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20日星期二

蓝无忧:中国毛派是伪左派

图:网上流传的『习泽东』PS图片

中共不會自我革命,但也不會重啟文革。原因很簡單:目前這種四不像的、偽劣市場與專制權力相勾結局面比毛時代更適合他們中飽私囊。

十八大之後中共非但沒有像一些人預測的那樣“去毛化”,反而加入不少“毛元素”。習近平三番五次強調毛,肯定毛,上個月發起黨內新的整風運動,更是連口號都酷肖“紅太陽”藉以確定不可動搖統治地位的延安整風。這自然不是偶然的。有人驚呼“毛澤東的幽靈上了習近平的身”,毛派則歡呼看到了希望。世事白雲蒼狗,那位已被秘密關押一年多的“薄澤東”不知對此作何感想?

習近平是否“習澤東”?

“薄澤東”倒下了,“習澤東”站起來了。如果“習澤東”指習與毛專制本性一脈相承,甚至是嫡傳,這很對,很多人是在這個意義上說的。但如果“習澤東”指習將全面回歸毛時代,像毛派期望那樣“撥亂反正”,這無疑是一廂情願的自欺欺人。 儘管習近平塗抹不少毛式色彩,使用毛式話語,師法毛的治國馭黨術,這些都是“術”的層面。這位前知青很可能看不上江澤民與胡錦濤,有志於比肩毛、鄧成為一代雄主,但正如前克格勃普京是新一代俄羅斯強人,卻不是“斯大林第二”,無他,時也勢也。鄧小平當初對毛“三七開”,絕非對毛有什麽眷戀感恩,而是認為“否定毛澤東會天下大亂”。同樣的,在中共偽改革的弊端日趨深重時,向毛做些靠攏動作也是安撫某些群眾的策略。 
中共不會自我革命,但也不會重啟文革。原因很簡單:目前這種四不像的、偽劣市場與專制權力相勾結局面比毛時代更適合他們中飽私囊。習近平說前三十年和後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他想左右逢源。的確,“前三十年”和“後三十年”是共產獨裁專制不同但連續的階段。一個惡人有青壯時,有老病時,年輕時蠻幹,年老時狠詐,惡性從未改變,手法有所不同。能說他變好了嗎?反而是罪惡越來越多。毛把中國折騰到崩潰,任何主政者稍作改變就多少有好轉,中共把自己被迫的改變大言不慚稱作“改革”。改變固然比不變好,較毛時代有進步,但絕不能將功勞記在中共頭上,好像是他們解救黎民於倒懸。實際上“改革”早就異化為特權階層牟利自肥的工具,製造各種社會矛盾和人民痛苦。而糊塗的人不明白這是中共改革之偽所致,錯誤認為這是背叛毛的結果。

 毛派不敢“幹革命”

 毛派在我看來或許包括這幾部份:為數不少的懵懂底層民眾(包括一些知識青年,但以中老年為主),以之為終南捷徑的狡詐投機文人(如烏有之鄉、張宏良、孔慶東之流,近年言論出位的劉小楓也可以計算在內),還可能有某些具有政治抱負、認為其破壞性力量足以成就一番亂世事業者。後兩者都未必真心實意,毛對他們來說是釣餌,是神道設教的工具。前者則既可悲又可歎,本身是受侮辱與受損害者,卻被煽動和誤導。
 社會黑白顛倒、不公不義,中共對此要負總責,是萬惡之源。毛派號稱繼承毛澤東革命衣缽,卻不敢踐行“造反有理,革命無罪”的至理名言。不要說真槍實棒地“槍杆子出政權”,或者像自由派人士那樣不斷衝撞專制紅線,連像訪民那樣依法維權都少有,這真是絕妙諷刺。他們大都只會網上罵漢奸罵資本家罵美國,而不敢真正去反抗,哪怕是毛式的。他們墮落到只要當權者不政改就算堅持了毛路線,黨未變修、國未變色,政權仍然掌握在無產階級手中,他是國家的主人。中國的法制依附於政治權力,是偽公正,毛派同樣屈服於政治權力,是偽批判。毛派的理想是黨內出現新的毛澤東式強人,平等地把每個人踩在腳下做奴隸。
正常社會不能沒有左派,但中國毛派是閹割了的偽左派。很多人還誤認中共是左派,另一些人以為毛派是本土左派正宗,這都嚴重背離事實。毛的遺毒深重,中國缺乏真正的健康左派。真左派應該堅持人權價值觀,堅持平等和民主。他不會接受暴政藉口主權而向人民任意施暴,他同情和支持市場經濟下的弱勢群體,但也不會嚮往毛時代普遍的奴隸狀態。很多自稱毛派的人屬於自帶乾糧的五毛,自己被中共蹂躪糟蹋得不成樣子,卻愛國愛黨之心爆棚。他們要麼智力有問題,要麼良知有問題,或者兼而有之。這些人往往還是軍國主義者、大國沙文主義者甚至法西斯主義者,他們為中共鎮壓“邪教”叫好,他們為中共鎮壓各種民族反抗稱讚。他們怎麼會是真左派?他們其實起著阻礙真左派的維穩作用。同樣是這些人,社會動盪時卻可能展現其暴戾性,成為官員和富人乃至所有人的噩夢。

超越“文革-改革”二分話語

要警惕一種陷阱,即認為“文革”(代指毛時代)和“改革”(特指偽改革)非此即彼。毛派認為“改革”壞、文革好,自由派認為“改革”問題再多也比文革好。開明人士如果陷入“改革-文革”二元對立話語陷阱,因為害怕文革復辟便竭力捍衛“改革”卻不標明真偽,客觀上有可能為中共偽改革背書。中國需要的全面革新不是中共操控下的偽改革。習認為毛時代和“改革”都值得肯定,我們則應該對“文革”和“改革”都予以揚棄。近年來有毛派人士提出“左右大聯合”以對抗“權貴資本主義”,這相比多數毛派大為進步。但據說條件是“右派不反毛,毛派不擁共”,把“不反毛”和“不擁共”作為交換條件,豈不荒唐可笑?正常的左右派應該在公認的普世價值上建立共同的底線,而不是其他。
共產主義曾是宏大虛幻的意識形態,但中共已不具有任何堪稱“理想”的東西,它的存在只是方便少數人掠奪利益與捍衛特權,其準確定位為犯罪工具。毛派群眾在偽改革中境況每況愈下,他們對偽改革的不滿揭露了一些殘酷的現狀,但卻不辨正確方向。毛派從娘胎裏就有根本缺陷,後天更是發育不良,可悲地成為事實上的中共維穩幫兇。消除現實中的不公不義,出路是用“真改革”革中共的命,而不是自我催眠回到虛幻的好時代。

——原载《动向》杂志2013年7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