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27日星期二

梁京:习近平联俄抗美是大错

习近平、普京庆祝中俄天然气协议签订
中俄之间长达十年的天然气协议谈判,之所以能在上周达成协议,显然是因为政治原因而不是经济原因。人们普遍关注的成交价格问题之所以敏感,是因为其中传递了一个重要的政治信息,那就是究竟普京更有求于习近平,还是习近平更有求于普京?此前,西方的主流看法是普京更有求于习,而不是习更有求于普京。因为普京因乌克兰问题在国际上陷于孤立,此时很可能会在价格上做出较大让步换取成交,从而增强与美国及欧洲对抗的筹码。

现在看来,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因为有专家评议说,是中方在最后一刻接受了多年不接受的俄方方案,即天然气价格与国际石油价格挂钩。也就是说,习近平有求于普京的程度,至少不亚于普京有求于他的程度。而普京敢于坚持到最后一分钟逼中方让步,说明他看到了这一点,那就是习近平已经下决心联俄抗美,因此不惜在天然气价格问题上让普京占点便宜。

确实,比起这个联俄抗美的政治决策之重要,天然气价格那一点差别确实分量要轻多了。普京的最大收益其实也不在这一点价格上的便宜,而是通过这一点,验证了他对习近平联俄抗美的决心。由此,我们或许能够对普京与江泽民会晤之政治内涵,多了一点猜测线索。普京与江泽民见面的安排让人非常难以理解。我现在的猜测是,俄方对习近平的政治地位是否稳固,可能有顾虑。通过让普京会晤江泽民,习近平可以告诉普京,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可以放心和我做大的政治交易。

不过,在经济方面,中俄达成天然气协议并不见得是坏事。谈判之所以十年前就开始了,说明两国经济都有很大的潜在经济利益,而政治考虑在当时是次要的。问题在于最后促成这笔交易的联俄抗美的战略决策,是习近平的大错,这个大错不仅对中国不利,对世界不利,对他本人也不利。

那么俄国呢?习近平联俄抗美的决策是不是上了普京和俄国的大当?我以为是这样的。这里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许多人没有搞清楚,普京和美国、欧洲斗,国家利益之争重于价值之争,而习近平与美国斗,价值之争远高于国家利益之争。因此,习近平联俄抗美的逻辑,必然是以牺牲中国的国家利益换取俄国支持习近平抗美。当这样的交易符合俄国国家利益时,俄国不妨与中国一起抗美,但在国家利益上,中国绝难占俄国的便宜。这一点是由这种交易的性质所决定的,也是由两国的政治体制差别决定的。不然,为什么普京要去见江泽民而不是到中国人大去演讲? 普京知道,不管占中国多少便宜,中国老百姓都没有发言权。

当然,普京未必一定能代表俄国利益,他的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也会有很大冲突。不过有一点很清楚,俄国人比中国人更有机会制止自己的国家领导人伤害本国利益。

中国真正的损失不在与俄国的天然气交易上,而是对抗美国会给中国带来的巨大损失。因此,中俄天然气协议最令人不安的,就是这个协议传递了这个信息,习近平对美国怀有很大敌意,或者说,习近平已经做出判断,美国是对他权力最大的威胁。这种判断完全可能成为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因此,不仅对中国,而且对习近平本人都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与中国对抗,与习近平对抗,并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习近平为什么会做出这样于国于己都非常危险的误判?这是我自己没有完全弄清楚的问题。我知道,习近平权力的一个重要基础,是军队中的红二代。这些人对习近平的影响力很大,而反美不仅与这些人的既得利益一致,与他们多年的思维惯性也一致。对此,我不感到吃惊。我吃惊的是,不少海归的商业和学术精英,对美国阴谋论深信不疑,也成为支持习近平误判的一个重要基础。这些人有直接接触美国反华势力的经验,或者感受到美国人对中国人恶习的反感,这种经验让他们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对中国的高层产生了非常坏的影响。

中俄天然气协议本来应该是造福两国经济的好事,却让人高兴不起来。因为它传递的政治信息告诉世人,这个世界正在变的更加危险。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