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22日星期四

晴朗:红色思维和话语的双重错乱

刚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习近平发表讲话,强调"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他还说"宣传思想部门承担著十分重要的职责,必须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他在这里用的是军事术语,也就是说,中共把意识形态视为战线,视为没有硝烟的战争。

现在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七不准讲"的中央9号文件,以及由喉舌媒体掀起的反宪政逆流,决不是刘云山胆敢自作主张,而是来自习近平的旨意。

说来不必大惊小怪,凡是共产专制国家,宪法都是摆设。试看那些右翼或左翼的独裁集权国家,统治者对宪法还多少有点避忌。如当年菲律宾的巨贪总统马科斯,他用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而冻结宪法;委内瑞拉的左派强人查韦斯意欲做终身总统,他须先提请修改宪法,结果最后也未能如愿;埃及被"二次革命"及军事政变所推翻的穆尔西总统,他是穆斯林兄弟会出身,被选上台后要强化政教合一,但也得向议会申请"暂停宪法"。这些专权者都不尊重宪法,却不能断然抛开宪法。只有中共独此一家,干脆把"宪政"的阶级成分都定为出身反动的"黑五类"。

北朝鲜有一个天宪神授式的《树立党的唯一思想体系十大原则》,其地位比宪法和劳动党党章都高得多。金三世世袭政权后修改了《十大原则》,其中规定"应将我们党和革命的血脉――白头山血统永远延续下去……并坚决保持其绝对的纯洁性。"其要旨就是把金家王朝世代承袭加以合法化。这个《十大原则》公布后,被中国网民冷嘲热讽,倒是《环球时报》出来为金家说话,指国内某些人"用批评朝鲜指桑骂槐,用朝鲜的例子贬低中国社会主义制度"。

那个印著金家王朝徽记的《十大原则》,比起一手监制宪法而又从不执行,最后更宣布不要宪政的中共来说,人家至少还有一点长处,就是开宗明义和语言简洁。修改后的《十大原则》放弃了"无产阶级专政"和"共产主义"两个语汇,只用"主体革命伟业"来统称之;把"金日成主义"改为"金日成和金正日主义",这比以前累赘了一点,但较之中共这边,还是简约得多。因为金家只传了三代,中共政权却延续五代香火,每一代领导人都要背负起前朝的坛坛罐罐,说话就越来越累赘。比如习近平在十八大说的超长句式是"坚持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基本原则,贯彻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因为每一代的政治遗产都得奉为金科玉律,丝毫怠慢不得。习近平未来要留下什么精神遗产还不得而知,总之一定要把这柱香毕恭毕敬地插到宗庙的香炉里,再到第六代,说话就更吃力更累赘了。

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以无上的权力绝对垄断话语权,必然导致语言的腐败。在中共统治面临的各种危机中,其实最严重的是话语危机,就是党的意志和权力使得官方语言极度贫乏,除了民族主义的狗皮膏药还未完全失效,其他没有一句半句官话对民众有感召力和说服力。

中共官话越是常用的,就越见语言腐败。集党八股大成的首推胡锦涛,其干瘪乏味正是语言腐败的样板。 "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这种"既不也不";"既要也要"听去是胡锦涛的招牌语法,实质却是被共产党劫持和垄断的语言之极度空洞和贫乏。

习近平刚上台时好像刻意要使官话鲜活一些,如"鞋论"要比"老路邪路"之说多了些形像比喻,没那么笨拙僵硬,但意思完全一样,"两个不能否定"又是逻辑不通!"更无一人是男儿"乍听好像离党八股颇远,但习近平这里已不止逻辑混乱,而是精神错乱!他为苏联红色帝国的崩溃而痛心疾首,却在上位之初就兴冲冲去俄罗斯访问,与坚决否定苏维埃制度的普京握手言欢;转过头来,中国喉舌又起劲渲染苏联"沦落"为今日民不聊生的俄罗斯的种种惨状。

中共的语言没落和精神错乱式的文宣,是专制之癌扩散得最快的癌细胞。习近平以为自己能为"永不变色"的红色江山掌舵导航,事实却是,他被专制主义所钳制和驱使,如他所说"中国革命的历史是最好的营养剂",说白了,习近平是吃错了药,在所谓的最好营养剂的喂养下,他怀著"三个自信",在专制的"老路"和"邪路"上比他的前任走得更远!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