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20日星期二

志愿军一文艺兵:如何才是对志愿军的尊重?――读环球两文有感

图:韩国纪念朝鲜战争期间KLO的纪念石碑揭幕仪式

811日《世界日报》A6页刊登的《如何尊重中国朝鲜志愿军?》一文是在此文基础上缩短的短文,缩短是因报纸篇幅有限。现将较长的原文投寄几个网站,是为了让其中有关两本新书出版的信息也能公布。)

        前些天读到朋友转来的纪念朝鲜战争(即韩战)停战六十周年的两篇“大作”,一是环球时报文章《舆论否定抗美援朝是对志愿军的不尊重》,另一篇是环球网解放军少将文章《朝鲜战争不该打 抗美援朝却不能不打》,可算“奇文共赏”。两文都闭眼不看六十年前中美两国间那场战争结果对中国造成的长久苦果,却称赞中国取得“辉煌“。头一篇吞吞吐吐,语焉不详,第二篇则语气明快,理虽不直,气倒蛮壮,不愧是“解放军少将”。

        另一方面,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朝鲜战争停战六十周年那天,有一本新书《亲历韩战》在纽约举行首发式。作者程干远先生曾经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参加过朝鲜战争,退伍后上大学,经过苦学,成为一位法学教授和著名法学家,现旅居美国。我想说的是,一本由亲历了韩战并具有法学专业知识的中国人写的有关韩战的书,首发式却不能在中国举行,只好在美国---韩战时中国的敌国---举行,显然此书一出来就是中共当局的一本禁书。六十年了!这个吹嘘自己在朝鲜战争中取得“辉煌”的政府,为何仍然深怕人民知道这次战争的真相?
     我自己只是个生性迟钝、学识浅薄的普通百姓,加上年老糊涂,本无资格来谈论战争这类大题目。只因为我生长在中国,是个中国人,1980年随亲属移居美国,入了美国籍,所以又是个美国人。因此,有关中、美两国间那场战争的议论,就比较引我注意。读了上述环球两文后,对其“辉煌”之说,无法认同,按耐不住要来说两句。
     我年轻时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文工团,当了一名普通团员。韩战开始两年后,1952年秋,我随部队赴朝,便也成了一名“志愿军”。志愿军在那时被誉为“最可爱的人”,当时我和周围所有同志都以能当一名“最可爱的人”而自豪。文工团员不是战斗人员,而是“文艺战士”。我们这些志愿军文艺战士,为了不辜负“最可爱的人”这个光荣称号,在为部队演戏、唱歌、看护伤员、或干其他杂活时,都竭尽最大努力。拿我来说,我退伍时曾获得一个小红本子,是“三等功臣”证明书。“三等功臣”没啥了不起,但也算个小小荣誉。今天看到环球两文说中国在韩战中获得“辉煌”,按理说,我本该为此也感到自豪,但仔细一想,感受却完全相反。
     回头看看,停战后六十年里,中国是何情况?思想改造、镇反、三反、五反、反右,文化革命 , 运动不断,冤死者无数。后来虽“改革开放”,但经济畸形发展,实行“让少数人先富起来”的政策,政治却牢守“四个坚持”,决不让老百姓获得丝毫自由和公平,以致贫富极度悬殊,社会道德沦丧,骇人听闻的噩耗频传。总之,韩战后的六十年是中国人民苦难不断的六十年,想到这些,心中总有种说不出的悲哀,还有什么“辉煌”可言?
     我个人虽已幸运地在三十三年前移居美国,但是,首先,我忘不了自己的父亲曾被中国政府以“不法资本家”罪名关进监狱,出狱后,整个后半辈子被监督劳动,扫大街等等,劳动都是无偿的,整日辛苦,但从未被允许用劳动赚取自己的哪怕是一分钱。父亲空有满腹聪明才智,却连申请到农村教小学都得不到批准,生活只能依靠也很穷困的儿女供养。直到他生命的最后,都未获正式平反。当然,和中国千千万万其他冤案比起来,我父亲的冤案算是轻微的了。
     最出人意料也最令人悲愤的是1989年“六四”大屠杀。那一天我从电视上看到在大洋彼岸我的祖国发生的、和平示威学生惨遭政府用机枪坦克屠杀的场面,不禁失声痛哭。随后很长时间,一提到此事就老泪纵横。一些熟悉的抗日歌曲老在心头萦绕,例如张帆作词、陆华柏作曲的《故乡》,原是一首描述当年侵华日本法西斯暴行的老歌,其中有句歌词使我感到十分符合今天中国的现实,这句歌词是:“现在,一切都改变了!现在,已经是野兽的屠场!故乡!故乡!”
     “六四”事件显示了中共对待自己同胞之凶残同当年侵华日本鬼子完全一样。现在,这场大屠杀已过去二十四年多,政府至今不认错,不平反,不赔偿,并且对于提及此事的百姓还进行迫害。在“六四”大屠杀之后,中共新暴行继续不断,例如镇压法轮功,残酷迫害维权律师,例如暴力强拆民居,还有劳教酷刑(例如马家楼),又例如最近被大规模揭露出来的活摘人体器官,等等,无不令人发指。这些滔天罪恶都是环球两文所谓的中国在韩战中获得的“辉煌”带来的后果,而两文作者还责怪舆论对这个“辉煌”赞扬不够。环球本身代表中国官方,也就是代表政府。中共政府对灭绝人性的“六四”大屠杀从来都装聋作哑,绝口不提,现在却侈谈什么中国在朝鲜战争中获得的“辉煌”,真不知道这些为官的还是不是人。中国被如此无人性的政府统治着,怎不叫人郁闷悲哀?

     谈到韩战后六十年的中国,使我想起最近德国天语出版社出版、香港前哨杂志发行的一本新书:《当代中国史稿》。作者黄河清先生是旅居西班牙的中国作家,他为了把每一个故事都写的真实可靠,花了整十三年功夫进行调查、采访、研究、撰写。弭患癌症后,仍继续坚持工作,终于编成此书。这本书记述了一千多位在中国当代史中有代表性的人物的遭遇和下场。我还没有机会见到此书,但偶然从网上读到过书中一个故事,是关于一位为防治沙眼立下千古功勋的中国科学家汤飞凡先生在被逼自尽后、他的荣誉却遭该单位一位“党的领导同志”盗窃的真实故事。读后觉得黄先生文笔生动、流畅、简练,字里行间并洋溢着人道精神。现已有一位王策先生为这本新书写了评论,题目是《受天下之瑰丽而泄天下之拗怒》,评论也写的十分精彩。目前网上还能看到此文,但不敢保证何时会被屏蔽掉,因中国的网警对国外网站的攻击是很有效率的。(818日补记:刚才发现上述王策文章已遭屏蔽。)

     1950年爆发的韩战,实际上是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的决斗,也就是极权社会和自由社会之间的决斗,是一党专政和西方民主宪政之间的决斗。那次决斗结果,可说打了个平局,代表前者的中国,确实没有被代表后者的美国打垮,环球两文中所谓的“辉煌”, 指的就是这个。中共一贯用假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来蒙骗百姓,说“抗美援朝不能不打,也是为了蒙骗。但是,今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明白,中国只有结束一党专政,学习西方的自由民主,建立民主宪政,人民的苦难才能终结。只要问问今天那些千方百计移居美国的中国人,(除那些为逃避清算的贪官以外),他们为何宁愿背井离乡、远渡重洋而到美国这个异邦来安家立业?口中不一定人人敢说,但从他们纷纷离开中国往外国跑的行动看,一党专政与民主宪政二者孰优孰劣,也就昭然若揭了。

      再看看环球所谓“舆论否定抗美援朝是对志愿军的不尊重”。在这次朝鲜战争中,中国志愿军以落后的装备能够和装备精良的美国现代化军队打成一个平局,此中除某些偶然因素外,不能否认中国志愿军表现的高度“爱国热忱”确实是个重要因素,可惜的是,当年的志愿军是受中共蒙骗,把“爱党”当成“爱国”。那些“最可爱的人”,连我自己在内,“爱国热情”发挥的大方向完全错了!结果,惨重牺牲换来的只是中共一党专政的加强,给中国人民带来六十多年不断的巨大灾难。既往不可追,今天中国只有坚决取消一党专政,实行民主宪政,才能告慰那些在朝鲜战争中为国牺牲的数十万“最可爱的人”,只有这样,才是对志愿军最大的尊重。

          但据最近香港《动向》杂志刊登的记者程凯的文章揭露,中共正向普世价值宣战,图谋“和平演变美国。看来不仅中国民主宪政的实现面临巨大阻力,美国的民主制度也面临遭中共阴谋瓦解的危险。此情确实令人忧虑。中共之所以能如此猖狂,是它的邪恶本性,使其一方面作起恶来无所顾忌,另一方面可以不择手段地掩盖真相,哄骗世人。看来六十多年前开始的那场民主与专制两种制度之间的斗争还得进行一个时期。数月前收到中国大陆一位多年热心为中国民主发帖子的朋友病危临终前的来信,说现在延缓生命,已经谈不上什么享受生活,只是希望能看到一点国家的进步,说具体一点,就是能看到在中国实现民主宪政政治制度的那一天这句话何尝不是每一个年过八十的中国人的心声,也包括我这个当年志愿军文艺兵的心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