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31日星期六

吕朴:未来的改革指导思想需要包括哪些基本内容?――为迎接十八届三中全会而写(附:帮帮习近平)

习近平

未来的改革指导思想需要包括哪些基本内容?
为迎接十八届三中全会而写
《帮帮习近平》之二

吕朴


邓小平模式的改革开放至今已有三十多年了。
在经济领域的发展上,和毛泽东时代相比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与同期亚洲其它发展较快的国家(地区)相比,我们的经济发展还是全面落后于人家。既在多方面付出了超常的沉重代价(资金、劳工、生态环境);在发展成果又远远落后于正常水平,诸如正常市场机制的发育严重不足;结构失衡长期普遍存在;产业链长期未能均衡发展,低端过剩、高端不足;增长方式长期原始落后;GDP表象繁荣、但是经济发展效率不高;贫富差别悬殊;农民工融入城市化进程迟缓;乡镇发展、社会保障、教育公平、社会发展、政治开放等发展严重不足。而常常被一些人作为吹牛的借口,无非就是经济总量,所谓“一大遮百丑”;而进一步谈到人均水平,又哑口不言。经济工作长期报喜不报忧,致使整个社会的经济思想长期处在半蒙昧的状态。
在精神层面的发展上,道德崩坏、原始物欲横流遍布全国,甚至形成社会各界实际在开展一场腐坏大竞赛,谁越能在腐坏上占得先机,谁就越能得利;目前实际已经形成,腐坏成为生产方式当中的关键成功要素。谁不腐坏谁就寸步难行、谁就赚不到钱。官商勾结、各行各业,无所不用其极。权贵贪腐、社会腐坏弥漫整个社会。一方面权力体制(包括公检法)因贪腐而崩坏为全社会所痛恨;另一方面群众又为争取利益而使用腐坏、发展腐坏。有钱(权势)能使鬼推磨,致使一切法规成为虚假的宣传口号。而显规则的虚置、潜规则普遍发挥实际作用,使得整个社会深刻伪化,满纸全面、美好的言语成为遍地潜规则和腐坏的表面掩饰。为此真正的有识之士,一致认为中华民族已经到了又一次深刻危机的时刻,是全社会精神层面空前堕落的危机。
总而言之,中国目前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工业化,不过一般发展中国家通常的,工业化和资产阶级革命基本同步完成的规律,在我国未能实现。工业化进程确实存在,但是资产阶级革命进程应有的,经济体制成果、社会发展成果和政治发展成果都未能形成。反倒在精神层面堕入空前的危机。这种“双向发展”的结果,已经成为全国人民迫切要求通过深化改革、彻底改变的客观存在。由此可见邓小平模式的改革开放带有严重的缺陷。邓家子女集体携款外逃这一现象本身就极其生动的说明了,邓小平模式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说法的荒谬。现在大家最为关心的是:
如何对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进行反思。我们改革开放的进步和收获是什么,因为什么?弊病是什么,原因何在?今后打算怎么有针对性的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努力的方向、理想社会又是什么?包括具体形态的社会结构、机制等主要内容。不能再是大筐式、什么都可以向里面装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含混说法,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种没头没脑的提法?无疑需要对改革开放的深刻反思和对于未来基本思路的明确概括,因此编制《改革开放大纲》即是当前全党、全国工作的首要重点。当年面对革命战争转向和平建设的历史转折关头,中国共产党适时拿出了《共同纲领》,为顺利实现这一转变做足了思想准备。相比现在,都已经积累了那么多的经验教训(和他山之石),还拿不出《改革开放大纲》,实在太说不过去了!也太没有现实性了,更谈不上什么先进性。延安时代十三年时间里,共产党完成了两次大的历史性转变,思想与政策效率不可谓不高。看今天,“文革”结束、毛泽东逝世都已经近四十年了,有令众人信服的梳理、归纳、总结吗,没有!为什么?归根结底就是一条,不能坚持“实事求是”。为什么当年可以做到、现在反倒不行?关键的一点就是现在共产党已经成为永远的执政党。不执政可以做到“实事求是”;执政了反倒不能“实事求是”了。根本原因在于“永远执政”,也就是现在的执政地位不存在应有的竞争,不存在谁更正确的比较。由此可以看出政治体制改革到底都需要考虑些哪些根本性的问题。
现在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出,邓小平理论里没有这些内容;“三个代表”思想里也没有;“科学发展观”里也没有;“中国梦”里也找不到答案。中国的改革开放,社会转型发展急需新的、具有真正指导意义的思想。
纵观自辛亥革命至今百年来的历史当中,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中国政权已有九十二年,其中仅执政时期就占了三分之二的时段。相形比较,在九十二年的时间里,最具生命力,最适应历史发展要求,也最为成熟的阶段,无疑是十三年的延安时期。其中成功经历了土地革命向抗日民族独立战争、抗日民族独立战争向全国解放战争两次大的历史转变。之所以能够取得这些巨大的成功,完全在于革命运动能够实事求是。也正是由于实事求是的存在,才产生了在一团散沙(严重缺乏社会组织方式)的旧中国,将千百万群众逐渐动员起来支持革命运动,取得了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直至最终打倒反动政权,夺取全国胜利。这些成功的历史已经说明,即使是马克思主义这种先进的思想学说,也同样需要接受实事求是的检验,检验它是不是符合社会发展规律,并依据实践的经验教训予以扬弃。因此即使和马克思主义相比,实事求是也是最高的思想原则。在九十二年的历史里,所有的事实都证明了这一点,包括邓小平模式的改革开放及其结果;今后对改革开放的反思与展望同样也要全面遵循实事求是这一思想原则。
正因为中国共产党在掌握政权之后,逐渐背离了实事求是的原则,所以才会在执政六十多年的时间里出现了多次巨大的反复(俗称折腾)。正是至今实事求是的思想原则都未能全面恢复,所以对这些巨大的反复至今都讲不出来个子丑寅卯、所以然。例如讲到“文革”和毛泽东,只讲了毛泽东错误的发动了“文革”,对于“文革”毛泽东要负主要责任。但是“文革”究竟错在哪里?毛泽东为什么会这样做?原因是什么?这些都不再提及。经验教训都不再深入分析、总结,更谈不上由此能产生哪些建设性的思想。这样对待历史,肯定避免不了再犯同样的错误。正是这种态度和做法的延续,所以直至今天都未能实现对于邓小平模式的改革开放实行全面深刻的总结归纳;提出全面改革开放(即社会转型发展)的整体思想——《改革开放大纲》。这说明实事求是的原则至今还未能在党中央内得到全面恢复。其实实现这种基本思想建设任务的客观条件都已经具备,无论是从现代化的角度,还是从社会主义的思想来认识,国内外的经验教训已经堆积如山、足够丰厚。关键就在于你们是否有决心去做!你们是否愿意为中国人民的经济社会发展承担这项早就应该完成,但是被中国共产党耽误而大大落后其它国家的历史任务。
实事求是的实际体现并不复杂,最简单的思想形式就两点,形势与任务(过去就是这么做的)。换成社会语言就是现实(当然得全面深刻)与未来工作(既有前瞻性又要有针对性、操作性)。应用实事求是的思想原则,改革开放的整体指导思想应该具有三项主要内容:
一是理想社会(社会主义现代社会)是什么?包括社会形态,具体有社会的结构与机制等主要内容。
二是发现现实,是指以理想社会的社会形态(包括结构与机制等)对比当今的经济社会现实,发现缺陷和距离。
三是从现实起步走向理想社会的进程,包括道路、发展的阶段(包括阶段存在的必要性、首末端的特点、发展过程的实质等)。
当然要想完成这项,自辛亥革命以来最为急迫而又未能完成的思想建设工作,无疑需要总结、对比、归纳的不但是改革开放前后的两个三十年,还要包括第一个三十年(1919—1949年的阶级革命)。因为没有包括第一个三十年,就不存在对后两个三十年的深刻认识。
我相信只要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完成这项前所未有的思想建设工作,成功就在眼前。关键是能否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真正放在第一位;能否把“实事求是”的当做决定性的思想原则;能否真正在历史新时期继续坚持“群众路线”。因为只有真正坚持“群众路线”才可能实现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当然从脱离群众恢复到真正全面实现群众路线确实需要有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是否能依靠有能力的人完成专家层面的梳理、决策(政治决策另讲),将是对中央新领导人集团在“群众路线”方面的一次新的考试。能及格吗?拭目以待吧!但愿不要让国民失望。

                             2013年8月31日(星期六)作者供稿


【附录】
大家都来帮帮习近平和党中央
吕朴

习近平作为新一代的中央领导人已经有半年了。作为身在基层的群众,肯定满意和不满意的内容都有。不过有一条,就是目前要做到大家都满意肯定是不可能的。
    
    暂且放下群众的看法是否都准确、合理不讲。至少大家都会承认国家的现状是病入膏肓、满目疮痍!这么严重的病害,肯定不是积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解决这些严重的问题也肯定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现在有不少比较了解情况的人对于解决这些问题已经不抱希望。因为解决这些严重问题往往是相互掣肘、左右为难。对此我倒不觉得那么困难。既然当初能走得进去,就一定能够有办法走得出来。
    
    目前我对习近平满意的地方在于,他有实事求是之心。在接班初始,对于工作首先是信心满满,“三个自信”就是直白的思想反映。而且在工作思路上有了与以前不同的变化,开始从共产党的历史使命思考问题。这是和前两届领导人不一样的重大变化。当然这种思想还未能脱离“党权体制、党八股”的束缚,距离真正的唯物史观还差一大步。因为当代中国的历史使命才是共产党一切工作的根本依据。经过一段时间工作,习近平对问题的认识深入了一步,思想主流开始转向承认问题的严重和解决问题的难度。在这里习近平没有文过饰非,没有把社会现实拉向自己原来的思想,而是调整了自己的思想,使其尽量贴近社会现实。再有最近金融界的“钱荒”和李克强在国务院会议上阐明的经济困难和工作方针,都显示出中央的经济工作已经开始向健康的市场经济机制复归的方向发展的迹象。这和前三十多年经济工作相比具有根本性的变化。这些事实都体现了新一届领导人工作思路的令人可喜之处。
    
    对习近平不满意的地方是,他解决中国(特别是中国共产党)问题的思想又回到毛泽东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出发点上去了。结合前一段他的“没有一个好男儿”的无知错误说法,说明习近平的思想,接受马克思主义社会实践的启蒙教育还远远不够,受1949年之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式农民革命战争方式的束缚还比较紧固。对于人类社会进步的客观规律还基本未能掌握。更谈不上对资产阶级革命的重大作用和历史意义、现代封建专制主义的内容和形式具有基本的判断。这些都是下一步开展有效率工作的隐忧。这也是习近平只知道论及共产党的历史使命,不知道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必须要以中国当代的历史使命为前提的基本原因。
    
    如果习近平的确能够坚持实事求是基本立场,那我相信他在新的领导岗位上会发现当代中国社会转型发展的革新思想和相关人才,并以此矫正、弥补他的思想缺陷。一旦他的思想能够在新的领导岗位上,通过社会实践实现飞跃,从而给自己在中国社会转型的历史当中,完成自孙中山、胡适、毛泽东、彭德怀、张闻天、刘少奇、邓小平都未能实现的重大历史任务,由此也给自己的历史地位留下可以实现的,前所未有的积极烙印。
    
    正因为目前习近平思想当中存在的实事求是精神和严重的问题,这既表明了社会转型发展的可能性,又表明了绕不过去的现实困难。所以更需要全体中国人民都来支持他,建议他。支持他实事求是,支持他思想探索、转换。支持习近平就是在支持我们自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