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22日星期四

李直:薄熙來是中共政治祭壇上的新犧牲品

薄熙来在法庭上……
薄熙來案在幾番拖宕之後,終於開審了。
誰都知道,給薄的政治生涯蓋上一個法律的印戳,這既不表明中國大陸法律嚴明,更不意味著中國大陸自此走上法治之途。實際上,薄案的審結,與其說解決了中共權力交接與繼承中的「偶然」問題,還不如說給中共今後的權力交接與繼承帶來了更多長久性的問題。
在中共的政治祭壇上,從來不缺犧牲品。毛時代自不待言,就是在毛後,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這連續三任名義上的中共最高領導人,都成了中共政治的犧牲品。接下來的江、胡兩任中共最高領導人,則都有把其政治局同事(陳希同、陳良宇)送進監獄的政治壯舉。
作為毛時代和毛後時代中共政治的親歷者和當事者,薄熙來可謂揣摸透了中共政治的明規暗則。與習近平一樣,薄熙來具備了執掌中共最高政治權力的一切必備條件。不過,也正是這些在中共治下從政的優越條件,膨脹了薄熙來的雄心,由此導致其政治生涯的終結。
從習近平接班掌權十個月的政治軌跡看,薄熙來與習近平在政治上並無分歧。即使以此次審判薄熙來的三個罪名看,他與其他中共領導人的政治行為也沒有實質上的區別。因此,薄熙來之所以被審判,其罪當不在腐敗,其錯亦不在濫權。在習近平和中共那裡,薄熙來的當誅之處就在於其出格的政治舉動挑戰了中共最高政治權力交接與繼承的既定秩序。
在毛後,中共最高政治權力交接與繼承看似有序。但是,這種表面上的秩序,實則仍是前任領導人指定後任領導人的結果。隨著中共最高領導人政治權威的式微,這種前任指定後任的權力繼承有序性的先決條件,就是不能在權力交接與繼承的過程中出現任何對這種指定程式的疑問,更不能出現任何對指定權力合理性與合法性的挑戰。而薄熙來以「唱紅打黑」為標識的政治舉動,其所贏得的政治關注和民眾歡呼,無疑給中共最高政治權力的交接和繼承注入了競爭因素,並可能因此打亂權力繼承的順位,進而威脅到中共的權力繼承制度,造成更大的合法性危機,損害中共的整體利益。這正是中共對薄熙來進行審判的黨內基礎。
薄熙來案的審判,標誌著薄熙來政治之途已然窮盡。不過,這卻並不表明薄熙來政治主張的終結。去年底以來,在「把毛澤東變成中國共產黨」的正資產方面,在弘揚中共正統性方面,習近平所為似乎並不輸給薄熙來。或許,薄熙來的政治實踐,恰恰給習近平提供了如何提高政治效率的範例。至此,審判薄熙來的政治意圖就一目了然了。
對於中共而言,薄熙來案件的審結,其實意味著紅二代和中共統治階層已經對其利益所在達成空前一致的共識。在國家權力方面,中共絕不允許他人染指;在黨內權力方面,中共絕不允許有人挑戰權力交接和繼承的順位及其秩序。中共如此所為的根據,就是其整體利益的最大化和永久化。經過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三任中共領導人分別對陳希同、陳良宇和薄熙來的「制裁」,中共權力的架構從不同的側面得到了加強。
可以預見的是,在習近平治下,儘管來自中共黨內的挑戰將在一段時間內偃旗息鼓,但是,中共對國家權力的壟斷卻將受到越來越大的挑戰。來自社會上的黨外挑戰足夠大,在中共黨內出現薄熙來類的嗜權者就又水到渠成了。(作者為中國大陸政治觀察人士)

——世界新聞網/名家觀點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