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22日星期四

高新:如果不是王立军坏事,今天的薄熙来正在主持中央书记处会议呢


bo.jpg
图片:济南中院微博发布薄熙来案庭审现场的情况。(新浪微博)
m0210sy1p1.jpg
图片:薄熙来和王立军。(网络图片)
就在薄熙来的审判秀从彩排到公演的这段时间里,有中国大陆之外的自由新闻媒体特地把薄熙来在重庆主政期间的除胡锦涛之外的其他八位时任政治局常委先后考察重庆的时间表一一开列,包括2008年12月温家宝考察重庆;2009年2贾庆林考察重庆;7月李克强考察重庆;2010年9月李长春考察重庆,11月周永康考察重庆;12月习近平考察重庆;2011年3月贺国强考察重庆,4月吴邦国考察重庆,5月底至6月初贾庆林再次考察重庆。

把这八个时任常委在薄熙来主政重庆的不同时段里分别考察重庆的行程和讲话内容全都调出来对比一下就不难得出结论,时任总理温家宝和第一副总理李克强当时的考察内容全部都是纯经济工作性质,此其一。其二,当时此二人分别考察重庆时,薄熙来的“唱红”和王立军的“打黑”都还没有开始。贾庆林第一次前往时“打黑”和“唱红”也都还没有正式登场,所以在李长春、周永康、习近平以及贺国强、吴邦国都已经到重庆与薄熙来一起登台唱过“红歌”之后,贾庆林又专程前往“补上这一课”。

如此说来,估且就把当时没有态度的李克强也假设成与胡锦涛和温家宝一样看扁薄熙来,当时那届中央政治局的九名常委中的“挺薄派”也是占了三分之二,而且这挺薄派的核心人物并不是周永康,而是习近平。笔者在本专栏的上一篇文章里向读者听众们回顾了两年多前习近平还是党总书记接班人的时候而习近平亲自前往重庆与薄熙来一起登台“唱红”,与王立军共同慰问所谓的“打黑”英模,与薄熙来和王立军之间曾经是那样的默契,说他们的“唱红打黑”等“很多经验都具有示范意义”。按照薄熙来的说法,当时的习近平居然已经以王储的身份先后九次下发批示,要求“对重庆的一些作法认真总结和推广”。

当时的习近平高调现身重庆为薄熙来和王立军撑腰打气之后,中共官媒上的一篇网文中说:几天前,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到重庆考察调研,对重庆的公租房建设、打黑除恶、唱读讲传等都给予高度赞扬。习近平对这些关乎民生、涉及传统价值理念和社会公平事业的赞扬,当然是对重庆近两年来各项工作给予掌声。只不过,从习近平的讲话中可以看出的是,他又不只是给了重庆掌声。 习近平对重庆未来的高度期待,是显而易见的。比如,在肯定重庆“打黑除恶”做得好、为保卫重庆社会平安“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同时,习近平就期望重庆“‘打黑除恶’还要再接再厉地向纵深推进”。 在习近平给予重庆的掌声当中,可以预见的是重庆的某些好做法,或将作为“样板”在其他部分省市、乃至全国广泛推行。

该网文还说:让人振奋的还有,习近平赞扬重庆的掌声,更是直接消除了外界对重庆的一些误解或谣言。习近平看到的是一个朝气蓬勃的重庆,他称赞重庆的“打黑除恶”做得好、“近年来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新成就,发生了新变化”,更是一举击破某些南方媒体污蔑重庆“打黑除恶”、“唱读讲传”影响经济发展的谣言。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习近平考察调研重庆,并不只是给了重庆掌声,还给了某些对重庆习惯捕风作影、搬弄是非、以讹传讹的人一个善意的提醒;还给了某些专事恶伤重庆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笔者在此不厌其烦地引述段马屁文章,意在说明事实上这篇马屁网文的作者对当时的习王储与薄熙来以及王立军之间的默契分析得十分到位,而此文对重庆“样板”在其他部分省市乃至全国广泛推行的期待之所以未能实现,并不是因为习近平头脑冷静下来之后对薄熙来的“打黑”和“唱红”失去了兴趣,而是因为王立军事件的意外。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假设薄谷开来没有的杀人,我们只需要假设薄谷开来杀人之后薄熙来接受了王立军的讨价还价,以升官许愿换取王立军同意把薄谷开来杀人案永远隐瞒,那么日后发生的故事肯定是薄熙来在十八大上顺利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就算在事先的酝酿过程中胡锦涛和温家宝会提出反对意见,习近平肯定也会以所谓“政治局常委多数”的手段让薄熙来强行入常。

薄熙来倒台之前,外界关于他在重庆大搞“打黑唱红”的目的是要为自己跻身十八大政治局常委拼政绩的说法,真的是小看了薄熙来了。事实上当时薄熙来的奋斗目标并不是进常委就行,而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这里的“大任”一不是已经笃定要给习近平来坐的总书记,也不是已经笃定要由李克强担任的国务院总理,而是如今已经坐在了刘云山屁股底下的那个位置,只要坐到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上,就不用担心“重庆经验”不会在全国推广,就会在十八大之后很快实现“全国山河一片红”。

当年在分析薄熙来十八大入常之后将会接哪个人的班时,少数意见认为有接掌分管意识形态的精神分明建设委员会主任,也就是当时的李长春扮演的角色的可能。表示怀疑的意见是薄熙来虽然是学新闻出身,也担任过基层的宣传部长,但似乎志不在此,更何况当时的中宣部长刘云山依序递升的话,更合乎工作需要。于是,在当时高层还没有决定在十八大上将政治局常委由九人制改回七人制的前提下,外界评论大都认为当时由吴邦国担任的全国人大委员长,由贾庆林担任的全国政协主席,甚至当时由重庆市委书记的前任贺国强担任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也都不是薄熙来中意的职务。照理说,当时的薄熙来因为在重庆发明并将其迅速发展到疯狂程度和阶段的“唱红”和“打黑”而名噪海内外,那么因为这两大“政绩”而进入政治局常委会之后无论是接班中央精神文明指导委员会主任还是接掌中央政法委书记都应该是情理之中,但当时外界“劝进”薄熙来的声音几乎是一边倒地倾向于迎请薄熙来充当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接班人。不但是外部世界,习近平重庆挺薄又夸王令“山城人民倍感亲切”之后,连当时还是孟建柱掌管的国务院公安部机关大院里都传出了下届公安部长非重庆的王立军莫属的说法。

笔者本人在十八大召开之后得到的信息是,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由上届的九人制改回江泽民时代的七人制绝对是薄熙来出事之后才被讨论决定的,而在薄熙来也是政治局常委候选人之一的时候,对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初步构想仍然还是把中央政法委书记和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都囊括其中。当时被内部传播较广的一份九人名单是: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薄熙来、刘云山、王歧山、张高丽、孟建柱。

传播者对这份名单的解释是,无论是当时的胡锦涛还是习近平,都同意让只担任了一届政治局委员,到十九大仍然还可以是政治局常委适龄人选的李源潮和汪洋均“暂不入常”。至于当时外界普遍猜测到的张高丽入常后接掌中纪委,王歧山入常后升任国务院常务副总理的安排也是当时胡锦涛的意见,但因为王歧山本人不买李克强的账对继续留在国务院工作兴趣缺缺,习近平也愿意安排王歧山接掌中纪委替自己掌刀,于是胡锦涛那里仅仅是为了不给李克强出难题也只能同意这种“变通”方式。而胡锦涛与习近平之间的分歧就在薄熙来和刘云山的“工作分工”上,胡锦涛认为刘云山已经是两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在此基础上升任政治局常委兼中央书记处常务工作主持人顺理成章,习近平则一心希望打小在中南海里一块儿踢足球时就看他不起的薄熙来入常之后即接管书记处,扮演辅佐他习近平的角色----就象十六大召开之后曾庆红辅佐胡锦涛那样。详细的内容,下篇文章里会继续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