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21日星期三

邱鴻安:余英時的訪問

图:钱穆


世界日報19日刊出的余英時訪問,是一篇具有廓清思想之效的重要文章。當前的潮流,莫不認為中國崛起,但余先生說,中國不是真正崛起;當前的潮流,莫不說共產黨強大,但余先生說,共產黨不會永遠存在。
余先生談到不少問題,令筆者最感動的是:他相信中國傳統文化不會消失,而且會慢慢回來。
相信中國文化不會消失,絕對不是偶發的感受,應是數十年研究得出的結論。1950年代初,余先生已跟錢穆研讀中國文化和歷史典籍,1955年到哈佛繼續學習;1960年代以後,在哈佛、耶魯和普林斯頓執教,並從事中西文化研究,所以他對中國文化的信心,是有根據的,也是數十年學思的成果。
在「我走過的路」的回顧文章中,余先生說,1948年和1949年,他在北平初讀自由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的書,那時已經知道,中國文化必須現代化,必須吸收西方文化;中國文化具有理性成分,與西方文化並不排斥,因此是能夠吸收民主自由等西方文化元素的。
那時他只19歲,但已決定,必須深入認識西方文化和歷史,拿西方跟中國比較,藉此深入了解中國文化的特性,以及判定馬克思主義的是非。余先生說,這個決定基本上確定了他日後數十年的學術方向。
那麼,中國文化的特性是什麼?信仰的核心又是什麼?余先生說,中國有些東西是生了根的,譬如祭祖、同鄉會、溫柔敦厚和人情味等。雖然這些只是舉例,但足以見到中國文化的人性觀(溫柔敦厚)和社會觀(祭祖、同鄉會和人情味),對人生和社會作了基本指示,與事事講鬥爭和控制思想的共產黨是截然不同的。
因為對中國文化有信仰,所以才會深信,中國文化不會在共產黨統治下消失,所以才能深信,共產黨不可能永遠存在,共產黨統治下的社會不可能永遠維持下去,變革必會出現。
不少長期研究中西文化的人,都對中國傳統文化具有信心,余先生的老師錢穆,是其中之一。錢先生曾自言:「自念數十年固陋,於古今學術略有所窺,得力最深者莫如宋明儒。雖經亂離困阨,未嘗敢一日頹其志。雖或名利當前,未嘗敢動其心。雖垂老無以自獻,未嘗不於國家民族世道人心,自任以匹夫之有其責。自問薄有一得,莫非宋明儒之所賜。」在這段回顧之中,個人的人生以及對社會的理想,都莫不寄託於中國文化之中。

—— 世界新聞網【金山人語】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