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8日星期四

张伟国谈六四25周年前夕浦志强等人被拘事件

法广/作者 林兰

临近六四25周年,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浦志强等多名参加六四研讨会的人士被传唤刑拘的消息引发舆论的关注,就该事件的发生、对六四25年来中国维稳格局的影响以及事件发展预期,现居美国的香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先生向本台谈他的分析。
双方是在对25年天安门统治模式出现变局做试探性的突破
张伟国:当局的维稳已经持续了(25年),天安门事件25年来,大多数时间形成的一个“天安门统治模式”,把天安门的镇压变成了一种维稳体制,以至于使天安门的这种恐怖镇压变成一种常态。中国在这样一种状态下,过了两三代领导人了,到了一个临界点,民间也有很大的动力,希望能够有一个突破。今年六四25周年,海外有很多人在倡议要“天下围城”“重返广场”,相对讲,这都是一种试探要突破一种僵局的现状。作为当局来讲,周永康下台以后,政法委的职能重新被定义以后,到底它的边界在哪里?维稳是不是需要有一些改变?或者一些像在25年前形成的老问题的旧决议上有所突破?对整个社会的转型带来一个新的转机,这个我相信双方实际上都是在做一种试探。
在民间,我们看到,他们的这次活动(5月3日六四纪念研讨会)在个人的家里,而且请的人都很有代表性,到的人数其实并不很多,但是从当局的反应来看,又超过了江泽民时代和胡锦涛时代。这样一种态势,就像宋志标一篇文章中所评估的, 本来还有点扭扭捏捏、一块遮羞布遮着的一些遮遮掩掩的东西,有可能就被撕破,就可能要拉开来,比如讲提到的如果浦志强上了法庭,如果请了张思之做委托代理律师,这样的一个状况就会对这件事情背后采取的这套政策的机制形成一种挑战。能不能够继续保持这样一种威慑?继续一个没有周永康的“周永康维稳体制”?使得25年来的天安门统治模式出现出现一个变局,我相信他们是一个相当勇敢的尝试,非常了不起。
RFI:浦志强是中国非常知名的维权律师,包括徐友渔、崔卫平在内,参见这次研讨会的确实如您刚才所说,都是相当有代表性、相当知名。
张伟国:对,相当有代表性,也很精英,其中有(北京)电影学院的教授)郝建,还有照片里没有出现的、原政改办的吴伟,就是那位最近在“纽约时报”上一直在写六四前夕中国整个政治改革风波的系列文章的一个学者,和以前外国语学院的梁晓燕,也是当年参加六四民主运动的一位教师。很多,(照片)上面的那些人,大概就是刘荻比较年轻一点,其他都是很资深的关心中国、研究中国问题(的人士)。而且他们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民运人士,基本上都是有自己的专业,有的是作家,有的是律师…, 更有意思的是,当局抓人的消息散布出来以后,有王瑛和慕容雪村两人、他们本来被(研讨会)邀请,但后来没有去成,(现在)他们自己要求投案,也申请入狱。这个我相信会促使当局思考一下自己的政策,有要检讨和改变的地方了。
RFI:当局采取这次行动,难道没有考虑到会带来的一系列影响后果吗?
张伟国:我相信应该会有,当然也不排除他们里面不同的利益集团之间有一些“潜规则”的游戏。像这样一种东西推行的过程当中,最后出来的结果肯定不是他们原来预计的那个样子的,相信会有一些变化。他们的预案里面是不是你刚才提到的这个问题,也不能说没有,问题是他们准备付什么样的代价。习近平要搞所谓“新政”,总是希望能够争取民心,像这样把老百姓内心积压了25年的一些冤屈不满能够找一个机会理一理的话,实际上是他求之不得的。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共产党的维稳体制已经有其惯性,这种被既得利益集团推动的惯性,实际上也会产生相当大的能量。而且现在看得出来,包括这件事情,包括在最近出现的一系列所谓的“恐怖事件”等等,当局的处理方式上,他们的惯性的、维稳的机制还是占了一个主导的地位。没有新的战略突破,没有一种新的思维。
我想,对一些开会的仁人志士,其实也有一个很积极的作用,就是促发他们去思考、去改变、去突破原来的一个利益格局,从原来那种僵死的局面中跳出来,实际上也是撕开一个口子,让当局从一个更新的、更全面的角度、更有前瞻性的眼光来审视一下自己的决策。
RFI:刑拘浦志强的罪名好像也是“寻衅滋事”,您对此怎么看?
张伟国:这个就像网上现在广泛议论的,是一个“口袋罪”,反正只要是让当官的不顺眼的、心里不舒服的,都可以给你安这个罪名。最近一系列的事件都反映出他们在执法过程中,滥用这个罪名,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就像过去中国搞的一些政治运动一样,每一个东西出来的时候,落实到后来都会走样,尤其是他没有真正的法制精神,不是依法办事,只不过是用法律做挡箭牌,拿出来吓唬人、欺骗人,那么就变成了现在所说的“口袋罪”,什么东西都往里面装,变成罗织罪名的一个手段,以法律的名义来搞非法的拘禁,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
另外,参加研讨会的基本都是经历过六四的人,要说六四都经过了,还怕你现在这种“口袋罪”吗?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恰恰是当政者的一个盲点。
RFI:您怎样预期该事件的下一步发展?
张伟国:现在这个球等于是到了当局的手上了,他可以走两条路,(他可以)等到六四以后化解掉,不痛不痒地、按照原先的(做法)把人放了,这个事情就了了。也可以把这些人用所讲到的罪名送上法庭,进入审判程序。那如果能进入到审判程序的话,现在看得出来,像浦志强这样一些人,他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是希望走到这一步的,这样就等于是借这样一个法庭来审判25年前一个历史事件,那么这样一个过程,等于把当局推到了一个要对这个 事件又再进行评估的一个地步,那当局是不是有意接这个球?有意要走这一步?这就是下一步要看的一个关键点了。如果真的准备把他们送上法庭,而张思之律师出来辩护了,我想这真会是一个大戏。
也许中南海的人里面真的有一些有战略眼光,借这个机会能够改变一下历史的进程。
但是也不排斥只不过息事宁人,到时候继续捂着盖着,到一定的时间把人偷偷摸摸放回去,不声不响的,像以前所做的事情一样,而这一次只不过是其例行25周年六四防范措施的一个缓解而已。

1 条评论:

  1. http://www.gfocus.net/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27&id=4591
    里面的图片很搞笑,很深入人心。
    所谓“民主人士”不外如是。

    回复删除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