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31日星期六

管见:逆流滚滚,尽显“跳蚤”本色

洋人笔下的漫画中国

中共发动意识形态的攻势,逆流滚滚而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据透露,年初中共召开“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两会”后开始传达其精神,四月,中共中央办公厅九号文件下达到县团级,攻击目标逐渐清晰起来──民主与宪政理念、普世价值、公民社会、新自由主义、西方新闻观念、历史虚无主义,以及所谓对改革开放的歪曲,等等。然后,五月下旬出现第一波逆流,《红旗文稿》、《环球时报》打头阵,旗帜鲜明地反宪政,辅之以其它报刊上“宇宙真理”、“天命论”之类的呼喊。

第一波过后略平静了一段时间,到七月中下旬,出现第二波,影响较大的是胡鞍钢一篇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的文章《人民社会为何优于公民社会》,王绍光则在“人民论坛”发文章《“公民社会”:新自由主义编造的粗糙神话》予以支持,一起为反公民社会呐喊。

十几天后,“王小石”一篇先前发在其博客的文章《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得到官方青睐,被拿将过来,同时贴在新华网、人民网、中新网、环球网显著位置,以及搜狐、新浪、网易和腾讯首页。

没过几天,第一波再起波澜。《人民日报》海外版三天连发马钟成三篇文章,再掀反宪政高潮。它们乃源于马某五月末以“仲呈”为名发在“红色文化网”的长文《“宪政”神话的覆灭──论“宪政”只是一种信息舆论战武器》。它当时没什么反响,却被权威喉舌视若珍宝,于是再作提炼,用先前的副标题作为首篇短文之标题,马某遂成为逆流新高潮的急先锋。

而“党建网”文章宣称“马克思主义是普遍真理不是‘普世价值’”,第三波也现端倪。

此次逆流,第一波还在反复激荡。它的矛头直指民主与宪政理念,只是,民主不宜直接否定,于是将棍子打向宪政,其核心论点则是宪政“姓资”,无法与社会主义兼容──御用文人们尚不敢如此批判民主,但似乎已认定,打垮了宪政,民主也就名存实亡。

第二波,则看来有些棘手。中共及其御用文人否定公民社会,显得理不直气不壮,其颂扬的所谓“人民社会”,则不伦不类。那么,第三波只好仍套用老办法,说普世价值“不姓马”,下一步大概就是说它们“姓资”了。

至于“王小石”,其锋芒指向公共知识分子,以怒骂兼讥讽,反对普世价值和民主化,为“中国人自己选择的社会主义制度”辩护,尽管漏洞百出、缺乏论理之力量,却恰好呼应习近平叹息苏联及苏共“竟无一人是男儿”,成为此次逆流激起的一大团泥沙,弥漫开来。

无独有偶,马钟成的三篇文章也都提到苏联之瓦解。他耸人听闻地声称,“当年的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人,就是以宪政理论为武器,废除苏联宪法中的社会主义因素,取消了苏共的执政地位,并最终瓦解了苏联。”

实则,1990年2月,苏共中央全会决定,不再依靠宪法对其领导地位的规定,放弃权力垄断,接受已经形成的多党制的现实,要为自己的执政党地位而竞争。此后,经戈尔巴乔夫提议,苏联宪法第六条之规定,即共产党是苏联社会和全苏所有组织的“领导和指挥力量”,从宪法中删除。这一变化,意味着苏共决定向现代政党转型,苏联宪法的党专政因素被消除,而苏共的执政地位当时尚未变化。不幸的是,这变化来得太晚,因为苏共对其执政地位的宪法保护依赖已根深蒂固,其政治竞争力已极度萎缩,再怎样变化,也难以阻止它走向衰亡。

中共对苏联与苏共的瓦解感同身受,习近平表现得尤其突出,只是他们懵懵懂懂不知其所以然。而马钟成一类御用文人,尽管对历史变化的辩证法也同样一窍不通,却擅长于拼凑故事、曲解历史,假装知其所以然,却是把中共的懵懂推到了极致。

这样的表演之中,最为绝妙的,当属论证宪政的“姓资”而展开其“阶级分析”。

据说,因为存在阶级,因为资产阶级垄断生产资料、实行财产统治,决定了宪政的虚伪或“名不副实”,进而,即使西方国家也无所谓宪政,东方国家自然不必追求宪政。这一套早就用于指责民主──西方民主虚伪的、“名不副实”,它们无所谓民主,则社会主义其实不必民主,或者另行所谓“社会主义民主”。这样未免太过分,现在多半收了起来,但用这种手法攻击宪政,好象仍然有效。至于宪政并非用于消除财产统治或剥削,而是构建法治及权力制衡,愚蠢的御用文人们才不管这许多呢。

又据说,美国宪政“名不副实”,它的政治稳定,“根本性的内部原因是美国资产阶级的成熟、强大以及严密的组织性,对应的则是无产阶级的相对幼稚、弱小以及一盘散沙的状态”。若是在一百年以前,这样的所谓“阶级分析”或许还算有些道理,在如今多元而复杂的美国社会面前,它就显得十分隔膜、尽显其僵化了。

近百年来,资本家阶级本身不断发展变化,特别是,中产阶级发展起来,且与企业家阶层、知识分子阶层相互交错或相互渗透。马克思时代那种资产阶级、工人阶级两极对立的景象早已消失。而中共御用文人,还在那里食古不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们自诩为“马克思主义者”,其实不过是些被马克思嘲笑的“跳蚤”而已。

宪政,本意即为“立宪政体”,而目前的中国,重要的是“依宪施政”,将权力约束在法治之中。马钟成承认,倘若中共不能“成为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政党”,宪法就是一纸空文,但中共之本性为专政党,它反对宪政,掀起滔天逆流,正应了毛泽东的话,叫作“改也难”。

——原载《争鸣》杂志2013年9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