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20日星期二

习近平打压宪政可能把自己拖垮(附《纽约时报》中央秘密文件视宪政与人权为威胁)

习近平(左)

如果说习近平上台后既释放改革拥宪信号又打出极左拥毛旗号,人们还拿捏不准他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如果最近一个时期中共宣传部门发表系列“宇宙真理”级的反宪政言论,人们还认为这可能是党内某派的狂言,那么纽约时报披露的这份秘密文件就交代了习近平的底线。该报星期一的这篇题为《中央秘密文件谴责宪政与人权》的文章说,在这份名为“9号文件”的备忘录里,中共高层发出了秘密警告:“如果党不能根除中国社会的7大颠覆性潜流,中共的执政权就可能旁落。”而这份警告文件“明确无误地得到了中国新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首肯。”
文件列举的这七大危险以“西方宪政民主”为首,还包括宣扬人权的“普世价值”、独立媒体、公民社会、市场化的“新自由主义”,以及对党史的“虚无主义”批评。《纽约时报》说,这个文件的“序号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今年4月印发该文件时定下的。”虽然该文件没有公开发布,但《纽约时报》“看到了一个版本,并从四名接近中共高级官员的消息人士那里证实了它的真实性,其中包括党报的一名编辑。”
9号文件称:“西方敌对势力和国内异见者仍在不断向意识形态领域渗透”。一党专政的反对者“为了挑起民众对党和政府的不满,在官员财产公示,利用互联网打击腐败、反对媒体控制以及其它敏感问题上挑动事端。”这些显然不是空话,最近几个月中共当局严厉打压各地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活跃人士就是佐证,先后有数十位人士遭抓捕、关押、拘留,其中包括新公民运动倡导者许志永,以及两天前被刑事拘留的著名维权人士郭飞雄。
上海高等法院代院长崔亚东最近在抨击上海嫖娼法官时指对这些腐败官员的揭露其恶不在那些官员而在于给“西方敌对势力以可乘之机”。当时人们都认为这位代院长的极左论调甚是不合时宜,现在看来那是他在呼应中央精神。纽约时报说:“习近平的指示已经在全国各地通过一系列强制性学习班进行了传达”;没过多久,这位因发表“敌对势力”言论引发外界哗然的代院长,被其在贵州省公安厅任职时的70名下属实名举报涉贪。
本来当今中国官场无官不贪,这种举报几乎天天发生,但是奇怪的是,就在各报纷纷转载首发这一消息的广州日报的文章后数小时,所有媒体都撤下了已经转载的文章,出现能查到标题看不到内容的现象,十分明显,这是中宣部统一下令删除的。与此同时,在新浪微博上,“崔亚东”、“上海高院代院长”、“代院长”都成了敏感词。这样的大动作看来也跟这份秘密文件的指向有密切关系。
但纽约时报说,习近平发动的这场运动会给他带来一些风险,“因为他承认,正在放缓的中国经济需要更能推助市场的新动力,而这种动力只能通过放宽政府管制来获得。”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从两个敌对阵营中各取一点的做法,最终可能会让他自己的议程在党内纷争中陷入泥沼。”文章援引上海师范大学历史学教授萧功秦的话说,“这种分裂有可能变大,把习近平拖垮。”
纽约时报说,9号文件是针对今年年初发生的《南方周末》事件而来。萧功秦说,围绕该报的对抗和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运动提醒了中共领导人,刺激他们发布了“9号文件”。中共高层宣传官员曾开会讨论报纸抗议等问题,认为这是美国领导的西方反华势力颠覆中共的阴谋。
但文章引用分析人士的话说,导致民众提出宪政、反腐、公示财产的并不是“反华势力”,而是习近平及其同事们。他们刚上台时许的愿“抬高了民众的期望”。文章说“要求共产党官员公示其家庭财产的民间活动人士援引了习近平自己的誓言,即结束官员腐败,建设一个更加坦诚的政府。同样,倡导以法治限制党的权力的学者和律师也引用了习近平尊重中国宪法的承诺。”
纽约时报最后说,“习近平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面临另一次意识形态测试,届时共产党将庆祝毛泽东诞辰120周年。”

【附录】纽约时报:

中央秘密文件视宪政与人权为威胁

储百亮 2013年08月20日
对腐败的不满及自由派要求政治改革的呼声可能使共产党的地位变得岌岌可危,内部消息显示习近平总书记对此十分担忧。
Jason Lee/Reuters
对腐败的不满及自由派要求政治改革的呼声可能使共产党的地位变得岌岌可危,内部消息显示习近平总书记对此十分担忧。
香港——中共干部聚集在中国各地的会议大厅里,聆听高层领导发出一个严肃的秘密警告。他们获悉,如果党不能根除中国社会的七大颠覆性潜流,权力就可能旁落。
前述七大危险列在一份名为“9号文件”的备忘录中,该文件明确无误地得到了中国新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首肯。七大危险以“西方宪政民主”为首,其他则包括对人权“普世价值”的宣扬,诸如媒体独立和公民社会之类的西式概念,热衷于市场化的“新自由主义”,以及针对惨痛党史的“虚无主义”批评。
习近平已经在准备进行一些改革,以使中国经济迎接更强大的市场力量,与此同时,他也在通过“群众路线”强化党的权威,力度超过了中共例行的纪律整顿活动。本次对中共干部发出的内部警告,表明了与习近平在公众面前的自信外表相伴的种种担心:经济放缓,人们对腐败的公愤,急切期待政治改革的自由派发起了种种挑战,这些都容易对中共构成威胁。
“西方敌对势力和国内异见者还在不断向意识形态领域渗透。”9号文件称。这个序号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今年4月印发该文件时定下的。该文件没有公开发布,但《纽约时报》看到了一个版本,并从四名接近中共高级官员的消息人士那里证实了它的真实性,其中包括党报的一名编辑。
该文件称,一党专政的反对者“为了挑起公众对党和政府的不满,已经在揭露官员资产,利用互联网来打击腐败、反对媒体控制以及其他敏感问题上挑起了事端。”
这些警告没有做无用功。自从文件下发之后,中共的报刊和网站一直在强烈批判近年来不属“犯规”之列的宪政和公民社会观念。官员们加大了工作力度,防止公众看到互联网上的批评意见。两位知名的权益倡导人士在过去数周内相继被拘留,他们的支持者称这是对“维权运动”一记重击。在习近平前任胡锦涛执政时期,“维权运动”就已经遭到围攻。
习近平的强硬路线令中国的自由派感到失望,一些自由派曾把他的上台视为漫长停滞之后的一个契机,有望推动政治变革。结果,习近平的上台却标志着中共转向更为保守的传统左派立场:他开展“整风”运动来保证纪律严明,显然还试图捍卫毛泽东的政治遗产,例子之一是他参观了一处历史遗址,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曾在那里亲自进行一次改造中共的尝试。
习近平的指示已经在全国各地通过一系列强制性学习班进行了传达,比如,南部省份湖南的一个地方政府网站就讲到了这样的一个学习班。
“宣扬西方宪政民主是在企图否定党的领导,”湖南衡阳市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成新平在一个矿业官员会议上说。他还说,人权倡导者希望“最终形成政治对抗力量”。
这场运动给习近平带来一些风险,因为他承认,正在放缓的中国经济需要更能推助市场的新动力,而这种动力只能通过放宽政府管制来获得。
中国的政治圈子密不透风,其中却常常存在争端,支持深化西式经济变革的成员往往跟那些推动法治、促进政治制度开放的人结为盟友,传统派却支持国家加大对经济和政治生活的双重控制。分析人士说,习近平从两个敌对阵营中各取一点的做法,最终可能会让他自己的议程在党内纷争中陷入泥沼。
对宪政的批判引发了自由派知识分子乃至一些温和派前任官员的失望与反对。与此同时,这场运动也让中共正统观念的左派捍卫者感到振奋,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尖锐反对市场化的改革,尽管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都曾表示,这样的改革确有必要。
随之而来的裂痕出奇公开。上海师范大学历史学教授萧功秦说,这种分裂有可能变大,把习近平拖垮。萧功秦支持由中共引导的渐进改革,是这一派当中的知名人士。
“现在,左派感到非常振奋,心花怒放,但自由派感到非常气馁和不满。”萧教授说。他还说,他自己大体赞同习近平的目标。“这样的分化非常严重,因为这严重伤害了广大中产阶级以及温和的改革派,即企业家和知识分子。”萧教授说。“这种局面存在失控的可能,那样一来,就不利于中央领导层强调的政治稳定了。”
今年年初,促使中共发起意识形态反攻的压力在中国南部城市广州的街头得到了体现。这里的《南方周末》的工作人员进行了示威,因为一名宣传官员重写了一篇颂扬宪政的社论,原文称国家和党的权力应当受到防止权力滥用并保护公民权利的最高法律的制约。
历史学家萧功秦说,围绕该报的对抗和要求官员公开财富的运动提醒了领导人,刺激他们发布了“9号文件”。实际上,根据中国东部港口城市连云港的一个共产党网站上刊载的一篇讲话稿,高级中央宣传官员曾开会讨论报纸抗议等问题,称之为颠覆党的阴谋。
“美国领导的西方反华势力一个接一个地参与进来,并和国内的异见分子相勾结,以所谓新闻自由和宪政民主之名对我们进行诽谤攻击,”连云港市宣传官员张光东援引中央宣传官员会议的结论说。“他们试图瓦解我们的政治制度,这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他指的是该报的抗议。
但分析人士称,习近平及其同事的尴尬处境来自他们自己抬高的民众期望,而非外国阴谋。要求共产党官员透露其家庭财富的民间活动人士援引了习近平自己的誓言,即结束官员腐败,建设一个更加坦诚的政府。同样,倡导以法治限制党的权力的学者和律师也引用了习近平尊重中国宪法的承诺。
事实证明,对于党领导人来说,即便是这些相对慎重的活动也过了头,因为他们小心提防着任何可能会膨胀为直接反对的挑战。北京的前杂志主编、政治评论员李伟东(音译)说,“9号文件”由中央领导层的行政中枢中共中央办公厅颁布,这样的做法需要得到习近平和其他高层领导人的批准。
“毫无疑问,该文件得到了习近平的直接支持,”李伟东说。“肯定得到了他的批准,反映了他的整体观点。”
自从这份文件发布以来,宣传正统思想的运动已经促使党内刊物发表了大量评论和文章。其中许多都援引了近年在官方出版物中已属少见的关于阶级斗争的毛派修辞。有些人说,宪政和类似的想法是西方颠覆活动的工具,曾促成前苏联解体,对中国也构成了类似威胁。
“宪政只属于资本主义,”人民日报海外版的一篇评论文章称。宪政是“信息战和心理战的一件武器,美国垄断资本主义巨头及其中国走狗用它来颠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该报的另一篇评论文章称。
不过,一些分析人士称,受到鼓舞的左派人士可能会对习近平的政府造成麻烦。习近平已经表示,在今年秋天的一次党的会议上,他希望支持能够令市场竞争和私人企业在经济中起到更大作用的政策。然而,党内的马克思主义坚定分子对这类提议十分警惕。
薄熙来是一名有个人魅力的左派官员,观念相对自由的官员和知识分子本希望去年对薄熙来的罢免将有助于他们的事业。但他们的希望已经破灭。薄熙来将在周四受审。
曾与习近平会见的改革派前政府官员胡德平最近发表了一篇关于左倾趋势的公开警告。在他家人运营的用来纪念他父亲胡耀邦的网站上,胡德平说,“什么是改革的底线?”胡耀邦曾在20世纪80年代领导实施放宽政治和经济管制的政策。
习近平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面临另一次意识形态测试,届时共产党将庆祝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庆祝活动的规模尚未公布。但根据湖南省湘潭市政府网站的说法,毛泽东的故乡湘潭正斥资10亿美元来为该活动修缮纪念场所和设施。
“你必须纪念他,而且,因为他已经去世,你只能说他的好话,不能说坏话,”历史学家萧功秦在谈到毛泽东纪念日时说。“这就像是在给左派火上浇油。”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记者。安思乔(Jonathan Ansfield)自北京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林蒙克、土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