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24日星期六

格丘山: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让我们绕过一切表面现象直奔薄案的实质:共产党下的簿案的实质既不是贪污,不是腐化,也不是渎职,而是簿与胡温的权力斗争(特别是与温)。这个斗争已经威胁到胡温及其后继人的安全,不得不杀这个猴子来吓鸡,这就是薄案的本质。显然这个本质与老百姓无关,对于老百姓来说无正义不正义,而是狗咬狗。

但是共产党要杀簿,又不愿依这个本质来拿薄祭刀,让老百姓看到狗咬狗,就想用簿的贪污腐化渎职来杀薄。

不但如此共产党既想以贪污罪将簿开刀,还不愿将薄的这个贪污腐化渎职搞得太沸沸扬扬,太耸人听闻,这样容易让老百姓联想到自己身上,所以就想将这个数字压到刚刚好,够杀薄就可以了。

这个算盘还不止于到此为止,共产党诸公还想给自己留条后路, 万一将来狗咬狗自己也被咬的时候,不至于丢了自己的脑袋,所以既想杀簿,还得为自己计, 留薄的一个脑袋。所以薄只能判死缓二年。

所以共产党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了。根据共产党的这个算盘,什么审判,什么罪行都是空对空,演给鸡和毛毛 虫看的。可是看到一个个毛毛虫还真入了共产党的套,在那里一本正经和津津有味的讨论薄案的细节,这就有些有失毛毛虫理论家风度了。(:)

虽然春秋无义战,这场审判是狗咬狗,那么为什么簿的抗争会引起一些人同情呢?

理由在这里,你明明是和我打架,我输了要杀我,而要我装成是一个小偷流氓的样子,而且偷的东西的数目还由你来确定,让我乖乖的承认,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你我明明都是江洋大盗,这些数字还不够我们塞牙缝的,凭什么我要跟着你们玩术?既然都是骗,老子为什么要按你的骗,不能按自己的骗,老子来个不承认,子什么也没有偷。你们杀我就冒天下之大不违,自己担当责任,老子不为你服务。


欣赏的就是薄的这个勇气,能有这个胆识的在共产党的贪官队伍中已是凤毛麟角了吧。

回到公平上来,这个案子能够公平吗?

答案能够,有两种公平可施。

一是依共产党现在的法律和现状,那么无罪释放是最公平的。 因为共产党里的官员,审人的和被审的都是一路货,有的判人有的被判实在是滑天下大稽。但是这个判决对共产党公平对老百姓不太公平。

还有一种是依老百姓的法律和民主的法律,那么斩立决是最公平的。这样对老百姓很公平,但是对共产党不太公平。因为共产党都在贪污,为什么就杀簿一人?如果真要杀薄,那么要加上一句,根据薄罪杀头, 现在的法官,政治局和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够杀头,目前先杀薄,其他人先欠帐挂在那里,等以后有条件时再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