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23日星期五

胡少江:庭审薄熙来是一场闹剧

薄熙来案进入第二天庭审


看了这个标题,可能有人会以为此文的作者一定是支持薄熙来的。不对!我从来就不是薄熙来的粉丝。相反,我对他在重庆搞的那一套带有浓厚的毛式色彩的"唱红打黑"极为反感。我乐于看到所有类似薄熙来的"无法无天"、肆意侵害公民权利的弄权者们倒台,也乐于看到他们能够被押上法庭接受审判。

但是,在看了中国官方发布的记录两天审判的微博之后,我禁不住要说,这次审判的确是一场荒谬的政治闹剧。

首先就事论事,法庭上对薄熙来的指控从法律的角度看是站不住脚的。从常识的角度,我相信对薄熙来的贪腐指控;不仅不相信薄熙来是一个清官,而且也认为他应该对谷开来的贪婪和收受贿赂负有道义上的责任。但是根据法庭上辩护人的自辩和对证人的提问,显然法庭并没有掌握薄熙来事前知道这些权钱交易的物证。换言之,在法律上,现有的证据不足以对薄熙来定罪。如果根据常识、根据道义来定罪,现政权里绝大部分的高级官员都可以定罪。

从更深一个层面来说,薄熙来的问题实质上是一个政治问题,是一个权力斗争的问题。他在争取最高权力的斗争中失败了,这是中国高层的政治力量对比使然。其实,薄熙来的政治主张与将他关进大狱时的总书记胡锦涛没有根本的不同,与当今在台上的总书记习近平也并无两样。他们都是那只红色的孵卵器中孵出的小红鸡。尤其是薄熙来和习近平,更是红色的母鸡下的红色的蛋。

薄熙来的失败在于他的行事风格,或者说他败在他的过于聪明外露、四处出击的作风上。在最高领导人的遴选上,中共盛行的是一种中庸机制。候选人既不能过于愚笨而轻易地将江山丢失,又不能过于聪明而挑战现有的规则和权威。在通过这样一个机制而挑选的政治局委员中间,薄熙来是一个异数。他的咄咄逼人,他的不按规则出牌令他的党、更确切地说是令他的同事们感到了一种威胁。

他不加掩饰地径自抢夺大位的做法,得罪了党内的大佬们,因为这帮党内大佬从来都认为只有他们才有指定王储和准王储的特权,他们是不会轻易将这种特权让出的。薄熙来的伶牙俐齿的谈锋和标新立异的行为也令他的争夺最高权利的对手和他的同事们感到不安。因为薄熙来令他们在媒体上显得黯淡无光,也担心在未来与薄熙来的较量难占上风。于是,党内大佬和他的同事们协同一致地将他搬倒。

在政治舞台上,权斗是一场残酷的较量。如果薄是一个政治家,对此应该早有准备。自信的他虽然没有很好地准备他的失败,但是对这场闹剧般的庭审确是有备而来的。他被与世隔绝长达十八个月之久,而且基本上是孤军作战,但是从他在庭审中的表现看,他却比审判他的人以及在幕后指挥审判的人要高明。因为他掌握了中国执政者的命门。

薄熙来知道得很清楚,那些足以证明他犯下滥用权力、贪污腐败的证据,中国政府是不敢拿出来的。因为拿出了这些证据,整个执政集团的黑暗就暴露于众了。这不仅能将薄置于于死地,也会将党和整个中国的政治精英置于绝地。薄熙来在庭审前两天的表现无外乎是想告诉世人两件事:一,对他的审判是一场政治闹剧,法律不过是政治的婢女;二,无论审判的结果如何,他的政治对手们都无法占据道义、法律、甚至智慧的高地。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