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20日星期二

用档案文献重现的被遗忘的历史――读《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

《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
(美国)洪荒


       如果说小说家用故事重述历史,学者们用研究分解和重构历史,那么图书文献学家则用更客观的方法——用档案文献重现被遗忘的历史。 由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图书馆宋永毅和郭建、丁抒、周原等一批华裔学者编撰的、由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和香港中文大学大学服务中国研究中心最近合作出版的《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则是这样的一个典范。
记载触目惊心的“人吃人”真相
       和已经出版的《中国文化大革命数据库,1966-1976》(2002-2010)和《中国反右运动数据库,1957-》(2010)这两个大型数据库相比较,这一新的数据库具有内容上的难得的独特性和珍贵性: 在全部近七千份第一手资料中,有三千份左右是来自中共各级档案馆中的内部档案;其余的也大都来自类似新华社《内部参考》、中宣部的《宣教动态》、公安部的《人民公安》等当年被视为机密性的内部刊物。众所周知,大饥荒的真相在中共的公开报刊上一直是被严密封锁的。但是,在这些内部档案和刊物上,却在相当程度上揭开了这一浩劫的内幕。比如,我们在不少回忆录中都曾经读到当年的“人祸”造成了“人吃人”的惨剧,但是从来没有看到过白纸黑字的档案记载。在这一数据库里,我们就看到了十多份甘肃、贵州、安徽、河南因为饥饿而造成“人相食”的档案,更有近800份因高征购和暴力搜粮而造成的农民饿死、自杀、卖儿卖女的血泪文字记载。
内部统计揭示非正常死亡人数
       有关大饥荒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数,海内外学界的共识一般都认为是三千万人左右。但是近年来毛左派为了粉刷毛泽东当年的罪行,想方设法否定这一旷世未闻的死亡数。例如,一说这三千万人中其实大多数是外出逃荒的“流民”数;又说当年并没有确切的统计,研究大饥荒的学者的数字都是臆造的。 看完了这一数据库,任何人都会看到毛左分子的欲盖弥彰。 作为世界上最严密的专制政权的档案制度,中共的各级组织对于当年的非正常死亡是有相对准确的统计的。首先,在这些统计里,“外流人员”和“非正常死亡”是分两个完全不同的项目统计的。 例如,由原甘肃省委财贸部部长张天珩提供的“甘肃十六个县人口死亡、疾病、外流情况表”里,自1957年12月到1958年5月间的9633名“非正常死亡”和17475名“外流人员”就是完全分开的。 其次,无论在1962年间许多省和县的内部统计里,还是那些犯错误干部的检查中,都有相对确切的死亡人数。而这些数目的简单相加,便不难得出数千万人死亡的结论。  那么, 中共最高领导层是否掌握了这些数字呢?数据库里的机密档案会告诉你是非常肯定的。 那里有一份“刘少奇在中央扩大工作会议上安徽大组会上的第二次讲话”(1962年2月3日),当原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检查到安徽饿死了一百多万人时,刘少奇立刻责问道:“我问你们死了多少人?你们说向中央报告过了,一百一十几万,谁相信?你们心中有数,可就是不说老实话。”(其实安徽饿死了300多万人)刘少奇还点出了安徽饥荒中特别严重的人相食问题:“还有一件叫特殊政治件案件,吃死人肉就是特殊政治案件”,据统计共有近两千起。
用最新电脑数据库技术展现历史
       除了内容以外,这一数据库分为“网络版”和“光碟版”两种形式。两者都有灵活的检索方式: 可用中英文作“主题”,“日期”,“作者”,“标题”,和“关键词”查阅。还 有“打印”,“标明被检索的关键词”,“中英文互换”等新功能。但是网络版主要供大学和研究机构订阅。一旦订阅,全校师生均可以无限制地进入使用,并具有远距离网络登录和下载功能。新资料会每月每年输入,数据库功能不断增强。而“个人版”主要以光碟的形式,可以随身携带在个人电脑上使用。 而且售价便宜。
    除了这一数据库,宋永毅等人还计划在今后的两年内完成这一系列的最后一个--《中国五十年代初期的政治运动数据库,1949-1956》。这样,整个当代中国史最风云变幻、也最灾难重重的毛泽东时代的历史真相的一个轮廓便被数万份原始资料客观地勾勒出来了。

——原载《动向》杂志2013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