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8日星期四

吴燕玲:从三万到二十五万

国军下士洪冲丘枉死命案,七月二十日,"公民1985行动联盟"号召群众到国防部前集合,聚集了三万白衫军,抗议军方调查欺瞒社会大众;半个月后的八月三日,"公民1985行动联"盟再次发起抗议晚会,这一次,竟有二十五万群众静坐抗议,宛如一个白色的十字架,烙印在总统府前。
这二十万群众穿着白衫,非常有秩序地静坐抗议,散去时,也没留下什么垃圾,短短半个月,两次实体的群众活动,人数从三万激升到二十五万,着实令人震惊,活动结束后,台湾许多媒体都在探讨,台湾社会运动的"质变"。
更令人关切的是,从三万到二十五万,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不信任调查结果

不可讳言的,在技术层面的改进,主办单位"公民1985行动联盟",把聚集群众的时间,从大白天改成以晚会的模式来进行,确实是一大因素,毕竟台湾的夏天实在太热了,避开大太阳的酷晒,确实有利于群众的参与。
最重要的是,这股反弹的情绪,在这两周,并没有随着军检的起诉、桃检的调查而降低。
在活动前夕,军检起诉十八人,其中仅禁闭室直接"操练"洪仲丘的戒护士陈毅勋以"凌虐致死罪"起诉,其他皆以"业务过失致死"、"共同职权妨害自由"、"对部属施以法定种类以外之处罚"等罪名起诉,洪家认为:"军检起诉给的真相,只有六十分!是小兵扛罪,高官卸责"。
桃检对于湮灭证据的调查,则认为"并没有人为灭证",因此无人遭到起诉,桃检认为是网络异常、电源供应插座掉落、插回测试时讯号不稳,于是关闭电源重新启动,因电源中断造成画面消失等,一连串的巧合,导致画面消失,洪家对此结果则表示"绝望"。

对政府失望的累积

来参加活动的群众,固然对于监视器黑画面是一连串的巧合所造成,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主要的怒气,还是冲着军方而来,一位张先生则说:"军方处理洪案,想干嘛就干嘛!来参加晚会,就是要让政府看看人民有多团结。"一位李小姐说:"542旅中其他没被起诉的高官,要说他们没参与,我不相信,他们若没下令,下面的小兵敢做吗?"
台湾民众抗议废除军检
台湾民众要求废除军检,但法律界人士认为,军中刑案若全移司法体系审理,"会是另一场灾难的开始"。

虽然此次活动中,许多群众是"第一次上街头",但还是有其他的社运团体成员加入声援的行列,主办单位在晚会的最后演说中,接二连三提及"核四公投"、"大埔拆屋事件"、"服贸协议"等议题,声援意味浓厚,因此活动结束后,许多媒体解读,这次群众的集结,是长久以来对政府不满与失望的累积,在洪案中,群众的情绪才像山洪一样爆发了出来。
即使群众并不信任目前军检对于洪案所调查出来的"真相",但包括洪家家属在内,许多人认为相关涉案人在案发后未被羁押、难保没有串证情况发生,加上监视器画面也没了,客观证据难寻,因此洪案是否还有其他真相能查清,着实难以期待,但是对于军检调查结果、军法审判的不信任,已逐渐扩大,因此,主办单位此次重要的要求之一,是"承平时期,军法应全面回归司法审判"。
半个月前,三万人包围国防部,"公民1985行动联盟"还很客气地要求:"一旦地检署同意侦办,国防部与军法单位愿意全力配合",但已开启了军法能否移交司法体系的讨论,这半个月来,行政院虽有意推动修改军事审判法,但有哪些部份适用于司法,哪些部份该保留于军法中,意见尚待整合,国民党立委陈镇湘即反对仓卒修法。

承平时期司法审判

国民党立委陈镇湘
国民党立委陈镇湘反对仓卒修法。

但陈镇湘此举却遭"公民1985行动联盟"点名他阻挠修法,发起打电话向陈镇湘抗议的行动,惹得陈镇湘赶紧出来解释,他并未阻挠,而是希望有完整的配套,否则将导致军官不敢训练士兵,国军战力将瓦解。两位曾任行政院长的军系大老郝柏村与唐飞,也都认为军法体系固应检讨,但不应该立刻废掉,"平时若无军法体系,战时如何临时产生?"更何况,"民众对于一般司法,也不见得百分之百信任",也有一部份的法界人士认为,军中刑案如果全部移到司法体系审理,"会是另一场灾难的开始"。
但是二十五万人的声势,成了一股朝野政客不敢阻挡的民气,仅隔三天,立法院在八月六日火速三读通过军事审判法的修正,决定"承平时期,全部回归司法审判",并且采取"一次到位,二阶段实施"的作法,不当管教、凌虐部属等罪,修法公布后立即实施,让洪案得以适用,其他案件则在五个月后实施。
三万白衫军,只能让这项制度的改变,起了个头,何时能通过,无人知道,但二十五万白衫军,却让朝野没人敢放缓脚步,连"周延"与否,都不是朝野政客关切的重点。
谁说台湾的立法院议事效率不彰?关键只在于,群众压力大不大而已。

――BBC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