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20日星期二

管见:“人民社会”粉饰中共“党专政”

图:北京御用"国情专家"胡鞍钢



不要小看了胡鞍钢的这个说法。他这样说,就意味着,所谓"人民社会",是在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尚不成熟之际,基于中国传统专制文化而创新的"党专政"社会。然而,相对于市民社会或公民社会,那"人民社会"无论多么好听,也只不过是涂在专政社会身上的又一层油彩。


强词夺理露马脚的"中国标签"


御用国情学者胡鞍钢发表文章,以莫名其妙的"人民社会"挑战公民社会,只是未见有什么文章来呼应他,比起先前的杨晓青们,气势逊色了许多。也许,"五月逆流"之后,迫于舆论压力,即使推动新的逆流,也不得不谨慎些了。

尽管胡鞍钢名气不小,但是,"人民社会"强词夺理地"优于公民社会",还是不能不露出马脚来。

胡鞍钢此文,据说是摘编自"人民论坛・学术前沿",与"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或"中国梦"之类有所不同,似乎学术气息多于官方权势。但是,该文开篇即强调,"人民社会是中国的重大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看上去又同样是有圣光罩着,权威得不得了。

那么,"人民社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据说,它"本质上是社会主义社会",其"根本特征是和谐社会",那么,它其实不过是所谓"社会主义社会"或"和谐社会"的另一说法,或曰"中国标签"。还记得,中共理论中的"专政"也是这般情形。建政之初,中共的专政称为"人民民主专政",后来建成了它的"社会主义",渐渐改称"无产阶级专政","文革"时发展到极端,号称"全面专政"。到"文革"失败,不得不改革开放,就摆出回到"人民民主专政"的模样,却又注明"实质为无产阶级专政",作这种文字游戏,只是要让它狰狞的专政在表面上较为好看而已。

玩弄概念回避现实挑战公民社会

胡鞍钢以"人民社会"粉饰中共所谓"社会主义社会",依据是毛泽东关于人民是创造世界历史之动力的论断。然而,毛泽东的论断乃泛泛而论人类社会,若以其为据,则不仅社会主义为"人民社会",资本主义以及封建社会、奴隶社会,也都可以称为"人民社会"。

胡鞍钢挑战的是公民社会,挖空心思论证"人民社会为何优于公民社会"。他列出"人民社会"的基本原则,却回避给出公民社会的基本原则,其手法,是将公民社会等同于在他眼里很是低级的市民社会。他大谈"'公'相对'私'而言,'人民'相对'市民'而言",小心避开"人民"相对"公民"而言又当如何,以便推出"中国特色"理论的基本观念──"正是有了整体性的公利和公益,才有了每个人的私利、私益"。这是自从中国共产党掌握了政权,就一直大肆宣扬的基本观念,其经典格言,即"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

要命的是,自然规律恰恰相反,江河湖海都是源自涓涓细流,源自溪水小河。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描述未来社会,也说的是,"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人类社会的延续性,即体现于此。

电影《闪闪的红星》里,红色少年潘冬子有句名言,"妈妈是党的人,我是党的孩子"。当时中共喉舌评论说,西方文艺作品有名言"我是我自己的",张扬个性,体现资产阶级思想,而潘冬子的话,体现更为先进的"共产主义思想"。殊不知,中国社会没有经过充分的个性解放过程,以致压抑个性而以党性至上,其实已落后于时代。

马克思的学说乃基于社会发展的过程分析,社会主义不反对个性,相反,它以个性解放为前提,而社会主义本身,就是在资本主义之中孕育而生。胡鞍钢不敢触碰现实社会的过程分析,只能以玩弄概念来投机取巧,而这样就冒着极大的风险──据他说,"本质上是社会主义社会"的"人民社会",乃"根源于中国传统文化,又创新于当代"。

"国情专家"胡鞍钢的低级错误


不要小看了胡鞍钢的这个说法。他这样说,就意味着,所谓"人民社会",是在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尚不成熟之际,基于中国传统专制文化而创新的"党专政"社会。中国共产党念念不忘的所谓"中国特色",所谓"两个绝不"或"五不搞"之类,实际就是这个意思。

而这个意思由"国情专家"这样说出来,自然是妙不可言──所谓"社会主义",所谓"人民社会",即使不能说它们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根本与近代工商业社会中出现的生产社会化趋势,与市场经济的发展过程无关。早就有人说"马克思主义不合中国国情",现在中共的"国情专家"出来证明,果真是如此!

在西方社会,市场经济成熟得较早,与之相应,出现了市民社会,而经过民权运动曲折发展,公民社会才逐渐成型。注重公平、公正以及公益,是其社会发展的自然趋势,而公有,则表现为"私有"躯壳下面因实际社会化趋势而出现实际的变化,而不是以先验的"公有"原则扭曲现实。胡鞍钢不知道,市民也是公民,而具有明确公民意识的市民,更为注重富于社会性的人权,这样,公民社会发展起来,正与"私有"躯壳下的实际社会化相应。

习近平到西柏坡去,赞扬毛泽东当年的"两个务必",似乎那"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真的是中共的传统,其实,那是个大笑话。所谓"社会主义社会"或"人民社会",正是毛泽东不谦虚、不谨慎,骄傲而狂躁地生造出的一个怪物。他以为军事和政治的胜利就意味着也造就了未来社会的经济的必然性,于是兴致勃勃地动员民众,堆砌他的"天堂",结果弄巧成拙,在中国把社会主义的名声搞得一团糟。。

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人民有其具体的身份,那么,从抽象上升到具体,可以说,现阶段的人民,就是市民或公民。而倘若真有一个人民社会,那就是市民社会,就是公民社会。胡鞍钢虚构一个"人民社会",借以贬低公民社会,给中共的"社会主义"贴上个新标签,也同样弄巧成拙,因为,相对于市民社会或公民社会,那"人民社会"无论多么好听,也只不过是涂在专政社会身上的又一层油彩,如此而已。


――原载《动向》杂志2013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