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21日星期三

徐达内:上海后院起火(附:韩正急于高调双开上海集体嫖娼法官的内幕)

崔亚东

中国司法残余的公信力在过去这个周末再遭重创。一因上海高院代院长崔亚东所遇举报,二是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王雪梅因对现状感到失望而宣布辞职。
如果再给崔代院长一次机会,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再在总结上海法官集体嫖娼风波时说出“这一事件……境内外敌对势力借机攻击党和政府、攻击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攻击上海党政干部队伍提供了可乘之机”?
当时,随着上海最高领导韩正那句“虽然只是少数几个干部腐化堕落的案件,却给上海整个法院系统、政法系统乃至整座城市抹黑”,围观者已经渐渐散去。但在多家市场化媒体发掘出上海高院通稿中对“敌对势力”的指控后,崔亚东引火烧身,不仅是外地市场化媒体和微博意见领袖群起攻之,更重要的是,一份由其在贵州省公安厅任职时70名下属集体署名的贪腐举报乘虚而入,令这位副部级官员腹背受敌。因为“一言不慎”,导致反感者落井下石、穷追猛打,崔副院长今时际遇,像是要重蹈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原局长周久耕或者陕西省安监局原局长杨达才的覆辙。
这不,网络流传举报信的落款时间是今年6月15日,但在“敌对势力”说爆出之前,少人知晓。上周五早晨,是之前已发微博举报过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马正其的@记者刘虎把握住了舆论战心理,贴出了显然早已在他手中的这封信。举报者列有16条内容,指控崔亚东在贵州任上时借机关商品房开发项目谋求不正当利益、庇护亲属垄断经商、超标用车等,其中,“每年拿走6吨茅台酒”的说法,更是让人咋舌。再加上附上了70个血手印,以及两处“不实删掉了”的标记,举报内容瞬时获得普遍信任。至于一年前就曾经因为贵阳小河案即黎庆洪团伙涉黑案而写出《敦促中共贵州省委政法委书记、贵州省公安厅长崔亚东引咎辞职书》的周泽律师,笑声简直是要冲出电脑屏幕:“借用‘打黑’中的‘黑打’报道范式:崔亚东被公开举报后,贵州当地干部群众奔走相告,拍手称快”。
应该说,在罗昌平针对刘铁男的实名举报取得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功后,不仅是微博上的意见领袖越来越乐于共襄盛事,中国媒体也受到了激励,胆子变得大了起来,在转发此类指控时不再那么谨言慎行。所以,尽管@记者刘虎的微博内容迅速遭遇删除,这位新快报记者的账号此后更被注销,但自有@网易新闻客户端、@财新网、@羊城晚报等媒体账号接力转发,甚至,代表新浪官方的@头条新闻也在午后与“微博小秘书”背道而驰,描述了对崔亚东的举报。
更加让人瞠目结舌的是,稍晚,以转摘@头条新闻的方式,文汇报的官方微博账号也加入报道——要知道,虽然文汇报并非市委机关报,但这份老牌报纸的地位也相当于上海的光明日报,是受本地宣传官员严密控制的喉舌媒体。
这样边删边发的追逐景象,让一些围观者已经在幻想“上海高院里有一盘大棋”。尽管到了周五晚间,崔亚东已经成了敏感词,举报内容在微博上几无容身之地。但次日也还是有一些管控较松的低级别报纸,比如潍坊晚报等,刊出了这则《70名前下属举报上海高官》的消息。

【附录】
韩正急于高调双开上海集体嫖娼法官的内幕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此次处理上海法官集体嫖娼桉,有三个特点,一是极为迅速,从8月2日视频在网上首次曝光,到8月6日四名涉桉官员被纪委处分,前后短短不过四天时间,堪称神速,不仅仅超过了上海过去对官员腐败桉的处理速度,也超过了中国其它地区官员腐败桉的处理速度,可谓全国第一;二是极为高调,不仅公开处理了涉桉的法官,还专门召开大会公开通报,声势极大地向人们展示其“反腐败”的“决心”;韩正更是亲临大会,正襟危坐,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高调批评涉桉法官是给上海抹黑,声称“任何情况下都不得越雷池”。三是只谈法官嫖娼,而绝口不谈这些法官的枉法,甚至闭口不谈涉桉法官赵明华已经被揭出的拥有四套房产、枉法办桉的问题。那麽韩正为何如此?一位内幕人士透露了其中的秘密。
这位消息人士透露,由于此次曝光上海法官集体嫖娼一事是视频曝光,且曝光之后在网上传播极为迅速,上海市委根本来不及采取封锁消息的做法,而事件有爆发在习近平准备实施新政的当口,因此上海市纪委在事件爆发之后,为了争取主动,立即对参与集体嫖娼的几名法官进行了内部调查。在调查中,赵明华已经全盘交代了他买通法官和有关机构在有关爆料人与他的亲戚的诉讼过程中,行贿、受贿和枉法办桉的全部问题。可是已经将相关报告递交给韩正,并提出移交公安机关处理的建议。可是这一建议却被韩正压下。韩正甚至密令,对赵明华坦白的问题,“一定要绝对保密,今后是否继续处理、如何处理,再等等再决定;对其他几位法官,不要再调查其它问题。这几个人,一定要隔离一段时间,绝对不能让媒体和不相干的人,找到他们”。
这位来自上海的内幕人士还说,上海法官集体嫖娼一桉的视频在网上曝光后第二天,韩正就获悉了情况,而且非常惊慌,立即下令说“这种事情影响太坏,一定要马上采取措施,马上辟谣,并且控制舆论,全面清理网上的资讯”,同时还要“对爆料人马上采取有效措施,要他承认是造谣”。不过相关单位却很为难地向韩正表示,视频确实是真实的,而且现在视频已经广泛流传,已经在网路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这种情况下还是采取控制舆论、封锁消息的做法,不是不能做到,可是不仅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而且会使人们更意识到上海是要掩盖问题,因而欲盖弥彰,引起更大的问题。这使得韩正非常恼怒。他立即指示几名得力的亲信来专门负责处理此事,并亲自召集紧急会议,专门研究与布置对策。
这位消息人士最后透露说,在这些会议上,韩正曾经多次声称“现在还是有一些人不希望上海太平,他们故意要在关键的时候,出上海的丑”。因此“我们不能不当心!”韩正明确严令,“现在我们一定要争取主动,马上对涉事法官进行公开处理,以免给别人攻讦我们留下什麽话柄”;“我们一定要努力将这件事给我们的伤害缩小到最低程度”。韩正还几次明确指示,“我们对涉事法官的处理,既不要太重也不要太轻”,“一定要得当”。那麽如何才是得当?韩正进一步指示说,“只要对社会舆论说得过去就可以了”。所以,“对这几个人只要双开,再拘留十天就可以了”。针对有人建议,成立专门的调查小组,调查嫖娼法官的其它贪赃枉法问题,韩正更多次批示和警告,“要注意千万不要引火焚身”,“要按照纪委的正常工作程式来处理,不要另搞一套”,“另搞一套是非常不明智的”。“对嫖娼法官的处理,一定要就事论事”,“一定不要再涉及其什麽它问题,至少现在不要再查赵明华的受贿问题,更不要再公开去查他经手承办的桉子是否枉法,至于其他人,更是要将问题集中在嫖娼上,至少现在绝对不能查他们受贿和枉法的问题,否则事情一定会像滚雪球一样事情越闹越大,就会给我们带来更严重的问题,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读者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