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18日星期日

高路:试论中美战略与经济会谈后――中方加大依靠美国的力度

图: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





北京高层面临政治、经济双重风险的夹攻,一党执政危急系数大增,中共要想走出危机,唯一破解之途就是依靠美国的支持,破除利益集团的强大阻力,尽快展开体制改革。【习近平上台后及在访美前和访美期间,即今年1-6月,中国总共增持美国国债834亿美元,为2009年以来增持规模最大的半年。似乎也是一个例证。】


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会谈早已落幕,与历届会谈相比,此次会谈中方的底气明显不足,原因无他,主要是中国经济发展遭遇瓶颈,在新的领导班子上台不久后突然险象环生,使得中方不得不加大依靠美国的力度。从两国媒体的报道中可以看到,中方对会谈成果抱持积极乐观态度,而美方则淡然处之,不惊不咋。据悉在中方的要求下,此次会谈后,将会增加双方的经济会谈,落实有关承诺。


中美两国关系已出现明显的变化


目前,中美两国间的关系随着美国经济的逐渐回升与中国经济面临险境,已经出现明显的变化,这个变化可以从以下几件事情上看出端倪:
一,中国罕见同意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访问西藏。六月下旬骆家辉对西藏的访问,是在近年一百多名藏人自焚以抗议北京高压统治的背景下进行的,而在北京西藏关系紧张的情况下,中方同意美国驻华大使访问西藏就显得特别不一般,表示中方在中美关系上,不得不满足美方的要求以换取美方其他方面的合作。
二,七月二十九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一项决议案,重申美国强烈支持和平解决亚太海域领土、主权和司法争议,在南海、东海问题上进一步向中方施压。参议院的这项决议案虽然不具备法律效力,但表明美国的政治家们对中方试图用高压手段改变南海、东海领土现状以及有争议海域行为的不满,这是一个很清楚的信号,表明美国不会坐视中方的行为不管,一旦发生不测事件,美国将与盟国,特别是日本一起对付中方的挑衅。在六月份习奥会的时候,当习近平向奥巴马介绍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所谓底线时,就曾遭奥巴马打断。奥巴马明确告诉习近平,美国与日本是盟国,这个立场时是坚定不移的,美国会承担与日本签署的两国协议,言下之意就是一旦中方与日本发生武力冲突,美国一定会帮助日本,希望中方不要抱幻想。


美方十分关注中方的金融稳定

三,中国突然大规模展开全国性债务审计,尤其是对地方政府债务的审计,审计包括中央、省、市、县、乡五级政府。许多论者对北京这次大动作的目的颇为迷惑不解,有从反腐败角度论述的,也有从中央与地方政争角度论述的,当然还有从"摸家底"的角度论述的。笔者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此次债务审计与中美战略与经济会谈有直接的关系。在此次会谈中,有关金融稳定的议题十分突出,是经济会谈的重心。但从美方的角度说,美国早已经历了金融危机,并且从危机中解脱了出来,因此,金融稳定对美国来说并非什么迫切需要面对的问题;而中方却不同,目前北京面对的是金融危机随时可能爆发的前景,其定时炸弹就是地方政府的过度举债以及与之相关的银行坏账。就在北京宣布全面审计公共债务前不到一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报告就称中国的债务净增长接近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四十五。这个数字已经高得离谱,但根据渣打银行的报告估算,截止到二零一二年底,中国政府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七十八,更加吓人。一般认为,政府债务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六十就可能爆发金融危机。北京突然审理地方债务,很可能与美方的提醒有关,因为在中美战略会谈中,美方十分关注中方的金融稳定问题,多次触及相关话题,这从另外一个方面显示出中美关系的实质。
从目前的形势看,北京高层面临政治、经济双重风险的夹攻,一党执政危急系数大增,笔者的观点是,中共要想走出危机,唯一破解之途就是依靠美国的支持,破除利益集团的强大阻力,尽快展开体制改革。据《华尔街日报》的最新消息,世界银行正为中国经济设计全面改革蓝图,而这个改革设计则是应李克强之邀,世行目前正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联合制定改革议程,中共将赶在年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将其纳入改革方案。世行的后台是美国,由世行出面,比美国直接出面为中国的改革出谋献策更容易为北京保守集团接受,从这件事中可以清楚看到,中国已到了急需美国帮助的时候了。


――原载《动向》杂志2013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