言论说:"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如同宇宙间不能只有一种色彩一样,世界上也不能只有一种文明、一种社会制度、一种发展模式、一种价值观念……应当充分尊重不同民族、不同宗教和不同文明的多样性,世界发展的活力恰恰在于这种多样性的共存。"

很显然,中国领导人从那时起就开始了在国际上讲"和而不同"的"大道理",简直就像是要给洋人搞启蒙,只是当时还没有引用在今天已经很时髦的这个词罢了。在引了国家领导人在国际上的这段言论后,李先生接着说:"这样的话,我相信在座的人,只要常常看报看电视的,真可谓耳熟能详了。奇妙的是,这本是一切民主主义者共同的意见,但是这样的话,中国的国家领导人可以在国际讲,却就是不让中国的老百姓在国内讲,更不用说照这样的主张行动了。这是一个极其荒谬的矛盾,消除这样的矛盾就是中国民主化和全球化的目标。'和而不同'——在国际和国内必须是同一个原则,否则就是不通,国际上也没有人会相信的。"

做为一个喜欢做点小文章的人,读到上面这几小段话,就不免会联想。首先联想到不久前,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法国巴黎,也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所在地的一次演讲中让我们再一次听到了这耳熟能详的句子,并且是连篇累牍,十分迷人:比如,"文明是多彩的"。"世界也是多彩的"。"各种人类文明在价值上是平等的,都各有千秋,也各有不足。世界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明,也不存在一无是处的文明,文明没有高低、优劣之分。"(闵按:仿佛这些话都可以不证自明,张口就来)再比如,"每一种文明都是独特的"。"在文明问题上,生搬硬套、削足适履不仅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十分有害的。""一切文明成果都值得尊重,一切文明成果都要珍惜。"又比如,"只要秉持包容精神,就不存在什么'文明冲突',就可以实现文明和谐。这就是中国人常说的:'萝卜青菜,各有所爱。'"(闵按:中国人只敢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绝不敢将"文明"比喻成"萝卜青菜")还比如,"中国人早就懂得了'和而不同'的道理。如果只有一种生活方式,只有一种语言,只有一种音乐,只有一种服饰,那是不可想象的。""对待不同文明,我们需要比天空更宽阔的胸怀。"

说得多好!只是这要感谢人类社会的进步,尤其要感谢那些早已实现民主自由的文明发达国家,如果不是他们创造出电脑,发明了互联网,中国99.99%的人很有可能仍然不知道或说听不到代表我们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在国际上都说了些什么,又是怎么说的,尤其是竟然那么不厌其烦地强调"和而不同"。现在有了互联网,像这种全世界都知道的演讲,若想让中国的广大民众不知情,确实很难。

现在的问题是,虽然瞒不住了,但依然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像这"和而不同",国家领导人在国际上讲可以,中国的老百姓在国内讲,就行不通。谁讲,就找谁的麻烦。别看国家领导人在国际上可以十分坦然地对着全世界表达"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可如果有哪个"傻子"不仅照着国家领导人在国际上讲的这些也在中国国内宣扬,而且还像李慎之先生所言,且"照这样的主张行动",也来个"各有所爱",那就犯了大忌。前不久有位许志永博士以及其他一些公民运动人士,实际上也就是因为要求要建立民主自由的公民社会与政府"和而不同",竟然遭到传讯、拘留,乃至判刑。若是允许我们把记忆再稍微往后延一点,几年前另一位刘博士事实上不也正是因为提倡"和而不同"或说想有个"各有所爱"的选择而被判重刑,已经囹圄几年了吗?

现在当真拿着国家主席在国际上大讲特讲的那些有关"和而不同"的"道理"去与政府理论,特别是质疑他们为何在国际上大讲"胸怀"大讲"包容",而一到国内,对不同异见者,那胸怀那包容又都统统不见了呢?按道理说,像这样一种理念,既然可以在国际上大讲特讲,就更应该在国内实行,否则就有欺骗国际欺骗世界舆论之嫌。不要以为表达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解释权也归自己,因此,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国际上不吃这一套。只要对国际是一套,在国内是另一套,你再会解释,都难以改变这个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

读李慎之十余年前演讲中那些话,终于明白了,原来中国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在国际上强调"和而不同",且一直坚持至今,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着实让人感动,其用意,无非是要让国际上承认我们这个国家可以与人类那些民主自由的国家"和而不同"才肯罢休——你们不承认,我只要有机会,演讲一次就要说一次,直到你们承认为止。

为什么要这样做?说白了,就是有些人总想保存现在这样一种"中国国情",保留这样一种统治人民的方式,根本就没打算如何追赶人类先进文明的脚步。只是在受到国际舆论不断批评和诟病后,没有别的更好的借口,只好用老祖宗的"和而不同"为自己辩解。

说出来诸位不信,当今年三月末坐在室内从视频中听到那一大篇演讲,给本人的感觉,演讲者其实不过就只是想表达一个意思:你们实行你们的制度,中国实行中国的制度。我们虽然与你们的制度不同,但我们觉得中国这种制度很好,很适合统治中国人民,我们也会一直坚持下去,你们就不要反对我们这样做了——当然,反对也没用。这就是中国领导人这些年在国际上大讲"和而不同"的本意。这种"意思"好不好呢?我不知道。但客观地说一句,比起毛泽东时代来,多少还是有所进步,说明国家领导人毕竟还在乎一点国际舆论。而大家都知道,在毛泽东时代,尽管有周恩来领导下制定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但事实上不仅要实现"全国山河一片红",毛泽东和中共还要"把全世界——什么美国、欧洲、印度、非洲……都带上由社会主义而共产主义的光明大道上去。"(见李慎之《风雨苍黄五十年》)也正因有了这么一个"远大理想",当年才会喊出一些现在想来整个国家都应该脸红的口号,比如:"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在受苦受难,我们有责任去解救他们!"再比如:"我们一定要解放全人类!"

最能证明当年中国不肯"和而不同"的就是毛泽东。他在《论人民民主专政》这篇著名政论文章中针对当时有人说"你们独裁"是这样回敬的:"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中国人民在几十年积累起来的一切经验,都叫我们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或曰人民民主独裁,总之是一样,就是剥夺反动派的发言权,只让人民有发言权。"(人民出版社1960年9月版,1966年7月改横排本第四卷第1364页)

用毛泽东这个独裁者的这些话一比较,就可以看出今天的中国领导人在国际上不得不讲"和而不同",即使作秀,也要算一种进步吧。但是,一个国家,如果对内实行专制制度,甚至疯狂地打压言论自由,迫害异见人士,不仅根本不允许"和而不同",还给统治下的人民带来恐惧感,那么,不论你在国际上把"和而不同"这个词讲得多么神奇,甚至是"契而不舍"地讲,其结果,也只能是一如李慎之先生在演讲中所言,非但一定"不通,国际上也没有人会相信的"。

2014年5月3日

※ 李慎之在《风雨苍黄五十年》中还有这样一个自然段:"邓小平冲破毛独裁而确立的改革开放路线确实立下了历史性的功绩,然而他在十年前调动部队镇压学生却是无可饶恕的罪过。我还记得'六四'刚过,四十年来一直是中国的老朋友的(日本)井上靖发来电报说:'镇压自己的人民的政府是不能称为人民政府的;开枪射杀赤手空拳的学生的军队是不能称为人民军队的。'"(《李慎之文集•上》第5页)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